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为难

天下无猫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一日,李逸扬的母亲李夫人来到了林府。

    林灵正坐在桌前看一本小说,她看到李夫人忙起身喊了声阿姨。李夫人朝她点了点头,走到桌边坐下,林灵给李夫人倒了杯茶也坐了下来。

    李夫人细细打量著她说,灵儿,你长成大姑娘了。

    林灵笑了笑。自从当年她害得李逸扬在七皇子府受伤以後,她就再没进过李府,她没脸面见李老爷和李夫人,至於今天李夫人为什麽来见她,其实很容易猜到。

    林灵毕竟是李夫人从小看著长大的孩子,她也曾经以为林灵会是她家的儿媳妇,所以李夫人对林灵总还是硬不起心肠,她字斟句酌的说,逸扬那孩子心思太重,很多事情他不和我说,我也知道我这老太婆管不得你们年轻人的事。可是灵儿,阿姨还是要告诉你一句,夫妻的缘分都是天定的,逸扬毕竟已经娶亲了。

    林灵脸色涨红了起来,她结结巴巴的说,阿姨,我没有,我没有想和扬哥哥怎麽样,他也只是来看看我,我们真的没什麽。

    李夫人叹气道,灵儿,阿姨不是怪你。语欢经常偷偷的哭,把人家好好的女孩子娶回家又这样,唉,我这儿子真是作孽。

    林灵放在膝头的两手不自觉的互相扭著,半晌她才开口道,阿姨你放心,我会走的,我本来就打算要离开皇城去找我爹娘。

    初冬季节难得还有这样的好天气,林灵坐在城郊的草地上眯著眼睛看天上大朵大朵的白云缓缓的移动漂浮,她躺倒在黄绿色的草地上,让暖暖的阳光一点点均匀的撒在她身上。

    李逸扬从不远处走过来,两手支在脑後躺在她身旁,侧过头看著她说,都十月底了,怎麽还往草地上躺

    林灵闭著眼睛道,那你为什麽也躺下来

    李逸扬抬头看著蓝蓝的天空,因为我们已经太久没这样一起躺在草地上过了。

    林灵没说话,好一会儿她伸出手握住李逸扬放在她身侧的手,扬哥哥,谢谢你。

    谢我什麽

    谢谢你每天都陪著我。这一个月如果没有你我真不知该怎麽过,真的,幸好有你。

    灵儿,如果可以,我愿意永远都陪著你。

    林灵从草地上坐起来深吸了一口微凉的空气,她说,那怎麽行呢,让你一直陪著我也太自私了。扬哥哥,我打算走了,我要去找我爹娘,我想他们了。

    李逸扬也坐了起来,所有的事情最後总要有个结果,他知道他们不可能一直这样下去。李逸扬问道,你要去哪里找伯父伯母

    我爹娘走的时候在家里给我留了暗号告诉我他们的去处。扬哥哥,我觉得皇城这个地方於我本就是风水不宜,我才总这麽倒霉,以後大概我都不会回来了。

    李逸扬沈默了一会儿才淡淡的说,我陪你一起离开皇城。

    林灵扭头看著他,你怎麽能陪我去,你有妻子有父母。扬哥哥,你从小就对我好,好了那麽多年,我到老也不会忘记,这样就够了。

    李逸扬认真的看著林灵,我说会陪你就是会陪你,以前的那些事我无能为力,以後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

    林灵轻轻叹了口气,扬哥哥,我的心已经空了,什麽都给不了你,我只想一个人安安静静地离开。

    人的一辈子那麽长,你今年才二十一岁,相信我,以後一切会慢慢好起来的。灵儿,我不能就这样看著你离开,那样我的心会变空的。

    林灵看著李逸扬说,如果你真和我一起离开皇城,对崔语欢就是负心薄幸,连你爹娘都不会原谅你的。而且当年发生的那些事情我不相信你忘得了,我们本就不可能在一起了。人家说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我想我们也许是前生修得不够,也可能是

