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木之林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在家休息一天,第二天安言就开始上班。

    到公司后,何超见到她还是吃了一惊,老板明明吩咐他安助理这几天的工作由他接手,怎么一转眼人就来了。

    问道:“病好些了吗?”

    安言笑答:“已经好了,谢谢何助理。”

    何超往办公室里面溜了眼,“可是老板说你病了,这几天请假,你的工作已经交给我了。”

    昨天打了几遍才接通电话,周子淞知道了她的病情,坚持让她休息,她觉得感冒发烧什么的都是小病,因为这个而休病假未免太小题大做了些,她当时在电话里说的清楚,病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上班没问题,没想到他还是给她病假,还把她的工作移交出去了!

    安言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滋味,感动是有的,可是她也曾经在社会上工作过,完全理解公事公办的定义,此番老板的照顾,让她有点摸不着边儿。

    “我去见周总。”

    “周总现在应该正在看财务部送上来的季度报表,这会儿估计没有时间,你先等等。”

    差不多半个小时后,财务部的从办公室里出来,安言敲门。

    “请进”

    周子淞正在翻开文件,抬头见是她进来。

    “你怎么来了?”

    “周总,我的病好了,完全可以胜任自己的工作,没有必要休病假。”

    周子淞坐在办公桌后看前面的女人,面目清秀难掩苍白羸弱之意,眉宇间却透着股莫名的韧劲儿。

    手指在办公桌上轻点,默了片刻,才说:“这里暂时没有需要你的地方,你先下去休息,有需要会叫你。”突然又道,“你等一会儿。”说着拿出一个盒子,然后起身,绕过办公桌,走到她面前。

    “这个给你。”

    盒子包装精致,看着便是价值不菲,安言狐疑问道:“这是什么?”

    “手机。”

    “这个我不能收。”安言后退一步忙推辞。

    周子淞笑笑,“难道你想让老板跟助理失去联系吗?就这次你生病来说吧,何超给你打了多少电话知道吗?幸好你是刚入职,手上没什么活,而我又恰好生活能自理,离了你还不至于一团乱麻,才没耽误什么大事。”

    安言百口莫辩,这的确是她的错,可是,“我有手机的。”

    “找到了吗?”周子淞立刻问道。

    虽然疑惑为什么他如此肯定她的手机没找到,可事实情况的确如此,翻遍整个慕宅也没能找到,的确是丢了。

    “拿着吧,等你找到自己的手机再说,我已经把自己的号码输了进去。”顿了顿,郑重道:“保管好,这是公司财产。”

    安言找不到理由拒绝,接过“公有财产”,道了声,“谢谢。”

    手机是白色超薄女性手机,拿在手里很舒服,安言先给赵丽潇打了电话,说她换了号码。

    她记住的电话号有限,又没有写号码本的习惯,几个号码彻底找不回来了,幸好她平时联系的人不多,手机丢掉对她还没有太大影响。

    快下班的时候何超通知她,晚上有个宴会,老板需要一个舞伴,原本应是公关部经理,但由于人家最近家里有点事去不了了,临时换的她,让她准备准备。

    脑袋发蒙,这是安言接到这个消息后的直接反应,助理做老板的舞伴无可厚非。

    作为赵家的挂名小姐,她也参加过不少,但都是躲在一边当布景,时间差不多时就撤场,倒也乐得自在。

    可这次不一样。

    周子淞过来的时候她还在做自我心理建设。

    “都需要我做些什么?”见到人后她忍不住问。

    周子淞目光停在她过于紧绷的小脸儿上,嘴角轻扬,“什么都不需要,站在我身边就好。”

    安言的紧张半分未有松弛,又听他道:“并不是多大的宴会,只是有生意往来的几家老总聚一聚,你去是给我装点门面,如果不自在,后面可以回去。”

    听了这话,顿时觉得自己忒不称职,原先的紧张散了大半。

    这个时候她才体会到赵丽潇曾经对她说的话。

    说她宅在家里,一门心思都在一个人身上,看不到世人真善美,丑与恶,时间久了就会自然的封闭自己,与社会脱轨,跟不上正常人的节奏,成个异类还好说,搞不好会被当傻子、当废物。

    如果不是那个偶然的机会,她此刻恐怕还在守着那空荡的大房子,一个人写书,修草种花,度日如年。

    “不会,我会一直陪你到最后。”

