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佳期梦断(H 虐)

天下无猫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林灵跟著小雅往屋里走,只见十几个身姿笔挺的带刀侍卫在待客大厅里站了两排,一个穿著浅灰色太监服的老人坐在左首那张磐花高椅上,右边的椅子空著,林老爷只在一旁站立相陪。

    林灵见这阵仗心中惊疑不定,在门口停下了脚步。

    老人看见林灵,开口问道,是林灵姑娘回来了吗声音又尖又细,确是太监无疑。

    林灵点头,是我。

    老太监从椅子上站起来,双手捧一卷明黄色卷轴,大夏国明帝有召,民女林灵接旨

    林灵不明所以的跪下来,大厅里的人也全都鸦雀无声的跪了一地。

    太监清了清嗓子,打开卷轴,高声宣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民女林灵於明德三十二年神旨选为摩诃天女。在中一年虔心为民祈福,佑我大夏国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实为社稷有功之人;朕一年内体察其形容举止,亦为有德之女,堪配良好姻缘。今亲赐民女林灵与七皇子夏箫为妻,择吉日完婚。钦此

    老太监宣旨完毕,众人叩头,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林灵整个人呆在原地,五雷轰顶一般。

    老太监见林灵动也不动的跪在那里,说道,林姑娘,领旨谢恩哪。

    林灵抬起头,我要见皇上。

    老太监大出意外,只得清咳一声,装作没听见。

    林灵梗著脖子说,我要见皇上,我不嫁给夏箫

    老太监又清了清嗓子,继续装作没听见。此女是未来的七皇子妃,不好得罪的。

    林老爷忙跪著向前挪了两步,草民叩谢吾皇为小女赐婚言毕低头把双手举高,老太监顺势把圣旨放到林老爷手中,领著两排侍卫队走出了大厅。

    林灵站起来,这位公公,你带我去见皇上

    林老爷一把拽住林灵,喝到,胡闹你这孩子不分轻重

    林灵著急的说,爹爹,你别拦著我,我都答应嫁给扬哥哥了。皇上又没有问过我,他凭什麽说赐婚就赐婚

    林老爷如何不知自己的女儿和李逸扬从小交好,这次从里回来两人更是亲密无间。他本也是乐见其成,谁知道会横生枝节,当下也只能拦住林灵不许她往外追。

    林灵眼看那名太监领著侍卫队走了,心知就算追出去也不可能见到皇上,只得失魂落魄的站在原地。

    林老爷见女儿这样自然是心疼,拍著她的肩膀说,灵儿,你先别著急。你好好说,皇上怎麽会给你赐婚

    林夫人从内室走出来,一脸担忧的问,七皇子是个什麽样的人灵儿,你是在里认识七皇子的吗

    林灵挣开父母,向外面跑去。

    林老爷喊道,灵儿,你去哪

    我去七皇子府,我要找夏箫问清楚

    此时天色已晚,林灵跑到主街上才见到一辆拉客的马车,连忙招停道,送我到七皇子府

    车夫开动马车道,小姑娘,这麽晚了你去七皇子府干什麽

    林灵也不答他,心中一片混乱。她隐隐知道就算自己再找夏箫问什麽,恐怕都是大局已定,可她就是没办法接受,刚才李逸扬还背著她回家,怎麽这一会儿功夫天地就都变了。

    马车停下来,这位小姐,七皇子府到了。

    林灵付钱下车,面前就是门阶高立气势宏伟的七皇子府。

    林灵走向门口把守的侍卫,我要见七皇子。

