第55章 番外——追妻记5

木之林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安宁小嘴儿微张,眨巴眨巴黑润的大眼睛,仰头看着抱着自己的人,可能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也有可能是暂时不能领会他的话,总之,有点愣神。

    见女儿的呆萌样,慕文非的心都融化了,仿佛阴霾了多日的天空那一缕缕阳光瞬间破云而出,照亮了整个世界。

    他嘴角挂着抹不去的笑容,低头在女儿额头上印下一个吻。

    吻过女儿,他缓缓抬头,看向安言,目光专注而温柔,如潺湲溪水,流动着异样的光彩。

    “对不起,我来晚了。”

    他的声音传来,安言直觉手上某一道神经蓦然一酸,她嘴角动了动,却终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慕先生,很抱歉,我还有事需要先离开,这里就交给你了。”木华音目光在两人之间流转,适时出声打破两人之间的沉默,说话时递给慕文非一个鼓励的眼神。

    她走时,在身后打了个手势,其他站在门口的员工心领神会也极其有眼色的退开。

    轻风卷起几片叶子,飘落在台阶上,孩子的头发轻轻拂动,慕文非手捂着安宁的头提议先进去再谈。

    安言依旧神情木然,不过也点了点头,下意识去接孩子。

    慕文非侧身躲了过去,“不用,我抱着,你在前面带路。”

    安言见窝在他怀里的女儿正怡然自得玩着他的衣襟颇为享受,抿了抿嘴角,把僵在半空的手收回,道出一声,“好。”

    慕文非吩咐身后的人把顶级中餐搬进食堂,中午分给员工。

    进了画廊,安言目不斜视,慕文非在身后跟着,“我记得你不喜欢西方食物,以前基本不碰披萨,汉堡之类的,所以来的时候就特意定了些你爱吃的菜,那家中餐馆的老板是青城人,菜式地道的青城味儿,一会儿尝尝,你会喜欢的。”

    安言听了他的话,额角青筋颤了一下,脚下步子更快了。

    进了办公室,安言关上门,转身看向他,“我和安宁在这里生活的很好,不希望外人打搅,请你不要擅自干涉我们的生活。”

    慕文非低头正专心逗女儿笑,似乎压根没听见她的话。

    安言咬了咬唇,走进两步,又道:“你这样做,让我很困扰。”

    慕文非似乎才听到,抬头,目光黑沉如墨,静静凝视她一会儿,棱角完美的唇翕动,“你很困扰?”

    安言被他看得神经有点紧绷,干脆点头,“对。”

    慕文非忽然一笑,牙齿细白,笑容干净澄亮。

    接着安言听到他嘴角含着淡淡的笑意,不急不慢的吐出一个字:“哦。”

    安言:“……”

    慕文非摇身一变成为画廊老板,而他进门前的那些举动,则成功表明了安言母女的身份。

    整个一个下午,同事探寻的目光就没停过,只不过都不敢靠近,因为慕文非一下午都没走,就守在安言母女身边。

    除去中间几次安言喂奶,其他时间都是慕文非抱着安宁,温柔娴熟,耐心细致,而且安宁在他怀里似乎惬意,困了就睡,醒了就在他身上找存在感。

    口水涂了那精致昂贵的白衬衫一领子。

    慕文非也不恼,乐呵呵的看着他闺女在他身上留下大作。

    父女两个玩的到挺和谐。

    老板在画廊待了半天,根本没有巡视工作的意思,只一门心思哄老婆孩子,这让原本听到消息有点战战兢兢的员工们大松了口气。

    闲暇时间,透过门缝偷窥一下。

    下班之后,慕文非直接抱着孩子走了。

    安言这下有点傻眼,忙跟上,“你做什么?”

    “回家。”

    “您回自己的家,请把孩子给我。”边说着边去接安宁,“宁宁来,到妈妈这里。”

    宁宁很给妈妈面子,妈妈来接,她就顺势轻身张臂让妈妈抱,丝毫没有留恋的意思。

    慕文非见势眉头微蹙,不情不愿把孩子送到她怀里。

    孩子抱在怀里,安言拍拍孩子背要往外走,但是步子还没迈出去就身子一轻,身后的男人竟然把她打横抱了起来。

    她惊呼一声,连忙抱紧孩子,怒瞪罪魁祸首,“神经病,放我下来。”

    许是她的声音太大,吓着孩子了,小安宁双眼泛上泪花,小嘴一瘪,马上就要哭出来了。

    “你温柔点,孩子被你吓哭了。”

    于是,这个高大俊朗的男子抱着怀里的一大一小,在众人包含各种情绪目光里,面色从容的穿过长廊,走出画廊。

    安言很悲哀的发现,慕文非耳朵似乎不太好使,也不知道他是吃药刺激的,还是被驴踢的,总之她这一路上说的话,十句有八句,他是听不到的,而听到的那两句绝对是她对安宁说的。

