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木之林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安助理,我们又见面了。”

    不知已独自站了多久,身后蓦然出现一道声音。

    安言回过头,不由讶然,“梁经理?”

    这位梁经理,就是周氏公司的公关部经理,梁静,此时她身穿米色修身鱼尾裙,俏生生立在她面前,笑容恰到好处。

    梁静直奔主题,“不瞒你说,是周总托我过来的,他想知道你的近况。”

    近况?

    自从慕文非限制了她的自由,隔断她与周子淞的联系后,她开始慢慢反思自己,怎样做才是最好的。一直以来都是周子淞在帮她,原本他对她是没有义务伸出援手的,便是情谊,也不及他与慕文非来的深厚,然而他却在她陷入窘迫时及时提点,有困难时处处维护,在公司时如此,在慕文非面前亦是如此,他的帮助已经足够多了。

    她不想再去麻烦他。

    不见面,应该是最好的办法。

    安言勉强笑着,“我最近挺好的,替我告诉他,谢谢他的关心,只是现阶段不太方便,等以后一定要亲自当面谢他!”

    梁静打量她的神色,心下明了却没有点破,郑重道:“周总说你的职位会一直为你保留着,他相信你一定会回来,不管怎样,始终相信。还特别嘱咐,如果你有什么事一定要第一时间找他,不要顾虑太多,最重要的一点,请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梁静说着,从手包里拿出一样东西交到安言手中,“这个给你……老板说,他送出去的东西不会轻易收回。”

    安言接过,心头倏然一惊。

    她只知道自己的手机被慕文非私自拿走了,可具体是扔掉还是怎么处理了她一无所知,又根本就没有办法索要回来,她还想以后再买部一模一样的还回去呢。

    却原来他是还给周子淞了。

    虽然不知道慕文非怎么会知道这件事的,但安言还是惊诧万分。

    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升腾。

    拿着手机的手心冒出一层细汗,想要拒绝,可手里的东西可能是她唯一的机会。

    慕文非似乎讨厌她与一切外界事物接触,这几天姑姑在家,他都会有意无意的把她支开,大部分时间都是独留她一个人在偌大的慕宅,守着那片冰冷孤寂。

    她不知道他目的何在,他整个人都在那个夜晚后开始变得心思深沉如海,冰冷的难以触碰,变得陌生而可怕。

    她发现自己在被一点点的冰封,如果继续任由事情发展下去,后果,也许连她自己都无法承受。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就算,就算那个人是她这一生唯一的爱。

    心血耗尽,她早已支撑不住。

    没有爱情眷顾的婚姻,注定是一场鲜血淋漓。

    把手机紧紧握在手中,止住喉中颤抖才勉强挤出两个字,“谢谢。”

    梁静走后,安言把手机放进手袋中,整理了自己仪容,过了片刻才走出卫生间。

    阿强在外面等着,看见她出来明显松了口气,脸上的神色却没有轻松半分。

    “老板见我没把您带过去,刚才发火了,少夫人,我们还是赶快过去吧。”

    安言没有多余的表情,淡淡点头,然后随着他走过去。

    慕文非就等在走廊入口处,面色紧绷,黢黑的眸子沉冷慑人,定定的盯着越走越近的她。

    在看到他那一瞬,安言眉心微蹙,脚下步子顿了顿,然后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快速的走过去。

    眼看着女人与自己擦肩而过,慕文非转身,一把抓住她纤细的手臂,五指用力,森然道:“你想去哪儿?”

    男人的手如铁钳般钳制住她,挣脱不得,安言回过头,尽量放稳语气,“这里应该不需要我,对不起,我有点不舒服想先离开。”

    “哪里不舒服?”奇异的,手臂上的力道松了,他的声音竟然不如方才那般冷酷,注入了一丝让人无法察觉的暖意。

    那绝对是错觉安言下意识的认为。

    他怎么可能会对她产生怜悯呢!

    安言摇头,顺势推开他的手,“没事,休息一下就会好的。”

    不料却被箍住腰身,她的身体被逼着陷入男人怀里,男人的气息像一张网密密麻麻的将她包围,紧密的让她透不过气。

    她心里抵触情绪滋生,推着男人坚实的胸膛,企图逃离。

    不久前才抱过别的女人,现在却来抱她,她无论如何也说服不了自己安静的待在这个沾染了陌生女人香气的怀抱里。

    手被握住,头顶响起男人低沉的揶揄,“怎么,刚刚还嚷嚷着不舒服,这一转眼就这么有力气?”

    “慕文非,我想离开,我是真的不舒服,跟你在一起就更加不舒服,你明不明白!”她终于忍受不住,拔高音量让他听清。

    气氛在这一刻陷入僵凝。

    慕文非的脸色明显在听到她的话后变得阴冷无比。

    “老板……”站在二人身旁一直围观全过程的阿强,突然出声。

    慕文非看向他。

    似乎是被那一眼吓到了,他吞了口唾液,喉结滚动,之后说:“其实,刚才少夫人想要过去,可是霍小姐找您有事……”剩下的话他没有再说,相信以慕文非的精明,必定闻弦而知其意。

    果然,慕文非的脸色快速转换,嘴角挂上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把她抱紧,身体紧贴无一丝缝隙,在她耳旁低语,“你吃醋?”

