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木之林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初秋的天空湛蓝清爽,习习秋风卷动枝头蓉叶,枝叶摇拽,树影斑驳,洒落一地碎光。

    她今天穿了一件宽大的米色长衫,长发如瀑披散肩头,额前发丝轻荡,扫过唇角那抹恬淡的弧度,就那样安安静静的站在微暖的阳光下。

    赵婕心里咯噔一下,瞳孔紧缩,脸色遽然一变。

    “安言你——”连声音都变了腔调,带着无法抑制的颤抖

    “不用,我不会再离开了。谢谢你。”斟酌之后安言轻轻开口。

    意料之中的答案,更坐实了她的猜测,赵婕感觉一股寒气从脚底钻入,冷意瞬间席卷四肢百骸,她几乎是咬着牙才克制住那种灭顶的战栗。

    她一把抓住安言覆在小腹上的手,下手的力道很重,但她没有办法控制。

    “你怀孕了?”她的声音近乎嘶哑。

    安言眸光微变,忽明忽暗,随后又半低着头沉思片刻才道:“还不敢确定,之前一直有吃药的,后来要喝那种汤药,怕有副作用,就停了。这次例假推迟了一个月还没有来,发生的事太多,我也是最近几天才发现的。并没有去医院看过,而且慕文非的控制欲太强,除非在家里,否则只要我出门就会有人跟着,我,还没有机会。”

    还没有机会确定是真是假。

    赵婕的心忽的悬在半空中,底下是万丈深渊。

    没有人能知道她心里有多麽恐惧,多么害怕。慕文非的恨意已经扎入骨髓,他不可能,也不会因为任何人改变自己。他可以把自己的亲生父亲圈禁在这里,与外界隔绝,一个多月来竟连看一眼都不曾,更绝情的扔下那样残忍的话。

    他是想让他父亲赎罪,让他痛苦懊悔的度过余生。

    对自己亲生父亲尚且如此,更遑论有着她的四分之一血液的亲生子。

    他视她若杀母仇人,血海深仇。

    他苦心孤诣只为让她一败涂地,遗恨终生。

    这些日子她想了很多,很多她以前忽略的东西,此刻全部清楚的摊在眼前。

    就在昨天夜里,他的助理抱着那些文件,站在她面前,转述他的话,她才发现,一个人居然可以转变的这么彻底,如此无情狠绝,第一次体味到了绝望的味道。

    不是为她自己,而是为安言。

    他竟然用安言的安危来威胁她。

    在她的记忆力,曾就有那么一段时间,慕文非对安言呵护备至,她在学校受了委屈,他替她出头,安慰她,鼓励她,怕家里人责怪她,他还会为她辩解,而安言躲在他的羽翼下,一天比一天开朗,脸上的笑容渐渐的再也遮掩不住。

    导致她曾经动过一次荒唐的念头,让安言跟他一起留学,他们在一起,她的言言或许会幸福。

    但很快的,她就否定了那个想法。

    如果有一天安言得知真相,她该以什么面目见她,她不敢想象那样的场景,所以在听闻跟慕文非在美国有女朋友之后她虽有些许遗憾却终得松了一口气。

    可没想到,老天爷开了个大大的玩笑,兜兜转转,一切回到原点。

    阴差阳错,他们还是在一起了。

    她却不是那个他要珍惜的人。

    她曾经疑惑过,为什么慕文非明明没有把安言放在心上过,却依旧把她绑在身边,牢牢禁锢,即使外面有别的女人还是会回来跟她同房,家里的佣人曾不止一次的跟她报告他们之间的情况,他们每一次过后,安言就会消沉一段时间。

    安言是爱慕文非的,刻在心间,写在脸上,没有人会质疑。

    那些反常的情况又是为什么,她不是应该欣喜娇羞的吗?为什么会有痛苦沉郁的情绪。

    她也没有深究。

    夫妻之间隐晦暧昧的事情太多,她是过来人,有些事不必点破。

    如今想来,知道了真相,恨意难消无处发泄的慕文非怎么会温柔的待她,他怕是恨极了她吧。

    而现在的慕文非早已入了魔障,看着女儿大衣下纤弱的身躯就不难知道,他是如何待她。

    孩子,如果孩子真的存在,他怎么对待……

    她定定注视着眼里藏着渴望的女儿,心里越发冰冷,如果他想对付她和她肚子里可能存在的孩子,她怕是无力保护了。

    赵婕第一次用近乎乞求的语气跟安言说,“言言,这一次,只这一次,你听我的,离开慕文非,离开青城,走到哪里都好,在慕涛扭转乾坤之前都不要回来。我手上有慕文非需要的东西,过不了几天他就会过来取,到时候我会跟他讲条件,让我带你出去,我的朋友会趁机帮你离开。”

    赵婕慌乱的说着,手上的力道未减分毫,给人一种濒临崩溃的错觉。

    这样的赵婕,安言从没见过,她也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感受,她对自己的关心她深有体会,一直都是,可至少在这个时候,仍抵消不了她留给她的伤害。

    如果不是她,父亲就不会心灰意冷的带她回到那个村子,就不会死,她也还有机会去撒娇的机会,父女日子清贫,但一定是幸福的。

    她一辈子也不会遇到慕文非,她会像普通人那样,嫁人生子,平平淡淡的度过一生。

    安言把她的手推离,决绝而坚定,“对不起,我不能听你的。”

    “你想过如果你真怀了他的孩子,他会怎么对你,怎么对孩子吗?”