    低调少奶奶全文阅读

    我们认识的太早,把缘分都用光了.林灵的手指不自觉的上李逸扬消瘦的脸庞,你看你现在这麽瘦,还总是皱著一张脸,眉间都有皱纹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到了晚上又总听见你咳嗽,一点也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扬哥哥,人活著已经是不容易,你又何必这样为难自己。

    李逸扬轻轻抓住林灵抚在他脸颊上的小手,没再说话。

    当晚,李逸扬回到李府走近卧房门口就听见里面传出一把凄清哀婉的琴声,是崔语欢在弹琴。

    这一个多月崔语欢什麽都没问过他,但她的委屈全在这琴声里清清楚楚的显露出来。李逸扬心中一滞,不由得萌生出些许退缩的念头,但他知道自己已经犹豫了太久,再犹豫下去这辈子就只能这样了。他闭上眼睛深吸了口气,然後推开房门。

    崔语欢的琴声停了下来,她从琴榻边站起来说,逸扬,你回来了。

    语欢,我有话要和你说。

    崔语欢脸色微变,她忍耐到这种地步,这一天却还是来了吗

    李逸扬和崔语欢面对面的坐在一张圆桌的两侧。李逸扬看著崔语欢娇美动人的脸庞,心中虽是不忍却还是缓缓开口道,语欢,当年我们分开後我就和灵儿在一起了。我很爱她,打算娶她为妻,可偏偏天不遂愿,她後来遇见了夏箫。当年她跳崖诈死我并不知情,你逃婚来到我家,我生病的时候你一直照顾我,於情於理我都该娶你为妻。可现在想一想或许我当时的决定是错的,我对你不够好,你嫁给我得到的只有痛苦。如今夏箫要另娶他人了,我想要和林灵在一起。

    崔语欢木然的坐在桌边看著李逸扬,没说话也没有哭。她想她的眼泪可能早就流干了,她勉强自己做了那麽多事,却只换来这样的结局。

    李逸扬继续道,我打算和灵儿离开皇城,外省的生意我会继续打理,皇城的生意你做得来就做,做不来就直接关掉。我不知道爹娘将来老了会不会跟我到外省居住,现在他们肯定还是要留在皇城,你只安心在家里住著,每年我会寄家用过来,也会给你一纸休书。如果将来哪天你能找到真心爱你的男人我希望会有那麽一天,那样我心里也会好受一些。语欢,你这麽好,是我太对不起你。

    崔语欢无法忍受的开口道,真心爱我的男人我为你抛弃了一切,我和你作了四年的夫妻你要我到哪里去找真心爱我的男人李逸扬,你还有良心吗

    语欢,我知道我这辈子都欠你的。

    崔语欢情绪激动的站起身来,你和你爹娘说过了吗他们也让你走你可以抛弃我,可你连自己的亲生爹娘都不要了吗

    李逸扬道,我还没和爹娘说,我觉得应该先和你谈。我是对不起爹娘,更对不起你,你应该恨我。

    崔语欢眼中闪著绝望的泪光,李逸扬,你是一定要走了在你心里这世上所有的东西全加起来也没有那个和别的男人厮混了好几年的林灵重要是不是

    李逸扬不愿意听别人这样说林灵,可对著崔语欢他哪有资格多说什麽,他低下头道,是,我一定要走。

    崔语欢失控的尖声叫道,你何必走这是李府这是你家当初是我自己瞎了眼跑来找你,现在你就把应该把我撵出去,再把你的林灵接到李府来,这样才是皆大欢喜我这种灯油迷了眼、鬼迷了心窍的蠢女人就活该被所有人耻笑著死去

    李逸扬心里是万分的愧疚与痛苦,他说,语欢,你别这样。我这辈子真的只能对不起你了。

    崔语欢一边摇著头一边不停地向後退,退到肩膀碰上了门框上她才捂著嘴快步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