    后来她干脆闭嘴,不说话了。

    车子稳稳的停在家门口,抱着孩子下车后,安言直接打开门,完全没有理会身后跟着的男人,开门后转身就要关门。

    怎料一只手臂大咧咧横□□来。

    安言关门的动作一顿,没好气儿的道:“请你把手臂收回去,我们要休息,恕不远送了。”

    慕文非非但没有收回手臂,反而得寸进尺的趁着她松开的力道整个身子挤了进来。

    “你……”安言瞪大眼睛完全没有想到他堂堂慕家大公子,竟然也会做这个种掉份儿的事情,当真是令她刮目相看。

    她气的险些笑出来。

    慕文非则面不改色,抻抻衣襟,在看到她涨红的脸时,嘴角微扬倏然倾身。

    男人熟悉的气息迎面扑来,正错愕间,温热柔软的唇印在光洁的额头上,然只是一瞬,当安言想要躲避时,那触感早已消失,她抬头,目光正巧撞入那墨黑深渊,那里仿佛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诱着她沉沦下去……她的心漏跳了半拍,她忙后退两步,眸眼微垂,“你出去。”

    男人似乎叹了口气,不过这回没有装聋子,乖乖的转身走了。

    临走之前丢下一句话,“我只是太想你了。”

    终于,关门的声音传来,安言可以长舒一口气时,刚要转身,怀里传来震天的响声,小姑娘发脾气了,哭得那叫撕心裂肺。

    “宁宁不哭,不哭……”她给孩子擦眼泪,可人家根本不理,小手指着门的方向,身子往前窜。

    怎么哄都哄不好,耳朵被女儿大嗓门震的嗡嗡响,安言顿感无力,“你就那么喜欢他!”

    小姑娘专注的往门的方向窜,根本没搭理她。

    “我的女儿,当然喜欢我了?”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回答了她的话。

    看着男人轻柔的接过女儿,看着女儿破涕为笑,这样的一幕,安言感觉很不爽,敢情她十月怀胎,含辛茹苦,养出来个小叛徒!

    似乎是瞄见她眉眼间的不悦,男人抱着早已喜笑颜开但眼角还蕴着泪珠的女儿,拉着她的小手放在她脸上,轻柔抚慰,“告诉妈妈,我们都爱她,让她不要气了,生气了会对皮肤不好,会变老婆婆的。”

    柔嫩的小手覆在脸上,安言的心瞬间软化,抬手拭掉女儿眼角的泪,“小叛徒。”话音刚落,这小叛徒居然呵呵笑出声了。

    好像对这称呼很满意。

    安言气结。

    看着安言放下包,转身进卧室。

    慕文非则抱着孩子径自坐在沙发上,瞄了眼紧闭的卧室门,再看像怀里的女儿,小心翼翼的轻声道:“乖女儿,你妈妈死心眼儿,讲道理是走不通了,以后的日子里爸爸就靠你了,只能靠你了。”说着轻吻了孩子圆圆的脸蛋儿,惹来孩子天籁般一连串的笑声。

    就这样,一个星期,在安宁小叛徒的协助下,慕少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登堂入室。

    画廊里的员工已经接受了他们是一家人的事实,而且给老板起了个意义颇深的名字,二十四孝老爹。

    在她们眼里,慕老板完全胜任了父亲的责任还兼职一部分母亲的责任,搞得孩子母亲只剩下一个任务,喂奶。

    在那个充满中国风情的画廊里,经常会见到这样一位俊美不凡的东方男子抱着他粉雕玉砌的女儿,这样的组合无疑是吸人眼球的,许多来参观的人还主动要求和这对父女合影留念。

    “谢谢。”

    “不客气。”

    合完影后,来自香港的美丽姑娘犹豫了一会儿开口道:“先生,我能要您的电话号码吗?”

    慕老板轻轻一笑,摇头道:“不可以。”

    美丽姑娘大受打击,”我觉得您不仅是个好爸爸,也是位极具魅力的男人,没有哪个女人能抗拒的了那种诱惑。我观察过,这段时间您基本是独自一人带着孩子,所以我可不可以……“

    “对不起女士,我太太就在那边,似乎要生气了。对于你的要求,我很抱歉,失陪。”

    女孩儿怨怼敌视的目光,安言妥妥的接收到了,不过对于这种莫名其妙的东西,她的处理办法跟这些天一样,选择自动屏蔽。

    就是望向罪魁祸首的目光仿若利剑,如果目光能杀死人,慕文非的身体早已千疮百孔惨不忍睹。

    “回来了。”俨然老夫老妻的语气。

    安言翻了个白眼儿,没好气儿的道:“孩子给我,该吃奶了。”

    回到办公室,安言掀开衣襟,而怀里的小姑娘似乎也真是饿了,小嘴儿吸允的一边,小手抓住另一边,两面都占着。

    衣襟全部被孩子撩开,那画面极具冲击力。

    男人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