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无理取闹(H)

天下无猫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林灵赌气饭也不吃就从房里出来,大清早的她也无处可去,转了一圈最後进书房闷闷地看书去了。

    林灵在书房里支著脑袋看著窗外碧蓝如洗的天空,再这样下去她真的要死了啊。自从那晚她来了月事,夏箫体贴的给她揉腰,很温柔的问她疼不疼,抱了她一整晚直到第二天早上他温热的手掌还贴在她的小腹上,就是从那天早上开始,她再看到夏箫整个人感觉都变了。她以前就知道夏箫长得好看还很会哄女孩子开心,可她不会因为这样就觉得他笑起来很帅,不会他一靠近自己就开始紧张,不会在他进入她的时候连心都变得柔软起来,她以前不是这样的。

    其实回想当年,最开始她虽然和夏箫发生了关系,但她心里本没有他,她只想著一年後离开皇然後和李逸扬在一起。後来很多事情就慢慢变了调,她开始享受夏箫带给她的鱼水之欢,再後来她受了伤,夏箫每晚都很温柔的给她上药,在她被噩梦魇住的时候把她叫醒,抱著她甜言蜜语的哄,大概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对夏箫从心理上变得难以抗拒起来。林灵叹了口气,事到如今又是这样吗因为在脆弱的时候被温柔的对待,自己那颗不够坚定的心就开始软弱了起来。林灵,你忘了当年他对你和李逸扬有多过分吗,如果是贞烈些的女子大概都会去自杀,你留在他身边已经是对生活的妥协和迫不得已,再对他心动到底又算什麽

    林灵无力的趴在书桌上,她也不想乱发脾气,她也知道这样子简直是不知好歹,可是谁来告诉她应该怎麽办现在夏箫也终於生气了,说不要什麽小事都拿来和他发作。可是夏箫,你不是说很喜欢我吗你不是总叫我宝贝吗那我说的话你为什麽会忘记,可见你也没有嘴上说的那麽喜欢我。我发发脾气你就烦了,以後又要怎麽样呢

    林灵想著想著就嘟起了小嘴,小雅端著托盘走进来的时候就见她一副气呼呼的表情趴在书桌上,不由得笑道,小姐,你这脾气真是越发见长了。

    林灵见是小雅,有些尴尬的挠挠头,眼睛看向一边。

    小雅把一碗白粥和几样小菜摆到桌上,喏,不放蒜的凉拌瓜片,小姐你快吃吧。

    林灵心里也知道自己今天太过小题大做,小雅又这样说话,她越发不好意思起来。

    小雅见林灵还是不肯吃饭,打量了她一眼,呦,我家小姐这是给我摆主子的款呢。

    林灵只得抬头笑道,小雅,你说什麽呀。

    快吃饭吧,饿著自己又是跟谁赌气。

    林灵只得把筷子拿了起来。

    小雅站在一旁看她吃东西,半晌还是忍不住开口道,小姐,七皇子对你算好的了,你又何必这样闹

    林灵叹了口气,小雅,你别再说我了,我心里也很烦的。

    夏箫晚上回府之前专门绕到西市买了一笼胡记蒸饺。他记得当年林灵过生日那晚他买了这家蒸饺带回去给她吃,小丫头却一个人在里喝的醉醺醺的,後来蒸饺也没吃成,不过那晚有些傻不愣登的小醉猫倒是让他怀念至今。

    林灵看著眼前微微冒著热气的纸袋,袋子的左下角印著两个沾著些许油星的黑字胡记。

    夏箫笑的有些讨好,我记得以前你说过爱吃这个,趁热吃吧。

    林灵看著那纸袋只觉心中酸酸涨涨的难受,她把身子扭到一侧,不肯说话。

    夏箫挨著她坐下,好声好气的哄,还生气哪,是我不好,我不该把你说的话忘了。以後宝贝儿你说什麽我都当圣旨一样记下来,好不好快吃吧,我买了这袋蒸饺以後就让马车赶得飞快的跑回来,你还不吃,马儿岂不是白跑这麽快了夏箫说著就用筷子夹起一只蒸饺送到林灵嘴边,你三年没吃过了,尝尝还是不是以前的味道。

    林灵扭著头躲,夏箫只是往她嘴边送,林灵一著急就挥手把那只蒸饺打落到了地上。蒸饺在地上滚了几滚,最後无辜的停在了门边。

    夏箫脸上有些挂不住,可他还没说什麽,林灵倒趴在桌上呜呜哭了起来。

    夏箫看著她,深深叹气,你到底要怎麽样

    林灵只是哭,她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想要怎麽样。

    夏箫看她哭的可怜,不想再留在这里惹她的眼泪,只得压下心中情绪,一言不发抬腿走了。

    林灵抹著眼泪看夏箫头也不回的走远,心中更觉委屈,一个人坐在屋里又生了好半天闷气。

    当晚睡前丫鬟端著何医师开的汤药进来服侍她喝药,林灵冷著小脸说不喝。

    丫鬟退下去没多久夏箫就过来了。他走到林灵身边,林灵哼了一声,转过身去不理他。

    夏箫开口道,把药喝了。

    林灵站起身来,喝不喝药是我的事,我不要你管

    夏箫看著她,林灵,你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林灵梗著脖子说,我说用不著你管我你不是一句话不说就走了吗,现在又过来干什麽

