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木之林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个家人在这里,她的心踏实了,睡觉都安稳许多,连个梦都没有,竟然破天荒的一觉睡到天亮。

    睁开眼时,不再是铺天盖地的疲惫和无力,而是精神饱满,看着室内的摆设都清晰鲜亮,赏心悦目。

    她秉着呼吸,默默看向床的另一侧,身旁的男人还在沉睡。

    晨光微曦,男人如精雕细刻般的面容沉浸在柔光里,宁静安详,有种安定人心的魔力,让人不由自主的深陷下去。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安言才会捕捉到他身上那曾经温柔无害的样子,可她知道,这短暂的时刻只是个甜美的梦,只要他睁开眼,世界就会颠覆成另一个样子。

    她贪恋这样静谧美好的时光,可又不敢轻易去触碰。

    起床时带着小心翼翼,轻轻掀起被角,脚步轻缓的走到浴室。

    简单收拾之后,换了件家居服,下楼进了厨房。

    现在是早上六点钟,厨房里准备做饭的佣人在备菜,见她进来忙放下手中摘了一半的菜叶。

    安言正苦恼自己应该做什么菜。

    “少夫人,怎么这么早?”

    安言抿嘴一笑,“我想做几个菜给姑姑尝尝,她还没吃过我亲手做的呢。”想了想又道:“可我又一时半会儿想不出能弄些什么,所以就起的早些。”

    “少夫人,夫人如果知道你真么孝顺,一定会更疼您的。再说,您做的饭菜我也尝过。”佣人竖了个拇指,“真的很棒。夫人会喜欢的。”

    “她口味跟我差不多,应该不会嫌弃。”安言走过去,目光定在那些绿叶上,嘴里嘀咕,“菠菜中含丰富的铁,蛋白质,和维生素k,贫血的人多吃这种菜会对改善病情有帮助。也不知道她的贫血好些没,那我就做个菠菜粥。”

    “那行,我那边刚好把米洗好,这菠菜也快摘完了,等一会儿就好。”佣人继续拿起篮子里的菜叶。

    早饭时,赵婕睡眼惺忪的坐着,刚要拿起杯子喝牛奶,安言从厨房端出一碗溢着馨香气息的的粥走出来,“您尝尝这个。”

    赵婕看了一眼她身上的围裙,皱着眉头,语意不满,“把这东西摘下来,太丑,看着碍眼。大早上的有时间不好好休息,去厨房闻油烟,你还以为自己很年轻,身上的皮肤经得起你这么折腾?”

    安言嘴角一直保持着笑意,姑姑的话虽刻薄,但她怎么听怎么觉得那是在心疼她,久别的感觉萦绕线头,暖融融的。

    这样的时刻她期盼已久。

    她把托盘放在赵婕面前,“偶尔吃个清淡的米粥,换换口味。”

    赵婕抿嘴看她一眼,眸光微动,声音不由降下几个分贝,“以后让吴嫂她们做。”顿了顿又道:“你也坐下来一起吃。”

    “还有两个小菜,就着粥吃的,我去端。”

    赵婕想说让佣人做,可见她风风火火往厨房走,少见的热情,默默的闭上嘴吧,低头继续尝粥。

    米色白润,翠叶晶莹,这一碗菜粥看着色相就不错,起码让人有食欲去尝,轻抿一口,滑润清香的味道顺着味蕾流进心里,不得不说,这丫头的粥甚得她心,于是不紧不慢又吃了几勺。

    慕文非从楼上下来的时候正好赵婕喝完一碗粥。

    “再盛半碗。”

    “一碗,再喝一碗,我怕你不到中午就饿,况且我在这粥里面加了菠菜,含铁,对你的身体好。”

    赵婕摇头,“还是不要。“

    ”姑姑,你就看在我这么一大早起来给你熬粥的份儿上再多吃点。“

    他面无表情的走下楼梯,安言转过身正好跟他打个照面,脚下迈出的步子下意识的收回,“你起来了?”

    “嗯。”他冷淡的瞥了眼她手中的碗,绕过她,若有似无的嗯了一声。

    慕文非的是传统的西式早餐,因为家里人都知道,他不太喜欢热的食物,早上起来吃的又不多,所以每次他回来都是这样的早餐模式。

    对面白粥的香气袅袅飘来,不时的扰乱心神,慕文非沉默嚼着面包,如同嚼蜡,食不知其味,心里翻上一阵阵烦躁。

    他简单喝了几口牛奶,餐巾轻拭嘴角,黑眸犀利的在安言脸上滚了滚,最后起身离开。

    不多时,司机进来。

    “夫人,老板让我通知您,为了不造成什么不必要的损失,希望您能尽快。”

    赵家放下勺子,拧眉道:“他难道没有看到我在吃早饭?”

    司机被噎,脸色无奈,“他……还说,有些事情禁不起推敲……”

    “够了。”赵婕咣的一声放下瓷碗,“吃个早饭也用得到他这样!?”

    司机彻底噤声。

    接下来几天,赵婕似乎异常忙碌,每天连吃她亲手做的饭菜的时间都没有,预感是跟公司的事有关,但她没有问,不想给她压力,尽管这点压力对于赵婕来说根本不会放在眼里。

    入秋后,天气渐凉,安言在家里闲来无事拿出织围脖的工具,织了一条围脖,赵婕喜欢张扬的大红色,她便织了这样一条。

    慕文非回家的时候她正偎在沙发里给围脖打边,着花样是在网上学的,看成品很漂亮,就是不知道自己手下会成什么样子,会不会遭嫌弃。

    听见脚步声她就下意识的把东西放下,他的目光淡淡扫过,并没有太多情绪,只对她说。“换件礼服,跟我下楼。”

    “……“

    她没有回答,慕文非皱眉不悦,“你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半个小时后,车子已经走在去舞会的路上。

    安言偷眼看他的眉眼,正好撞到他的一泓深潭中,整颗心都跟着一颤。

    “文非……”

    “进去之后不要试图离开我的视线,也不要尝试甩开阿强。”将人揽在怀里,低头睇着她茫然惊措的眼睛,“我最不喜欢别人动我的东西。”

    这个舞会据说是青城最有权势的人主办的,来的都是政界权贵,商界名流,几个熟人,安言便是不想看见都难。

    周子淞的舞伴是公司公关部经理,她虽然在那里待的时间不长,但是对这个经理印象深刻。

    她是公司不多的,跟她有过交集的人。

    “少夫人,老板叫您过去。”她抬眼便看见一位身段婀娜的美人,如蝴蝶般扑进慕文非怀里。

    有人曾说过,避免失望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寄希望于任何人,任何事。

    眼前光影浮动,交错的人群后,那女人小鸟依人状偎在她丈夫怀中,她心中竟然如一潭死水,没有泛起一丝涟漪,再没了初时的彷徨无助,憔悴悲伤。

    她就像个已至迟暮的老者,睁着混沌的眼眸,静看世间一切喜怒哀乐,真善美丑,沧海桑田,云卷云舒。

    那些,终将成为时光尘埃中最微小的一粒,渐渐为人们所遗忘。

    那两条身影依旧交缠着,她默默收回目光。

    ”少夫人?”

    安言抬头瞧了瞧尽职尽责的年轻人,无声的笑了。

    年轻人似乎也在犹豫,因为她看到的,他同样也看到了。

    ”我想去一下卫生间,我不会走开,放心。”

    他瞅了眼老板的方向,对于安言,他心里纠结的同时有又夹杂些许同情,这个女人本不应该受到这样的对待,他说了声,”好”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