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恩与爱

破禁果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请到 www.69zw. 六九中文阅读最新章节$

    池春是个身体敏感的女人,她早为人妻,对男女之间的事,自然掌握颇多,昏黄的火光中,隐约看到我两腿间突起一个巨大的物体,她细嫩的大腿故意晃动了一下,不知是有意摩擦我,还是想感受我。

    我赶紧向后靠了靠,让胯下那只不合时宜兴奋起来的家伙儿,碰触不到她充满诱惑的大腿。池春见我做了一个这样的动作,弯着嘴角没有出声,却笑的更厉害。那双温软如玉的手又用力夹住我的脸颊,将我拽到她的鼻尖处,轻轻磨了磨,在我额头上使劲的吻了一下,然后用手指了指自己的下体。

    池春是想告诉我,她下面尚未养好,那里还不能给予我,之所以没有亲吻我的嘴巴或者咬我的嘴唇,是怕刺激的我难受,她自己也难受。

    婴儿睡得很甜蜜,薄嫩的眼皮,微微上翘的小嘴儿,煞是可爱。我用拇指轻轻摩挲了一下小不点儿的额头,他感觉到痒,伸出幼小的舌头,添添嘴唇继续睡。

    忽然,我的右脸被池春亲了一口,不轻也不重。她娇嫩的双唇粘黏在我脸上的瞬间,一种温馨的感觉涌上我的心头。池春见我扭过脸望着她动人的双眼,羞赧的低下头,香腮绯红。

    我腰部发力,准备第二次抱起她,由于生怕自己下面还处于极度充血状态的部位,磨蹭上她的肌肤,所以抱起的时候,有些吃力。池春见我这样抱她,害羞的笑了,主动欠了欠身子,向我臂弯中扑入。粉嫩的双臂用力缠住我的脖子,把额头贴紧我的右腮。她丰满的隔着羊皮坎肩,像两个饱满的水球,来回滚动,撞挤我的胸膛。

    抱着池春丰腴的**,我又回到溪边的那块儿岩石,轻轻的放下池春,使她平躺,把她两条白皙婀娜的腿,慢慢的泡进溪水,为她搓洗。池春的肉皮很娇嫩,为她搓洗的双手只要稍稍用力,她就抽搐一下,嗯哼一声,也不知是痒是疼,还是故意逗我。

    清洗干净双腿后,再清洗池春的臀部。我拿着她柔软的玉足,示意她支起膝盖,然后扒住她大腿的两侧,缓缓向下拖动,尽量使她的屁股靠近溪水,蘸湿手掌继续为她搓洗,弹性十足的白嫩屁股,另我很难感觉到里面的骨头。

    池春两股中间的私密处怕水,只能用手指小心的搓洗两侧,那肉鼓鼓的柔软,另我手指迟迟忘记挪动。细长浓密的茸毛下,一直弯滑到椎骨的一排软肉,凹凸不平,我都用手指细细的给她搓洗。

    她始终是抽搐一下,嗯哼一下,非痛非痒半呻吟着。今夜月光柔和,也是因为没风的缘故。我为池春清洗私处的时候,阵阵潮湿闷热的尿骚味道,扑在脸上。她整日坐在洞内,无法活动,通风较少,再加上小便后不能擦拭和清洗,下体丰腴的嫩肉长时间挤压在一起,所起那里气味儿很重。

    伊凉私处也有淡淡的尿骚气味儿,断断续续散发,还保留着少女的生涩。池春是有着丰富**史的,私处经历过多次的摩擦,

    缝隙边缘的颜色,正是多年**的沉淀,所以散发出的气息,比伊凉更饱含孕育生命的成熟味道,极具诱惑力,使我感到眩晕。

    她甘美乳汁的味道又出现在我的记忆,腥甜的气味儿即哺育了男人,也诱惑着男人。我蹲在溪中,流动的溪水不断撞击着我胯下,再加上熟美身体的诱惑和近距离的感官冲击,下面又变得像一只鳗鱼,热血沸腾的斜出水面,尖端充满张力。

    池春见我洗完了她的臀部,却呆呆的发愣,咯咯的笑出声,使我意识到该抱转过她的头,清洗她的秀发和上身。脱掉她身上的坎肩,扶她慢慢躺下,池春自己用双手洗起长发,我捧起溪水浇洒在她柔软丰腴的上,更小心的搓洗起来。

    池春抓洗秀发的手臂不断停止下来,浑身抖动和娇喘,我只好先暂停一会儿,等她恢复了感觉,再继续洗,如此反复进行。粗糙的手掌抓捏她那丰满的乳峰时,能清晰感觉到里面充盈着哺育的奶汁。

    过了好一会儿,池春松开搓洗秀发的手,我刚想把她抱转过来,胯下一直失控的倔强家伙,没有任何警惕地被她握住了。

    那只柔软的手并未使出多大力气,但男女之间性别磁场,却如过电一般,使我脊柱神经刺激了一下,小腹猛的内吸缩紧,而那只充血肿胀的大家伙,误认池春柔软的手心就是通往极乐的女性之门,不自控的向上猛挺了一下。池春另一只手捂起俊俏的小嘴,嫣笑起来。

