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答应(下 H)

天下无猫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夏箫的床够大,林灵可以横过来再竖过去的睡,只是纵然她已经横过来又竖过去,却还是睡不著。夏箫说的那些话哪是由得人拒绝的他真翻了脸去为难她师傅,她又能如何要不先答应了以後有机会再逃跑唉,师傅帮她那次已是极为巧妙的设计,她实在想不出下次还能如何更巧妙,骗得了夏箫一次,想骗他第二次那就难上加难了。就算我真死了,只怕到时也会像夏箫说的那样,他一怒之下不知会作出什麽事来。还是算了吧扬哥哥都成婚了,我离开不离开又能怎麽样。这三年我四处奔波、风餐露宿,虽然有自由是很好,可我本就不是能吃苦的人。只是终究不甘心哪,我才二十岁,难道一辈子就这样没指望了吗这麽心不甘情不愿的跟在夏箫身边,以後不会後悔吗林灵在床上翻来覆去,直到下半夜才朦胧睡去。

    第二日,夏箫早早醒了,一听人报说林小姐起了,赶忙走了过来。

    夏箫推门进来的时候林灵正对著房里那面立式铜镜梳头,他从後面走过来揽住林灵的腰,下巴搁在她肩上轻轻嗅她身上兰花一般淡淡的香气,想好了没有

    林灵微微侧头,停下发间的红漆木梳,想好了。

    夏箫看著铜镜里的林灵,等她的答案。

    林灵的声音清清亮亮的响起,我答应你,从今以後再不离开。

    夏箫盯著铜镜里那双清澈美丽的眼睛,林灵,你发誓,如果这辈子你再离开我,你关心的人全都不得好死。

    林灵心中一紧,却还是一字一句的说了出来,我林灵对天发誓,今生今生绝不离开夏箫,如违此言,我关心的人全都不得好死。停了一下又说,夏箫,如果有一天是你不要我了,那可不能算我违反誓言。

    夏箫放心的笑了,傻瓜,我怎麽会不要你,你是我的命。他说著就扳过林灵的脸缠缠绵绵的吻了上去。

    林灵推拒著夏箫凑近的俊脸,夏箫,你你昨天不是说以後都不逼我吗。

    夏箫笑道,怎麽,我现在是在逼你吗

    林灵红著脸说,那你说这叫什麽呢

    夏箫搂著林灵一边吻一边把她往床上带去,宝贝,不离开我当然包括要和我上床,这个不用单独说明吧

    不一时,两人的衣服就一件件落到了地上。林灵**著身子跪立在床上,夏箫在她身後紧紧贴著她白皙的後背,一只大手揪著她腿间娇嫩的小花蒂有节奏的扯弄著,一手抓著她的酥大力揉捏,他低头凑到林灵粉红的耳垂旁说,宝贝,你长大了,我一只手都抓不全了。

    林灵羞红著脸嘤咛了一声,缩著身子往夏箫怀里躲,夏箫的大掌却紧紧抓住她一双雪,叫她避无可避。

    夏箫低低的笑,害羞什麽大一些哥哥正喜欢呢。是不是你这三年想哥哥的时候就自己用力揉,然後揉大的啊,嗯

    林灵又羞又恼的转头看著夏箫,你胡说什麽谁揉了

    夏箫还是笑,轻轻一把将林灵推倒在床上。俯下身子握著林灵的腰抬高她的小屁股,小宝贝,你已经流水了。

    林灵的小脸埋在枕头里闷闷地发出声响,你都欺负我两天了,就不能让我歇歇吗

    夏箫盯著林灵诱人的小花心不在焉的说,昨天晚上你不是歇过了吗林灵两片漂亮的花瓣水光嫩滑的微微颤抖著,夏箫的手指受不住勾引的伸进那水汪汪的小洞里,抽了几下,牵出一银亮的黏丝。

    林灵胡乱扭著又白又翘的小屁股,我不要吗你昨天那麽欺负我,还给我下药,还把蜡烛放进去。你知道被人下药是什麽滋味吗大坏蛋

    那条牵在夏箫手指和林灵花之间的漂亮银丝被林灵晃断了,夏箫遗憾的看著自己闪著淡淡水光的手指,含到嘴里咽下那香甜的汁,没什麽诚意的说,好妹妹,是我的错。我以後再不敢了。