    “你……”

    安言没有想到他竟然是这种反应,顿时哑然。

    那女人明明就是那天她在电梯里看见和他在一起的那个,到今日,她不能再继续自欺欺人了。

    “你明明就不需要我,甚至根本就不喜欢我,为什么还是不愿意放了我,如果你是因为当初我的欺骗而恼怒,这些日子我想我早已还清,我不欠你什么了。”

    肩头骤然一痛,身体被大力推开,她站立不稳,猝然摔倒。

    “少夫人——”阿强迅速上前扶住她。

    看到她的狼狈,男人眸光微闪,很快便被墨黑取代。

    他嘴角嘲讽的笑,眸光狠绝,神色间再无当年模样,更无适才流露出的那一丝微薄的温柔,只如罗刹冰冷无情,“不欠我?”他缓缓蹲下身,手指捏住她削瘦的下巴,一字一句道:“欠我的,就是拿你的命也赔不起!”

    松开她,冷漠起身,转头看向身边的人,“送她去休息室。”

    再不看她一眼,转身离开。

    安言脑子里一片空白,完全无法理解他话中含义,但她却清楚的感受到了滔天的恨意。

    慕文非重新回到宴客厅,优雅的提起酒杯,目光在人群中扫过,定在某处,眸眼微眯,轻抿一口杯中美酒,嘴边扬起一抹醉人的弧度。

    继而穿过人群走到那一处。

    “满意吗?”

    女人尖细鲜红的指尖在他西装领处挑逗游移,最后捏住一个角,红唇微扬,“带你去个地方。”

    顺着女人的牵引,两人走到顶楼一间华美房间。

    窗户半开,夜风微凉,醉夜迷人。

    带上门后,女人直接扑进男人怀里,丰满的前胸蹭着他坚实的胸膛,高开叉的礼服下那双美腿极尽挑逗,。

    慕文非没有回避,手掌虚扶在她侧,似乎有些不明所以,“子姗,这是什么意思?”

    白藕般的手臂攀上他肩头,霍子姗笑意妖娆,红唇诱人,“我……要……你。”

    慕文非神色未变,“我要的东西呢。”

    “要了我,东西就是你的。”

    “哦?霍大小姐是想买一送一?”

    霍子姗对于他的话并无太大感触,她从来就是个说一不二的人,她想要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眼前的男人她更是志在必得。

    “我看你对你那个老婆也并没有什么夫妻情谊可言,不然也不会拉她过来让我观摩。”她话语轻柔,小腹有意无意的磨蹭男人敏感之处,“还有啊,怪不得慕大总裁都不愿意回家呢,今天我发现,她长的实在不敢恭维,根本就配不上我们英俊潇洒的慕大总裁。”她用力顶住那愈发坚挺灼热的地方,“可是男人总会有需要,一直以来你是怎么解决的呢。”

    慕文非额边青筋突起,猛然将女人钉在门板上,惹的女人猝不及防一声痛叫。

    他狠狠的顶了她几下,喘息道:“早就应该办了你。”

    霍子姗也是一阵气息不匀,小腹微痒,一阵紧缩,不多时内裤里湿了大片,扭蹭着趴在他怀里娇喘连连,“我难受。”

    他的面容隐在暗处看不真切,一只大手隔着衣料握着她的丰满,狠力揉搓,声音低沉而性感,“这么迫不及待?”

    胸前又痒又疼,双重刺激下欲-望更盛,他却只做表面功夫,女人粉拳头砸在他身上不疼不痒,娇嚷,“你真坏!”

    男人笑了,“这句话你说的很对,我要的东西呢。”

    “在床头第一个抽屉里。”

    男人骤然离开。

    女人失了支撑差点滑倒。

    慕文非走到床头取了资料袋,看了眼里面的资料,满意的转身,看到依然绵软的靠在门边的女人,举了举手中的东西,笑意悠然,“谢谢。”

    霍子姗身下早就被他有意的顶撞弄得水淋淋的,不由愤然道:“慕文非你过河拆桥!”

    慕文非不置可否,走近抚了抚她晕红的脸蛋,极尽温柔,“我答应你,等一切尘埃落定,带你去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就我们两个,我会专心陪你。”

    霍子姗知道男人的甜言蜜语是最不可靠的,可谁让他是慕文非,她一心想要的人。

    于是变软了语气,“也是,你那妻子还在这栋建筑里,如果我们的第一次在这里,想一想倒是挺倒胃口的。”她轻抚他的纹丝微乱的衣服,“赵家和那个女人倒霉的时候不远了,放心,我会给我爸做工作的,毕竟,谁让你是他未来女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