    我**的抱着池春,池春**的被我抱着,站在月光下,这座无人知晓的岛上,黑夜是唯一看到我下面被池春抓在手里,不肯放开的黑色眼睛。

    四周静悄悄的,只有潺潺的溪水和灌木中鸣叫的小虫没有睡去。池春天天坐在洞里休养,到了晚上并不急于睡眠。我本来疲倦不堪,想早些睡去,可被池春动人的妩媚,充满诱惑的躯体,吸引的思绪激荡。把池春轻放在岩石上,等她身体干些,就穿上羊皮坎肩回山洞休息。

    池春握住我下面的手还是不肯放开,眼神迷离的看着我,我抽出双手,本想观察一下周身,可胯下被她紧握不放的玉手拉着无法站起,另我愈发不能控制住它的膨胀和耸挺。池春在皎洁的月光下,一双含情如水的眼眸,一刻也不放松盯着我。

    突然,她欠起身子,伸出另一只胳膊,高高举起,一副急需我靠近抱着她的样子。以为她是要回山洞,不料猛的勾住我的脖子,往她柔软的身体上压,我顺势被她**的冰肌玉骨俘虏过去。结实的胸膛,重重压在她柔软的前胸,如漂浮在浩瀚的大海一般。

    她提起脖颈,一下吻住了我的嘴,香舌铲到我的舌底,吸裹那里的口液,我的呼吸立刻变得粗壮而急促,右手把在她一只处于哺乳期的上,推捏揉按。她那能把男人刺激疯狂的娇态呻吟,从鼻腔和急切呼吸的喉咙中发出,钻进我的耳朵,另我欲火焚身。

    池春温玉般的手臂,牢牢缠紧我的后背,索要着男性身体里的爱欲,灌输进她成熟女性的胸腔。忽然,我的后背一阵剧烈的疼痛,池春的手指抓到一块儿较深的伤口,我猛的抽搐一下。她急忙松开紧握着我胯下的玉手,捧住我的脸,紧张不安的水眸,关切的注视着我。

    疼痛过去了,我恢复了脸上难受的表情。她要我转过身,给她看后背,洁白的月光下,池春看清了我伤痕累累的脊背,忽地抱住我的后腰,把脸贴在上面。我感觉到了她淌出的热泪,正顺着我的后背滑落,那温烫的舌头添食着伤口周围,痒痒的感觉袭上我的心头。

    池春坐起身来,示意我挨着她躺下。也许她想趴在我的胸膛上,给我一些安慰,或者得到女人本该拥有的慰藉。我没拒绝池春,慢慢的躺了下来,她一只手从我的胸膛抚摸到小腹,然后轻柔的伏下娇躯,趴在我的小腹上,仿佛要洞听我遍体鳞伤的身体。

    她呜咽的哭了,是那么的伤心,这是她上岛以来,第一次痛哭,就像我刚才那样。她的眼泪里有为我难过的部分,也有为自己难过的部分。池春一定很想念孩子的父亲,很想念家人。我望着夜空里的明月,想象着站在小镇阁楼上看它,会是怎样的情景,是否看到的是同一个月亮。

    我的跨下早已瘫软,恢复了常态。池春渐渐停止了哭声,但另我始料未及,她蜜桃般甜蜜的小嘴,吞进了我那刚才如鳗鱼般活跃的下面。湿润柔滑的唾液,微烫的口腔,被那只像鳗鱼头似的部位,贪婪的感受着,又开始了躁动。

    “不。”我即刻坐起身来,用英语告诉她不要那样。她仿佛没有听到,却更卖力的套弄起来。我一把将池春揽进怀里,紧紧抱住她的头,下巴在她柔软的头发上摩挲。

    绝不可以让她那么做,虽然她是出于对我的感激和关爱。无论身体或是心灵,池春还是个受伤的女人,此刻她最需要的是男人的帮助和爱护。男人保护女人,是同类间的义务。就像今天溪沟里的两只大鳄帮助巨鳄撕咬巨熊,也是出于同类的本能,即使它们最终死掉,彼此的灵魂也能在去往天国的路上相互安慰。

    我必须去争取充足的食物,使大家活下去,给她们安逸舒适的生活环境,而不是天色一黑,就将她们赶进洞里,用保护生命的理由,使她们丧失在夜空下嬉戏,享受夜生活的自由。

    而且,轻易释放男性体内的精元,会削弱我的斗志,良好的防御工事没有建立之前,绝不能掉以轻心,真要失去她们中的任何一个,就辜负了活着的和去世的心爱女人,让我的人生失败——

    赞助本文章的网站希望大家一起支持

    likeface美容护肤社区

    卓购网

    \www.69zw. 六九中文书友上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