    你杀了人,难道说一句下次再不杀了就可以吗当然不行

    那你说怎麽办,下次换你给我下药行不行

    林灵似乎在认真考虑这件事的可行,她停顿了几秒锺没说话,然後才恍然大悟般把小脸从枕头上抬起来,你想的美你被下了药,倒霉的还不是我

    夏箫在林灵脸上吧嗒一声亲了个响的,丫头,你也有聪明的时候吗。

    林灵才要说话,夏箫两手抓住林灵乱动的小屁股,身下热乎乎的**就熟门熟路的顶了进去。

    林灵尖叫一声,气呼呼的瞪著夏箫。

    夏箫凑近了去咬林灵香嫩的雪腮,小傻瓜,瞪我干什麽,顶死你,顶死你

    林灵被夏箫这样抵著花心顶了几下,只能浑身酥软的倒在枕上,眯著眼睛猫咪一样的娇哼,哼了一会儿却又想起什麽似的睁开水汪汪的眼睛,微微喘息著道,那你算答应我了,以後都不许为难我师傅。

    夏箫嬉皮笑脸地说,你说一句二哥哥我这三年每天晚上都想死你了,我便答应你。

    林灵小脸一沈,夏箫,你之前说什麽不逼我,不伤害我身边的人,原来全是骗我的她扭著身子想要躲开夏箫的钳制。

    林灵一动,夏箫的差点没滑出那温热的甬道,他忙用大掌攥紧了林灵的细腰不让她再动,叹道,小丫头怎麽这麽不识情趣好了好了,是你二哥哥这三年每晚都想死你了还不行吗。乖乖的,别动。

    林灵不高兴的揪著床单,我知道你不过把我当成你的一个布娃娃,高兴了就抱在怀里哄一哄,不高兴了就扔到地上踩两脚。说什麽以後有事都跟我商量,还不是每次都强迫我,你倒说说你哪件事和我商量了大骗子林灵说著说著自己觉得委屈起来,嘟著小嘴眼眶就红了。

    夏箫一看她这幅样子,心里早就软了,忙柔声哄道,宝贝,别哭啊,我真没骗你。以後你要什麽我都给你,你说什麽我都答应,好不好

    林灵侧过头娇滴滴的瞅著他,真的

    夏箫的正被林灵的小又润又滑伺候的舒服,值此眼热心软之际他什麽答应不出,真的,宝贝,你要我的心我都愿意挖出来给你。

    倒贴ok?最新章节

    那我要你现在出去我累了,我今晚不要,你不依我便是骗我~

    夏箫笑著搂紧林灵,身下打桩似的一下下重重凿著林灵甜甜软软的小,可是你的小缠得这麽紧,哥哥怎麽出去呀宝贝,别的事我们都好商量,这一件你得听我的。我为了你可整整当了三年半的和尚,你知道那是什麽滋味吗。其他事就算了,这事你必须好好补偿我才行。夏箫说著再不顾林灵的抗议,由著子弄起来。林灵强著强著就没了力气,最後还是化成一滩水由著夏箫揉圆捏扁去了。