    那守卫看了看林灵,你是林姑娘

    是。

    守卫推开大门,恭请的她进去,林灵进了门很快就有另一名侍卫带著她往里走。

    七皇子府中楼阁美殿宇辉煌,自有一番皇家气度。林灵也无心细看,侍卫带著她穿过两间厅堂,然後把她领到一扇乌木双门前面,林姑娘,请进。

    林灵推开房门。

    夏箫坐在桌边,一手抚著下巴,一手搁在桌上默默转著茶杯,看样子就像在等她过来。

    侍卫从外面把门关上。

    林灵走到夏箫身前,夏箫,你为什麽要这样你答应过我,一年之後我想走的话你不会强留,没想到你是这样言而无信的人

    夏箫不以为然的看著林灵,言而无信怎麽了,林灵你怎麽这麽天真

    我告诉你,我们之间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我们之间是什麽结果,我说了算。

    我真的不爱你,你娶了我也不会开心。我知道你们皇子的亲事非同一般,你何必非要这样就算是赌气,代价也太大了,婚姻是一辈子的事啊。夏箫,你冷静一点,你去跟你父皇说你不想娶我,让他收回成命吧,现在还来得及。

    夏箫冷哼一声,你来找我就是想说这些话也亏你想得出,我没见过哪朝皇帝下了旨还有收回去的。林灵,你乖乖认命吧,当七皇子妃还辱没了你不成

    真的没有转回的余地了

    没有。

    林灵摇头道,夏箫,无论如何我是不会嫁给你的。

    夏箫喝了口茶,我还真想不出你有什麽办法能不嫁给我。

    林灵看著夏箫,目光冰冷坚决,我宁可死。

    林灵的目光惹恼了夏箫,他站起来捏著林灵的下巴一字一句的说,好啊,林灵,你去死啊违抗圣旨你就等著株连九族吧,别说你父母,恐怕连你家的下人都得给你一起陪葬。

    林灵甩开夏箫的手指,夏箫,你就只会强迫我,我告诉你,我不可能一生都这样被你控说完转身就往外走。

    夏箫抓住林灵手腕,我说了让你走吗说著朝外面喊道,李顺过来。

    有脚步声停到门口,恭敬应道,七皇子。

    夏箫又坐回到椅子上,你去林姑娘家报个信,说今天太晚了,林姑娘就在七皇子府暂住一宿,明天我会亲自把她送回去,请林伯父林伯母放心。就这些,记住了吗

    小的记住了。

    林灵开口道,我不

    夏箫一把揽著林灵的腰让她坐到自己腿上,大掌捂住林灵想要说话的嘴,接著对李顺说,见了林老爷态度恭敬些。

    小的明白。

    那你去吧。

    外面的脚步声走远了。

    夏箫放开捂住林灵嘴巴的手,搂著她纤腰的手掌却是不放。一个多月没抱过她,天知道他有多想念她身上甜甜的味道。

    林灵回头看著夏箫,为什麽不让我回去

    夏箫的嘴角扯出一个微微向上的弧度,你说为什麽他的气息喷在林灵脸上,离得这样近,林灵都能闻到他身上那股淡淡的麝香味道。

    林灵用力掰开夏箫扣在她腰上的手指,朝门口跑去。夏箫也站起身大步走过去,林灵的手指刚触到门板,夏箫就把她推到雕花木门上,整个身体也从後面压上来,大手伸到前面去解她的腰带。

    林灵尖叫著挣扎,夏箫你别碰我,我讨厌你碰我

    林灵的话让夏箫的动作更强硬了,很快她的罗裙和亵裤都落到了脚腕处,露出两条光滑细嫩的**。夏箫也解开自己的裤带,掏出狰狞的**,两手抓住林灵的细腰抬起她挺翘的小屁股。林灵感受到身後炙人的温度,挣扎的更为激烈,夏箫,你别碰我,别碰我啊夏箫恶狠狠地捅了进来,干涩的甬道撕裂般的痛楚,然後就是火热的穿透和饱胀感,林灵的脸贴在雕花木格上,眼泪绝望的涌了出来。