    周子淞看着她,眸色很深,却明亮异常。

    宴会设置在青城最大的酒店,丽都酒店的顶层。

    玻璃罩顶,灯光清透,格调高雅,有悠扬音乐伴着假山溪水流淌。

    安言穿的是一身紧身包臀黑色礼服,她肤色白,被黑色一衬更是白的晶莹,白的透明,周子淞一袭黑色西装,典雅庄重,两人站一起,不免会得赞郎才女貌,璧人一双。

    虽然听着不自在,但客人兴致佳是他们此次宴会的目的,安言便是礼貌的微笑。

    礼数周到。

    就餐的时候她坐在周子淞一旁,很安静。

    总共有七个来头不小的老总,不看长相如何,身材如何,只凭财富给予他们足够的底气和支撑,这些人的精神面貌言谈举止便是一般人无法企及的。

    这便是成功人士。

    每人身边都带着个美人,各有各的特点,或妖娆美艳或青春甜美,有些面熟,不是因为认识,而是在报纸杂志或电视上经常见到,想到周子淞之前说的装点门面,安言只觉得,此刻自己应是无地自容了。

    人齐之后,何超倒了一圈的酒站在旁对面跟她挤眼,她看见了,但一时没转过弯来,不久手机响了,短信上赫然写着,敬酒。

    她心里发紧,把手机不着痕迹的放在一旁,磨磨蹭蹭手摸到酒杯,看气氛行了,准备起身。

    刚要动作就被人按住,男人的手轻放在她腿上,又极快的收回去。

    周子淞作为东道主,寒暄几句,之后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众人叫好,开始轮流敬酒。

    气氛开始活跃起来,餐桌上众人话题丰富,上至天文下,至地理,财经政治古文怪谈,皆有涉及,每当问及周子淞他都是对答如流,侃侃而谈。

    安言觉得他的知识面宽的有点可怕,心里却不由自主肃然起敬。

    酒过半巡,其中一位路姓老总的电话响了。

    他去接电话的空挡众人继续扯话题开聊,一如多年老友。

    有位似乎忍不住,好奇问道:“这一晚上有个问题总在心中绕,不知周总可否解惑。”

    闻此话题,众人屏息。

    周子淞眸中含笑,淡淡说,“请讲。”

    “我记得,周总列席任何场合身边带的都是贵公司的公关部经理,那么今天这位是?”

    这个话题明显与在坐其他人产生共鸣。

    所有人都是饶有兴致。

    周子淞淡定从容,从桌下执起安言的手。

    安言顶不住这么多双眼睛的注视,早就手心发汗,此时又被人执着,嘴边笑容发僵,心里窘迫到极点。

    只听他声线平缓,不慌不忙,“珍之重之,爱之护之……”

    明知道是假的,可这样的话,还是让她心跳一凝。

    啪啪啪,清脆的掌声响起。

    幽静的大厅里尤为清晰。

    “想不到大名鼎鼎,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周公子原是性情中人,之前的洁身自好,竟然是为了这一位!”

    众人惊诧望来,门口站着两男一女。

    说话的就是那女子,是最近风头正胜的凯季娱乐公司当家花旦,姚云。

    而她的身边,一位是刚才出去接电话的路总,另一位则是慕氏少主,慕文非。

    安言闻声看过去,那个画面,就像重锤狠狠的凿在她的心上,沉闷的剧痛瞬间在身体里蔓延开来,无情肆虐,疼她的手指打颤。

    她有点痛恨自己,为什么偏偏今天带上隐形眼镜,模糊的世界原本就很好,是她早已习惯的,非要清晰干什么。

    她这是在做什么?

    手被大力握了下,是周子淞的安慰,然而她依旧觉得手足冰冷,撕心裂肺的疼要将她淹没。

    “慕少过来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好叫在下有所准备。”

    慕文非看着他,嘴边笑意清浅,“从路总那里听闻跟几位老友在此相聚,慕某只是过来敬个酒,聊表心意。”目光意味深长的扫过他们紧握的手,“岂料,竟赶上这样一出好戏。”说完,他的笑意更深。

    几位老总见慕氏总裁过来敬酒,哪敢怠慢,赶忙让出位子,过来请人。

    坐好后,又是一阵轮番敬酒。

    安言面色苍白,手心冷汗涔涔,周子淞趁众人不察,低声道:“如果不舒服就先回去,这里我能应付。”又补充道:“我吩咐何超送你……。”

    安言至始至终没有向慕文非那里看上一眼,向众人致了歉意,直言身体不适,转身退场。

    众位老总自然怜香惜玉,点头应允,有几位还站起来相送。

    门关上后。

    慕文非端起酒杯,坐在他身旁的姚云察觉他脸色不对,握住他酒杯刚要相劝便被甩开。

    “诸位继续,慕某有事在身,改日再叙,自罚一杯。”

    杯中酒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