    **初散,夏箫身心俱畅的把林灵搂在怀里,轻抚她洁白如雪的脊背。林灵软软躺在夏箫怀里,丰盈的酥随著她细细的呼吸一下下蹭著夏箫古铜色的光滑膛。

    这样躺了一会儿,林灵就快要睡著了,夏箫轻轻拍了拍她的脸,别睡了。刚起来又睡,晚上再走了困。

    林灵不舒服的睁开眼睛看著夏箫,到底是谁害她刚起来又睡著的啊她搂著夏箫的腰抬头看著他,小脸红扑扑的十分可爱,你到底答不答应我以後不为难我师傅了

    夏箫的手指来到林灵软软的小尖上轻轻捏著,我答应你,只要他再不打主意带你走,我以後就不为难他。你那师傅也不知是不是怕我追究,去年就离开皇城了。

    林灵惊异的问,去年什麽时候我师傅为什麽离开皇城

    去年夏天,他孙女一嫁人他就走了。至於为什麽我就不知道了。

    林灵一双美目瞪得溜圆,顾小米她嫁人了她嫁给谁了你别跟我说是程浩然,我没办法想象。

    夏箫看林灵一脸激动,好笑的捏了捏她的脸蛋,哪个女孩子长大了不嫁人至於惊讶成这样吗

    哎呀,你快说啊,她嫁给谁了

    就是江家武馆的少爷,我记得名字叫江磊。你和他们不是很熟吗

    林灵嘴巴张的能塞进一个鸭蛋,顾小米嫁给江磊天哪怎麽可能天盛武馆还不得叫他们俩拆了

    夏箫道,男女之间的事,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别人怎麽看得清楚。

    林灵手臂支在夏箫膛上,双手托著下巴想的入神,想一想又笑一笑。

    夏箫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傻丫头,想什麽呢

    我在想人生的际遇真是奇妙。早几年我要是告诉小米她会嫁给江磊,她肯定打死也不信。有机会我可要好好问问他们俩,怎麽就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了。

    夏箫看林灵一副调皮的样子,笑道,灵儿,我说过我不会把你强留在府里,他们都是你的朋友,你要是想见他们,随时可以,只是出去了要记得回来。

    林灵听了这话兴奋之情却不由得减了,她是很想见他们,可是见了他们也就代表著要见李逸扬,还是.算了吧。

    林灵躺倒在夏箫怀里,闷闷的说,我暂时不想出去。想了一会儿又说,夏箫,你不去找我师傅麻烦,其实是因为你找不到他吧

    夏箫拍了林灵的脑袋一下,小没良心的,我七少真想找人,天涯海角也找得出来。

    林灵哼了一声,好吧,我姑且信你。那你知道程浩然现在怎麽样了吗他继承他爹的医馆没有

    他两年前就走了。

    他去哪了

    我不知道。

    林灵心想程浩然武功那麽好,子也骄傲不群,多半是孤身闯荡江湖去了。他若真去闯荡江湖,想必比她强上许多,可这三年里他们怎麽就没在哪里遇上过呢虽然他俩以前总是不对盘,林灵现在回想起来却很怀念以前那些打打闹闹的时光。三年,什麽都变了,扬哥哥娶妻了,顾小米和江磊成婚了,程浩然走的不知所踪,她这些曾经年少的夥伴们现在都各自长大,各有各的生活了,只有她,面对未来还是一片茫然。想到这里,林灵深深叹了口气。

    夏箫对林灵的态度不甚满意,你又叹什麽气林灵我发现你不仅放不下你的扬哥哥,连那个程浩然你都惦记著。

    林灵不高兴的捶了夏箫口一拳,你胡说什麽,你这人思想就是太复杂

    夏箫哼了一声,掐了掐林灵嫩嫩的小尖。

    林灵拍开夏箫的大掌,讨厌死了,你这随时发情的大色魔

    夏箫突然问道,林灵,我送你的镯子呢

    林灵没好气的说,当了

    夏箫脸色不愉,那可是我惟一送过你的生日礼物。

    林灵不以为然的说,拜托,七少,我师傅他也不是有钱人,当年他给我的那些银子没多久我就用光了。到了外面我才知道自己要手艺没手艺要力气没力气,去酒楼当小二我都累得吃不消,身上也只有那只玉镯还值钱,不当了它你叫我喝西北风啊

    你当了多少钱

    三千两,那镯子挺值钱的。

    那是我花一万两买来的。

    老板居然骗我,他说这镯子就算是全新的也只值五千两。

    林灵,这三年你是不是吃了很多苦

    林灵想了想说,也没有啦,不过肯定不如在家里过的舒服。

    夏箫沈默的把她搂进怀里。那你当年为什麽就非要离开我,你过得辛苦,我过得更辛苦。

    林灵也突然想起一事,抬头问道,夏箫,那天晚上你怎麽会在我房里吓死我了。

    夏箫淡淡的说,你父母离开皇城以後,我就把你家买了下来。我以为你死了的头一年几乎天天睡不著觉,躺在你房里心里倒还好受些,後来就养成在你那儿过夜的习惯了。

    林灵心中一怔,她知道夏箫喜欢她,可不知道原来竟是这样的喜欢,她都死了三年,他却还留在她房里过夜.虽然很多事情他都太过分,对她却是千真万确的好。林灵心中有些感动,嘴上只好故意掩饰著说,夏箫,我就那麽好吗让你这麽念念不忘

    夏箫搂紧她,你好什麽,又拗又笨,你不过是我上辈子欠的债罢了。我若还不清,还得带到下辈子去。

    林灵被夏箫抱的呼吸一滞,竟是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