    赵婕的话如一把利剑,直_插进她心里。

    怎么对她。

    怎么对孩子。

    安言失神,下意识的把手按在平坦的小腹上,轻风拂动袖口,凉意浸上手背。

    安言陪着赵婕和慕涛吃了中午饭,因为有人守在一旁,饭桌上的三个人各怀心思,食不知味,谁也没有在说什么,餐厅里只听得见碗筷相击的声音。午饭之后,慕文非打来电话催促她离开。

    回去的路上安言头靠在车窗玻璃上,她的潜意识里一直不肯承认他是那么残忍的人,可事实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否定她。

    怎么看,她都是那个最天真的人。

    车子行驶的过程中路过一个巨大的天文广场,广场附近是一座小学,此时正是一点钟学生吃完午饭回学校的时间。年龄小的学生都是大人护送,所以学校门口聚集了不少家长。还有些商贩将摊床摆放在附近。

    “停车。”

    安言突然出声,司机不明所以骤然踩了一脚刹车。

    等车子停下之后才又去看副驾驶座上保镖的脸色。

    “我想下去看看,不用担心,我不会走远。”

    下车后,她沿着马路走到学校门口。一个小推车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那是一个老人卖棉花糖的推车,上面放了几个颜色各异的棉花糖,老人拿着一个长签在棉花糖机中间搅动,转眼那个签子上方覆满了蓬松的白色棉花糖。

    一对父女走过来,女孩个子不高,看样子也就六七岁,仰头翘着小脚指着那棉花糖。

    父亲慈爱的摸了摸女孩柔软的黑发。

    安言走近了,隐约能听到父女之间的谈话。

    父亲说,”只需吃一口,吃完之后就去上课。“

    小小女孩摇头嘟嘴,不赞同,“如果不吃完,就是浪费,老师说浪费食物的孩子是坏孩子。”

    父亲失笑,“那老师有没有说过,小孩子不能吃糖,吃糖会长蛀牙?”

    女孩扭头不理爸爸,眼巴巴的看着头顶的棉花糖。

    “爸爸小气。”

    光影浮动,小女孩的脸渐渐跟自己的重叠。

    逝去的岁月里,她和爸爸也曾因为棉花糖争吵过,她不记得具体的过程了,只记得最后,她如愿吃到了梦寐已久的棉花糖,她吃完之后,爸爸拿着牙刷把她的牙仔仔细细的刷了一遍,不过因为太仔细,导致她张嘴时间太长,嘴角酸痛。

    她站在那个推车附近,直到那对父女走远才回过神来。

    人潮散尽,她走过去,买了一个棉花糖,然后走到广场一处树荫下。

    “少夫人,老板让您尽快回家。”

    安言嘴角挂着笑,似乎没有听到他的话,眸眼晶亮的问来者,“你吃过棉花糖吗?我记得很好吃,可是我已经忘了它是什么味道。”

    ”它在您手里。“保镖好意提醒。

    “可是,我已经失去资格了。”

    有爸爸在的时候,棉花糖是最美味的。

    现在的她尝不出那种味道了。

    现在的她,没有爸爸。

    而她的孩子,也将,不会有爸爸。

    他的爸爸,或许根本就不允许他降临在这个世界上。

    安言没有理会慕文非的催促,错过了这一次,不知道下一次会是什么时候。

    她直接去了最近的综合超市,进去之后直奔女性用品专区,琳琅满目的女性用品,让大块头的男性保镖窘迫止步。趁他不注意,她拣了一支验孕棒。

    为了不让人发现端倪,她特意用其他商品的标签盖住了验孕棒这几个字。

    结完账的时候,保镖对着她那一袋子的女性用品皱眉,最后下定决心伸出手。

    安言避开了他的动作,道了声谢。

    想到回去之后就会知道结果,脚下步子不自觉的加快,

    公寓的门打开,她满脑子都是去确认,激动、紧张、欣喜……几种情绪交杂着。

    没来得及看清前方就直直的撞进男人怀里,手里的袋子散落,那个“修饰”过的盒子不偏不倚恰恰滑落在男人脚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