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木之林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二天安言起得很早,吃完早饭就出门了。

    她去的时间正好是上班高峰期,十几分钟的路整整堵了一个小时,等见到赵丽潇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了。

    “你这红尘之外的独修者怎么有时间下凡了,写作不忙吗?”赵丽潇一身干练的职业短裙,腿笔直而修长,半倚在办公桌旁笑吟吟的问道。

    安言看着她,无奈的摇摇头,笑着说:“怎么样,今天还忙吗,我去接瑞瑞?”

    赵丽潇连忙道谢,“不用,我儿子都快成留守儿童了,我这当妈的要还是没心没肺的瞎忙工作,不知道儿子还会不会认我,所以我决定近期内做个称职的好妈妈。”

    “嗯,这样挺好。那个,工作顺利吗?”

    “还很好,再过几个月化妆品那一块就该上市了。”

    “那恭喜你了。”

    “同喜同喜,你也有份的。”

    安言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替我谢谢爸爸。”

    “要谢你自己去谢,我可没有时间。”

    安言犹豫着道,“我最近可能没有时间,过一段时间吧。”

    赵丽潇点头,“真不知道你都在忙什么,随你吧。”她摆弄着手机,忽然问她,“中午想吃什么,我请客。”

    安言摆手,她把手里的袋子放到茶几上,“这里面是我给瑞瑞织的围脖,他说喜欢蓝色,我不知道是深蓝还是浅蓝,所以各自织了一条。那天你来的时候太晚我也没去找,今天在家里闲着没事,就送来了,顺便看你。一会儿我还要去个地方。”

    赵丽潇走过去拿起一条深蓝色的,“好漂亮,这个我喜欢。”又歪头问她,“有没有给你老公也织一条爱心围脖啊?”

    安言摇头,放在腿侧的手一点点收紧。

    “哦,那么我们瑞瑞可是第一个收到你围脖的男人啊,那怎么好意思。”

    “没关系,只要瑞瑞喜欢就好。”

    安言看着赵丽潇的侧脸思量良久,“姐,我出去工作怎么样。”

    闻言,赵丽潇放下围脖,坐在她身边,“好啊,不过你最好回来帮我,这样我也就不会那么累了。”

    “不,我想从头做起,尝试着接触社会,我不想总是躲在你的背后,接受你们的保护。”

    赵丽潇满是欣慰的,“好,我支持你。

    可是却没料到她会问,“那你说,慕文非会不会生气。”

    赵丽潇皱眉,她很讨厌这个妹妹事事以老公为先,好像没有自己的想法,“慕文非吗,三年前的慕文非一定会支持你,但是三年后的慕文非就不好说了。他那个人,现在在商界简直让人闻风丧胆,说他心狠手辣、冷酷无情亦不为过,根本就没有以前一丁点的影子了。还有,我听说他对你不冷不热的,我去你家这么多次,没有一次见他在家的。我说,他到底有没有把你当做妻子看待啊!”

    看安言不出声,她又放低声音,“你也别伤心,有姑父姑母给你做主,他翻不了多大的天。想做的事就去做,不要因为慕文非这个人把自己的人生抛弃,你应该有自己那段独立的人生。自己的路自己走,你要相信自己的决定。”

    安言走后,赵丽潇才释放出自己的真实情绪,细牙差点磨碎,狠狠的诅咒慕文非。安言又瘦了,才两天没见人就瘦了一大圈,那天她去接瑞瑞的时候虽然是午夜,但好歹明亮的灯光下她的脸色红润情神饱满,哪像今天这样,看着让人心疼。

    最后实在坐不住,看离下一个会议还有几分钟,拨通了慕文非的电话。

    电话那边的男人声音懒散,低沉而富有磁性,多少女人紧紧因为这一个声音就迷上他的,赵丽潇想一想就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喂,有事?”

    “你最近很忙?”

    “还可以。”

    他的声音慢悠悠的怎么可能忙。

    “不忙你为什么不回家?”

    对方嗤笑一声,“我为什么要回家.。”

    赵丽潇一噎,没好气的道:“为什么要回家?你既然不想回家,当初为什么要娶她,把她娶到家却不想负责任,难道你想让她在那里孤独到老?慕文非,我怎么没有料到你竟然是这么卑鄙的人!”

