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木之林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三年后

    购物筐里载满蔬菜、肉类以及海鲜,安言拿出自己事先记好的本子又检查了一遍,发现没有遗漏,顺着人流,推着推车往收银口走去。

    “小姐,您的消费总额一共是548元,这是您的收据,请收好,慢走。”

    “谢谢。”她接过收据,再将所有东西重新装袋放进推车,然后给司机打电话。

    车子推到门口的时候,司机正好把车开到,见到她出来后赶忙迎过来。

    把东西一件件放进后备箱,安言坐进车子对司机说,“去蕤仁小学。”

    出门前她就接到赵丽潇的电话,让她帮忙去接孩子。

    赵丽潇的意思是今天她还要在公司加班,而孩子的姥姥姥爷正在冷战,家里的气氛不适宜让孩子回去,让瑞瑞去她家。

    这几年,叶恭茹和赵永源的关系越加恶化,真正做到了相敬如冰,两个人虽然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但早已分居,在生活上互不干涉,形同陌路。

    正因为如此,赵家的气氛总是笼罩在一片愁云惨雾之中,赵丽媛病愈后去了国外,丽潇工作又忙,早前赵永源已将工作重担交给她,自己退居幕后安享晚年。这也就造就了她身上肩负的东西太多。为了不被打败,只能什么事都自己扛,加之她本身是个完美主义者,不容自己身上有丝毫瑕疵,所以她把自己几乎所有的精力和时间都倾注到工作中,难免会忽略到孩子。

    孩子的成长需要亲人的陪伴,而赵家,越来越不适于孩子的成长,所以接瑞瑞放学几乎成了安言最重要的工作,七岁的瑞瑞已经上了小学二年级,此时,绿草地上,他穿着一身帅气的校服,正雄赳赳的向她走过来。

    “小姨你来接我了。”还在看见是她之后惊喜的跑过来,一把抱住她。

    “你妈妈工作忙不能来接你,所有我就来了,看样子瑞瑞似乎很喜欢小姨来呀。”

    “小姨我好想你呀,你都不知道我的思念有多深,深的我都睡不着觉呢。”

    赵瑞有着一双黑葡萄般清澈的大眼睛,水灵灵的瞅着你的时候你的心会变得很软很软,软到能够化成一泓水。

    安言此刻就是这种感受,没忍住抱住他就亲了几口,哪知这小家伙竟然红着脸说,”小姨你是不是很爱我?“

    “是呀,小姨好爱你的,最爱你了。”

    小家伙嘴一撇,不相信,“才不是呢,妈妈说小姨最爱慕文非。”

    安言表情一窒,随后她拉起赵瑞肉呼呼的小手,“瑞瑞今晚想吃什么?小姨刚才在大超市里买了好多好多的蔬菜和海鲜,还有你最爱吃的牛肉干,这次的肉干是软软的,你一定可以咬得动。”

    安言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小家伙突然大力的摇了摇她的手。

    “怎么了?”

    只见他呲着小牙,胖乎乎的小手指着自己的门牙,一副苦大仇深,“小姨,瑞瑞不吃牛肉干行吗,瑞瑞不想另一颗门牙也光荣牺牲。”

    安言实在忍不住了,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童言稚语将快乐带回到她的身边,虽然短暂,但弥足珍贵。

    回到慕宅,安言先把赵瑞带到为他特意准备好的房间,他很听话的打开书包,拿出作业本和笔开始写作业,这一点很值得人欣慰。瑞瑞有着超出同龄孩子的成熟,学习成绩优异,每次都是班上的第一名,有人问他爱好是什么,他竟然说是做数学题,她也曾经问他,为什么先写作业而不是先出去玩,他的回答是,先写好作业,是为了更好的玩。

    孩子适于吃清淡的菜,所以安言亲自下厨做了四样清淡小菜,还有一个营养颇盛的汤。

    结婚之前,也会做菜,但水平仅限于填饱肚子,结婚之后她为了能够让慕文非吃到自己做的菜,特意拜师学艺,厨艺一天天见长,慕文非却每天都忙着工作,慕涛和赵婕去北美总公司之前他一个星期能回来三到四次,他们走后,他开始一个人打理工作更是忙到一个星期回家一次。半年前的那个夜晚之后,她能够见他的次数两只手都数的过来。

    也因此,她做的菜他从尝过一口。

    说起来,赵瑞才是她厨艺的真正受益者,而且是粉丝级别。

    他从不挑食,在她的印象里,赵丽潇似乎从不吃有胡萝卜的菜,但她儿子却非常愿意吃,而且还挑着吃,说是这胡萝卜是非常有营养的东西,还说,老师告诉他吃它会身体健康,有力气。

