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对不起我爱你(H)

天下无猫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林灵怔怔望著夏箫,嗓音因为醉酒而微微暗沈嘶哑,她说,夏箫,你是不是已经不爱我了

    夏箫没说话,只是抬手把林灵落在脸颊上的一缕黑发撩到了耳後。

    林灵哭了起来,夏箫,你居然不回答,你已经不爱我了。她两只白嫩的小手捂在脸上,瘦弱的肩膀哭得一耸一耸的。

    夏箫低声道,别哭了,眼睛都肿了。

    林灵啜泣道,我真没想到今天上午你就那样头也不回的走掉,夏箫,你已经不想和我在一起了,你那样做本就是在撵我走。我以为你是我最亲最近一辈子都要在一起的人,可你不是这样想的。你以前为什麽要对我那麽好,我进的时候你为什麽要来招惹我,为什麽要带我去骑马去滑雪,为什麽要陪我逛夜市放烟花,为什麽要替我过那麽好的生日,为什麽宁可被人打死都要救我,你以前那麽宠我,我再乱发脾气不讲理你都让著我,现在你却变了。我知道我有很多缺点,不懂事也什麽都帮不了你,可这样的我你以前就会喜欢,现在却开始讨厌了。林灵越说越是难过,趴在床上呜呜咽咽哭个不休。

    夏箫却只是低头沈默,连一句话安慰的话都没有。

    林灵越发心灰意冷起来,她起身掀开被子,下床穿上鞋就要往外走。

    夏箫抓住她的手腕,你要去哪

    林灵把脸撇过一旁不肯看他,你既然已经不在乎我了,我还留在这府里作什麽

    夏箫皱眉道,外面天还没大亮呢,你现在走了又能去哪儿

    林灵扭过头来看著他,夏箫,难道你不要我我就没地方可去吗我有我自己的家,我有我自己的爹娘。就算我什麽都没有了,也不至於被人说成是你七皇子府里的垃圾还赖著不走

    夏箫看著她,灵儿,你别这麽说话。

    你这麽对我,还想我怎麽说话让我走

    林灵只是要走,夏箫拦住她不许她走。两人在床边无声的挣扎了一会儿,林灵用手胡乱打著夏箫的膛和脸颊,情绪激动的道,夏箫我告诉你,你这样欺辱於我,再让我在你身边多待一刻都不如让我去死你放开我,我要离开这里

    夏箫沈著脸不说话,一手紧紧揽著她的腰,一手攥著她两只手腕不许她动,林灵低头狠狠一口咬在夏箫的手背上,咬到出了血印。

    夏箫没动由著她咬,林灵咬了满嘴的血腥气自己倒心软了起来,她抽泣著望向夏箫,你怎麽能这麽欺负我你到底让我怎麽办

    她含著泪水的双眼小鹿一样楚楚可怜,望著他的眼神那样的凄清哀婉。夏箫只觉心痛如绞,一时什麽也忘了,如同中了蛊惑一般的低头含住她两片唇瓣。林灵不愿意的推打著他,夏箫却将她整个人搂在怀里深深地吻,林灵的委屈愤恨全都说不出来,悉数被他吃进了嘴里。

    两人亲著亲著就倒在了床上,夏箫疯狂的啃咬著林灵粉嫩的樱唇尖尖的下巴白嫩修长的脖颈还有巧优美的锁骨,他大掌用力一撕林灵中衣上的几粒盘扣就应声碎裂开来。

    林灵抓著夏箫的肩膀使劲推他,夏箫你别碰我,你这样又算什麽

    宿醉过後的林灵身上本来就一点力气也没有,又怎麽推得开夏箫,很快两人就浑身**的纠缠在了床上。林灵仍是不肯就范,她挣扎著起身抓著床柱想要下床,夏箫在她身後伸出手臂揽住她的腰身,抓著她柔嫩的双开始揉捏,低下头啃咬著她圆润的肩头说,宝贝,你别动,乖一点。