    夏箫强自忍耐著说,别的事我不管你,何医师说这药要天天喝才有效,你快把药喝了。

    林灵一拍桌子,我不喝我就不喝每天都要我吃那种很苦的丸药,还喝这麽苦的药水我本就很讨厌喝药,我今天就不喝了

    我让你吃

    我的兽人老公吧

    避孕的丸药还不是为你好我巴不得让你有个孩子好拴住你,可是你愿意还没成婚就大著肚子吗你上次来了月事疼的要死不活,我叫你喝汤药调理身体难道是在害你林灵,怎麽就有你这种不识抬举的人

    林灵的眼泪又不争气的冒了出来,就你会说话,就你有道理。我是不识抬举,谁让你求著我哄著我不许我走的

    夏箫气得口发闷,他咬著牙说,我不想跟你废话,快把药喝了

    林灵跺著脚说,我不喝我不喝我就是不喝

    夏箫端起桌上的药碗,仰头喝了一大口然後抬起林灵的下巴嘴对著嘴硬灌了进去,林灵想要说话却被浓浓的药汁呛的咳个不停,她咳得满脸泪水,药汁流的整个衣襟都是。夏箫黑著脸帮她拍著後背,等她顺过气来,他又是一口药灌了进来,到底把整整一碗药都灌完才算罢休。

    林灵捂著嘴巴一脸控诉的看著夏箫,肩膀哭得一抽一抽的。

    夏箫被她气的不轻,可看她那微微红肿的双眼,自己又没出息的开始心疼。他面无表情的看著林灵,等她的哭声稍稍止了一些,转身就朝门口走去。

    林灵见他又要走,一时气愤难当,拿著空药碗就朝他背上砸了过去。

    夏箫躲过药碗,不可置信的回头看她。

    药碗碎的清脆响亮,林灵看著地上的碎片,自己也呆住了,她怎麽会作出这种事简直如泼妇一般。

    夏箫冷冷说道,林灵,你就喜欢这样是吧你自己慢慢疯个够吧

    夏箫的脚刚踏上门槛,身後又响起林灵抽抽噎噎的声音,夏箫你要是走了,以後以後就再也别理我。

    夏箫的脚就再也迈不出去了,他叹了口气,扒扒头发转过身来,我的大小姐,你到底要怎麽样我好言好语的哄你你和我发脾气,我要走你又不让我走。

    林灵抹著眼泪说,夏箫,这一切都怪你。

    夏箫看著她,林灵,和我在一起你就那麽委屈吗

    林灵一怔,没有说话,原来夏箫一直以为自己这样是因为不愿意留在他身边。可她也不想想,夏箫就算再聪明,女孩子心里那些弯弯绕绕他怎麽可能明白。

    夏箫等不到林灵的回答,他沈默了一会儿又开口道,林灵,你再委屈我也不会放你走,你趁早死心吧。

    林灵低著头不说话。

    夏箫大步走过去抱起林灵往床上去,林灵挣扎道,你干吗呀,我不要

    夏箫哼了一声,你非要我留下来,留下来还能干吗。

    夏箫心中怒火未消,爱抚的动作稍嫌暴,林灵下体还未完全湿润,他就迫不及待的抬高林灵双腿热热的挤了进去。

    林灵哭的梨花带雨一般,夏箫,你你对我这样坏。

    夏箫在她温暖紧致的体内满满的厮磨著,终究还是忍不住俯下身子擦掉她眼角的泪痕,声音也不自觉的温柔下来,我就没见过你这麽会哭的女人,我对你又怎样坏了

    林灵抽著鼻子说,你这麽凶,一点都不温柔。

    夏箫叹息著低头一点点吻她的脸,那你为什麽就不对我温柔些

    夏箫的手来到林灵前细细的揉,林灵的小手却抵在他膛上又推又抓的不让他碰。

    夏箫大掌抓起林灵两手按在头顶,余下一手重重捏她双,身下不住挺动,不温柔你说我坏,温柔些你又拿乔著躲,林灵,你自己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麽

    林灵原是被夏箫侍弄惯了的,夏箫由著子了几十下,她也就渐渐润滑了起来。林灵心绪激荡,身体在夏箫手下抖的好像狂风中的一片花瓣,她小猫似的呜咽,夏箫,你不理我,你对我不好。

    夏箫掐著林灵的纤腰,昂扬的怒龙重重的贯穿著她的身体,我还不理你还对你不好你个没良心的丫头,就知道无理取闹。

    林灵的拳头一下下打在夏箫硬硬的膛上,我怎麽无理取闹了都是你的错,我为什麽不能发脾气我就是要发脾气,你不喜欢就别理我。

    夏箫被她这样紧致温柔的吸著,心下早就软了,他轻轻吻著她脸颊上的泪水,好,都是我的错,你是我的宝贝,我不会不理你。

    林灵的眼里还是汪著一滩水,很委屈的指责道,你刚才就不理我。你扭头就走,本不理我。

    夏箫叹息一声,抱紧她小小的身子,身下的动作越发缠绵,我的灵儿,你让我拿你怎麽办

    林灵的花心被夏箫硕大的头顶的又酥又麻,渐渐的喘不过气来,她紧紧搂著夏箫的腰,就像抱紧大海里唯一一浮木,她咬著他结实的肌,在被他携著卷入的狂风暴雨中低声抽泣道,夏箫,我讨厌你,我讨厌你。

    夏箫抱紧她又快又深的弄著,含著她的耳朵低低的说,我知道,宝贝,但是我爱你,我只爱你。

    夏箫的低喃穿过林灵的耳膜烙在她心上,林灵只觉心中滚热发烫,她闭上眼睛,晶莹的泪水顺著眼角不停的滑落下来。林灵被夏箫逼得退无可退,只能把身子打开些再打开些,由著他在她最深幽隐秘之处刻下自己的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