    “瑞瑞别总吃它,尝尝其他的,这几个菜你以前都没有吃过,下次小姨再给你做其他样式的菜。”

    “哇,小姨你好棒。”亮出个大拇指。

    你是最棒的。

    出晚饭收拾好,安言准备带着赵瑞到花园里散步,先拿出香水在他身上喷了一圈。

    “这个好香,我都快要窒息了。”

    “忍一会儿,这样那些恼人的蚊子才不会亲吻你的皮肤。你才不会痒的睡不着觉。”

    也许是那样的经历太惨痛,赵瑞连忙道:“再喷点吧,让可怕的蚊子远离我吧。”

    两个人手牵手走到别墅后花园,那里有个亭子,亭子建得很高,里面安放着一个望远镜.

    慕涛是天文爱好者,这个用来天文观测的望远镜是他在瑞士买回来的,听说十分珍贵,闲暇时间拿来消遣。

    这一段时间赵瑞对它是爱不释手,每次来这里都要做一次天文观测。

    今晚月色正好,星子明亮。

    四周宁静,两个人一步步登上亭子,风有些凉,安言用披肩把孩子裹上,“今天的星星好亮,瑞瑞要不要看?”

    哪知赵瑞就着她的姿势顺势钻进她怀里,小手搂着她的腰沉默了。

    “瑞瑞怎么了?”

    赵瑞往她怀里蹭着,好半天才说,“小姨,我好想你做我的妈妈。”

    安言一笑,轻柔抚摸他的碎发,“为什么这么说?”

    “嗯。“他想了想,“你又温柔,又很漂亮,又会做菜,又会关心人,我好喜欢你哦,班里岳曦的妈妈就是像你对我这样对他的。”

    ”嗯,看来赵瑞同学是真的很喜欢我,可是,就算我不是你妈妈我也会对你好的呀,因为我是你妈妈的妹妹。”她一下下抚着他,“你妈妈其实很爱你的,那样的爱只有等你长大之后才会明白,所以这样的话千万不要在妈妈面前提起好吗,她会伤心的,很伤心很伤心。”

    “可是,她每次都没来接我,每次来的都是你,我还要跟同学解释你是我的小姨,我要去你家住,有一次同学居然嘲笑我,说我是那个什么,留守儿童。后来我看电视的时候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他顿了顿,想了下措辞,“就是每天穿的破破烂烂在大树下孤零零的坐着,看着妈妈回家的那条路,有的更惨的还被奶奶用一根绳子绑在树上看着。他们好可怜,我也好可怜。我发现我只是生活好那么一点点的留守儿童,呜呜——。”

    说着说着竟然伤心的哭上了。

    赵瑞睡着后,安言轻手轻脚的关上门,然后给赵丽潇的打电话,问她今晚有没有时间过来一趟,她有非常事情要跟她商量。

    凌晨一点的时候,赵丽潇人到了门口。

    安言料到她不会来那么早,所以用看电视来打发时间一直等她到现在。

    赵丽潇看到她后没有问她是什么事,只是问她,儿子在哪儿。

    安言拦住她,递给她一杯水,“先喝口水再说,我让你来就是跟你说有关于他的事。”

    “什么事?”赵丽潇坐在沙发上喝了口水然后放下杯子。

    安言瞅着她直叹气,末了问她,“姐,你知道瑞瑞今天跟我说了什么吗?”

    “什么?”

    “他说他是留守儿童。”

    孩子的话听着可能有那么一点可笑,但现实的生活并不可笑,而是可怜,母亲和孩子明明在同一个城市,却无法团圆,无论对于孩子还是母亲来说都是一种残忍。

    赵丽潇是红着眼睛抱走熟睡中的赵瑞的,安言知道她有多少苦衷,更知道她有多麽爱这个孩子,若不是逼不得已,她是不会放下孩子不管,而要托她一个外人照顾。

    母子二人走了之后,偌大的别墅空的人心里发慌,那种荒凉的心情又在心底慢慢滋生。

    她慢慢走回二楼的卧室,一个人独占着大床,盖着被子,慢慢闭上眼,没有期盼的入眠。

    睡梦间,她是从沉闷的窒息中醒过来的,身体被重重压着她喘不过气来,惊慌的睁开眼,入目的是那双魂牵梦绕的眼睛,而那样的情绪却让她全身发寒,手足冰冷。

    又要来了吗。

    他身上的酒气浓重,侵袭着她的每个毛孔,她躲不开。

    他力气很大,撕开她的睡衣时毫不留情,不容抗拒,甚至冷酷。

    灼-热的大手凶狠的握住她脆弱的柔-软,正当她要痛呼出声时,身-下是一记狠厉的贯-穿,整个人被钉在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