    他热度烫人的大就抵在她身後,揽著她纤腰的胳膊也渐渐向下滑去,他的手指来到她两腿之间拨开紧闭的花唇,一指伸入口就抽了起来。

    林灵花里的嫩软腻的包裹住他修长的手指,紧致的甬道不由自主的随著他抽的动作一下下的蠕动收缩,林灵指节泛白的用力抓住床柱,声音微颤的哭叫道,夏箫,我不要.不要。

    夏箫的大手揪住她软软的小头时而拉抻时而揉捻,修长的中指在她的花里越伸越往里去,最後索到那处手感微微异样的敏感嫩,故意用指尖刺激著那一点重重的揉按搓弄。

    林灵本就是夏箫一手调教出来的,怎麽让她情动怎麽让她失控夏箫都再了解不过。没一会儿功夫林灵就心思迷乱浑身发软的靠在夏箫怀里,闭上眼睛脸色红润的急促喘息,夏箫低头吻住她,身下又加了一指捅弄得叽咕有声。香甜的蜜顺著夏箫的手指无声的滑落下来,弄湿了他的手掌,那味道甜甜腻腻的飘散在整张床上,林灵难以自持的磨蹭著白嫩的双腿,细声细气的呻吟起来。

    夏箫心知是可以了,就抱著林灵让她躺在床上,将她一双肌骨莹润的**架到肩上,扶著身下的龙对准水光点点花瓣微张的口用力刺了进去。

    被猛然进入的林灵嘤咛一声睁开眼睛,长长的睫毛颤啊颤的抖得夏箫心里发痒,她委屈的撇了撇小嘴,晶莹的泪水顺著眼角滑落下来。

    夏箫硕大的**开始在林灵紧致细嫩的花里抽起来,他温柔的拭去她眼角的泪水,喃喃的说,宝贝,别哭了,看见你哭我心里不知有多难受。

    他越是替她抹眼泪,她就哭得越凶,抽抽噎噎的用小拳头打著他的口道,夏箫,你怎麽

    倒贴ok?笔趣阁

    可以这样欺负我,你把我当什麽了,我恨死你了。

    夏箫抵著她柔软的花心重重的弄,望著她的眼睛低声说,对不起,宝贝,我爱你。

    林灵哭道,你骗我,你本就不爱我。

    我没骗你,灵儿,你看著我的眼睛,我夏箫此生只深爱你一个人,至死不渝。

    林灵的眼泪流到耳朵里发出朦朦胧胧的声响,她呜呜咽咽的说夏箫你欺负我你就会欺负我,她一直哭,哭得整个身子都在微微颤抖,哭得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清楚,心里满满的只有委屈。

    夏箫叹息著抱起她让她坐在自己身上,身下大的**仍缠绵厮磨的不停抽动,他低下头一点点吻她脸上的泪痕,把她如珠似宝的搂在怀里甜言蜜语低声的哄。

    林灵委屈的抱紧夏箫的脖颈,小热情的紧匝著他的大,汹涌的蜜让两人的交合处湿泞的一塌糊涂,她的花心也动情的盛开著迎接他每一下深深的撞击。随著夏箫愈发凶猛的动作,林灵吟哦的声音也更加娇媚起来,她无助的瘫软在夏箫怀里,心情激荡的抽抽噎噎哭个不停。她没有办法,她就是好爱他,就算他让她伤心,就算他不理她走掉,可她的身体还是这麽容易就臣服於他,她的心也同样软弱的本不想离开他。

    夏箫把林灵推靠在墙上,将她整个人对折成两半的狠狠弄了起来,他进出的毫不留情,凶得好像要把她刺穿一般。林灵闭著眼睛承受他疯狂的撞击,在那紧逼而来的兴奋累积到最高点的时候体会到了近乎死亡的快感。她哭泣著在夏箫结实的脊背上抓出一道道红痕,心里在一瞬间觉得她宁可就这样和夏箫一起死掉。