    电话里一时间没了声音。

    “你说话呀。”

    “我卑鄙?”慕文非笑,那样的笑声像是来自另一个世界让人毛骨悚然,赵丽潇莫名的心底一寒,然后她听到他说,“如果我说世界上有比我更卑鄙的人呢。”

    没等赵丽潇回话,他又幽幽道,“给你句忠告,人生就像过山车,也许下个转角便会跌落谷底。”接着电话里一阵忙音。

    赵丽潇默默放下挂电话。

    慕文非真的变了,变得阴冷残酷,不近人情,他的话让她很不舒服,心底没来由的发紧,一种不祥的预感慢慢滋生,蔓延,让人恐慌。

    她给赵婕打电话,无人接听。

    安言离开后直接去了周子淞的公司。

    她在大堂里拨了那串号码,很快的电梯门打开,他的助理跑了过来。

    “安小姐?”

    “是的,您好。”安言点头。

    “安小姐叫我小何就行,请跟我走这边。”小何带着她进了专用电梯,直接到了顶楼周子淞的办公室。

    周子淞的办公室很大,四周由玻璃围成,高十米左右,灯光巧妙的与顶棚玻璃罩融合,很壮观。

    周子淞看过来的时候她还没将惊讶的表情整理干净。

    男人微微一笑,“你同意了?”

    周子淞五官清朗俊逸,那双眼睛墨黑的就像是深色湖水,给人的感觉很舒服,他笑起来很好看,平日里他就很平易近人,这一笑起来更能让人亲近。

    经他这一笑,原本心情忐忑的心情瞬间不翼而飞,“对,我想清楚了,同意你给的建议。”

    “喝点什么?”

    安言忙摆手,“不用,我想问,我什么时候可以来上班?”

    周子淞吩咐秘书端一杯热牛奶,然后道:“随时可以,最好今天就能到岗。”

    安言完全没有料到这种突发状况,她以为至少要等上两三天呢,周总的效率好快,不禁疑问,“这样可以吗,我什么都没有准备。”

    “不需要你准备什么,现阶段你只负责我的日常生活。”

    “啊?”

    时间瞬间顿了两秒。

    “具体细节何超会告诉你的。”

    ”哦,好的。“

    这时候秘书把牛奶端了进来,周子淞把杯子放到她面前,做了个请的姿势。

    安言看着他期待的目光,慢慢端起杯子轻抿了一口。

    “怎么样,好喝吗?”

    安言点头。

    引来周子淞扑哧一笑,“你真像个乖宝宝。”

    安言顿时有被戏弄了的感觉,十分窘迫。

    “好了,不逗你了,走,我们去吃饭。”

    安言觉的这样不好,当即想要拒绝,但是周子淞说了一句话,让她实在无法推辞。

    他说,员工请老板吃饭,刚刚好。

    周子淞带着安言来了附近最高档的餐厅用餐,当然吃完饭后,根本不用结账。

    周子淞只要刷脸就行。

    他说这家餐厅的老板是熟人,而且她也认识,只是自始至终都让她猜,根本没有头绪,她猜不出也就作罢。

    下午小何给了她一个单子还有一串钥匙,单子上面所罗列的是周子淞平时需要的一些东西,钥匙则是他公寓的,让她买完所有的东西直接送到公寓里。

    她进入角色的速度很快,一下午的时间把人无法成了,从周子淞的公寓回来,她边开车边给他打电话,请示下班时间。

    被对方遗憾的告之,工作结束的时间尚早,她需要到一个地方替他把一切准备好,因为晚上他要在那个地方应酬客户。

    星城,站在门口看着名字总觉得似曾相识,但具体在哪里见过她也忘了。

    进门后她就报了周子淞的名字,服务生很是热情的引她到周子淞的长期包房。

    是整整一层楼,分为五个独立的房间,餐厅,ktv,浴室,两个卧房,里面设施齐全应有尽有,安言叫包房经理点菜,点完菜后吩咐上菜的时间,感觉时间尚早就下楼等周子淞一行人的到来。

    可是电梯始终卡在18层没上来,最后只好走楼梯间下到18层。

    18层很安静,她都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等她往电梯的方向走时,突然听到几声异动,有女人的抽泣声。

    她认为是哪个女人为情所伤偷偷在电梯里哭,所以才迟迟忘记按电梯了。

    脚下快走几步,来到电梯口,果然,电梯门是敞开的,只是没有预料到,电梯里不但有个女人,还有个男人。

    男人好看的眉毛轻蹙,面色沉冷,薄唇紧抿,那双清冷的眸子恰恰对上她的。

    这时,他怀里半抱着一个女人,女人身材火辣,紧贴着他身子,一只手臂揽着他的脖子,泫然欲泣,美的妖娆。

    她不认识这女人,却认识她的眼睛。

    她有着跟苏熙相似的眼睛。

    她站在电梯门口,垂在身侧的手一抽一抽的疼,酸疼的太阳穴突突的跳。。

    她的声音颤动的连自己都不知道有多麽难堪,“文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