    夏箫只觉那丝滑小里不断绞紧的快感就像在要他的命,他怒吼著野兽一般的重重撞她,把那柔嫩的小捣得一片红肿泥泞,一**强烈的快感蜂涌而至,林灵尖叫得嗓子都哑了起来。在最後炙热喷发的一刻,夏箫闷哼著狠狠咬住她肩膀上那道齿痕,林灵不甚清醒的抽泣著,哭的心都要碎了。

    林灵再次醒来的时候已到了下午,她身边的人早已没了踪影。林灵恍惚记得最後的印象是她身体深处被那烫人的体灌得满满的,大股大股的白浊顺著她的小一点点黏腻的向下流去,而她已经累得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

    林灵身上酸疼的厉害,她躺了一会儿然後起身穿好衣服洗了把脸,丫鬟很快端上了饭菜。林灵虽然一天都没吃过东西却还是没什麽胃口,她勉强喝了几口粥就放下碗筷。林灵不欲在这间两人刚刚欢爱过的房里久待,吃过饭就到了园子里随意逛了逛。

    她不知道昨晚的那些算什麽,她也没有勇气去问夏箫。如果夏箫真告诉她他不喜欢她了,她该怎麽办。潇洒的扭头走掉她人走出去容易,她那颗软弱无用的心又该怎麽办。其实她心底深处始终不相信夏箫真的不爱她了,他抱她的时候抱得那麽紧,他在她身体里面的时候是那样的炙热浓烈,他怎麽可能真的不要她

    林灵在园子里走了很久,最後还爬到了一棵枝叶繁密的大树上休息。她从小就爱爬树,总觉得坐在高的地方才能看得比较远,看得比较远的时候想事情才会比较清楚。可现在她坐在高高的冬青树上,看著房宇巍峨楼阁美的七皇子府,眼神就只会不断往书房那个方向飘过去,不知道夏箫现在是不是在那里,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在想她

    九月份的天气虽已进了深秋,七皇子府园子里的月季、木槿、金盏菊这些秋季的花卉都还开得正好,府里的两个丫鬟提著篮子一路走过来剪些花枝用来妆点房间。两人发现树下的一丛凤尾兰开得很好,就走过来各自剪了两三枝。

    其中一个小婢见此处空旷无人就低声和另一个小婢道,我告诉你个天大的消息

    另外那个小婢自是爱听,忙问道,好姐姐,是什麽事

    今天上午皇上派人到乔尚书家宣旨赐婚,把乔家的女儿钦点给咱们七皇子为妻了。

    另一名小婢惊道,真的吗

    之前说话的小婢忙四处看了看,你小点声,叫人听见了。当然是真的,听说年前就要完婚呢。

    这可真是天大的事,不过既然是皇上赐婚,那有什麽怕人听见早晚所有人都会知道啊。

    哎呀,你忘了咱们府里还有一位吗。这事咱们主子肯定早就知道,年前要完婚到现在还没让府里准备,咱们是什麽身份就先忙忙的乱嚷叫那个林姑娘听见了,倒成了咱俩的祸事。

    小婢点头道,还是姐姐说的是,唉,我原以为林姑娘早晚是咱们府里的正牌夫人,七皇子对她那麽好,要什麽给什麽的。

    那个消息灵通的小婢哼道,没见过世面的小丫头,你以为那就叫好昨天是乔小姐的生辰,听说咱们主子送了她一串价值连城的珍珠项链,颗颗珠子都滚圆透白,黑夜里都能发出粉白粉白的光泽。

    小婢一脸神往地说,那得多漂亮啊乔小姐以前来过咱们府里几次,看著挺斯文一个姑娘,将来作了咱们当家主母想来对下人也不会太差。

    那谁知道不过人家毕竟是大家闺秀,为人处事怎麽也比咱们府里这位强。

    两个丫鬟剪完花一边议论著一边渐渐走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