    夏箫在身後隐忍的哼了一声。这让他日思夜想的小还是那麽紧致幼嫩,林灵细致的甬道仿佛丝绒般包裹著他巨大的**,紧的就像是第二层皮肤一般。夏箫随著林灵的呼吸感受著她身体里面的起伏颤动潮湿温热,心中有如火烧,他掰过林灵的脸狠狠吻下去。只要能拥有她,什麽都是值得的,为她在凌霄殿跪了五天五夜最後还得连他娘都搬出来求情,父皇才终是答应了他的请

    倒贴ok?txt下载

    求。虽然父皇离开之前说我对你失望透顶,可那又怎麽样如果不能拥有她,其他的一切还有什麽意义。

    夏箫撬开林灵的牙关,在她口腔里凶狠的捣弄著,下身也不顾她的痛楚同样猛烈的抽起来。

    林灵的泪水顺著脸颊流下来,流到夏箫嘴里,又苦又涩。

    夏箫放开林灵的嘴,盯著她饱含委屈的双眼,就会哭长得又不漂亮,偏偏就是会流著眼泪勾引人,你以为你哭了我就会心疼吗说著重重的顶了一下,看著林灵的小脸痛苦的皱成一团,夏箫不耐烦的说,要是有水的话你还是下面多流一些吧,我以前在床上总是太惯著你,以後你就别指望了

    夏箫把林灵的脸再次按到门板上,下身毫不留情的大力抽著。

    林灵被夏箫这样强硬的了几下就双腿发软的支撑不住身体,倚著门板一点点滑下来。

    林灵个子比夏箫矮不少,夏箫这样把她推在门板上做本来也不太方便,见她越来越往下滑,索一把按在地上,只掐著她的细腰让她白嫩的小屁股高高翘著,自己跪在地上又从後面了进去。

    这个体位进的很深,夏箫的头直接捅到了林灵的花心上,可是没有蜜的滋润,林灵只觉花心处的嫩被夏箫顶的直抽搐,整个小也抑制不住的紧紧收缩。

    夏箫低低的骂了一声,身下费力的进拔出,娇嫩的花再这样强下去恐怕要被撕裂,可这臭丫头今天怎麽都不肯湿,夏箫心中急躁,凶狠地骂道,小婊子,你不愿意我干你是不是不就是今天下午李逸扬带你坐了艘小破船吗,你就想为他守贞了会不会晚了点啊,小贱货,你自己数不数的过来被我干过多少次了

    林灵的脸被夏箫按在地上,满脸的尘土气息。夏箫何曾这样恶劣的对待过她,他在事上虽算不上温柔,但也总要逗弄的她春水荡漾了才肯使力,现在林灵的小早已肿了,那大的**一进一出的摩擦只让她疼痛难当。林灵又觉这样被夏箫按在地上未免太过低贱,再也忍不住悲悲切切的呜咽出声。

    夏箫被她哭的心烦意乱,你就会扫我的兴说著把林灵抱起来平放在茶桌上,将她两条白嫩的大腿架在自己肩上,看她狼狈不堪的小脸上又是灰尘又是泪痕,兀自抽噎个不停,心里就没出息的软了下来。箫把手指伸到花口刚算抚慰一下,林灵却抓起手边的一个茶杯朝夏箫脸上砸了过去。

    夏箫闪身躲过,茶杯砸到墙上一声清脆的响声,碎成几块落在地上。

    夏箫怒道,你回去那小白脸身边才几天,就和我这样林灵你以为我就是不敢把你怎麽样是不是说著拿起桌上的茶壶抵到林灵的小口,茶壶里装的是滚烫的热水,夏箫把细细的壶嘴进林灵的口,林灵被瓷器上传过来的滚烫温度吓的浑身僵硬,睁大眼睛看著夏箫。

    夏箫说,林灵,你信不信我把里面的水都倒进去你别打量我还会像以前那麽如珠似宝的待你,你以後就是我手心里的一个玩物,你乖乖的也就罢了,要是不听话我有的是办法让你生不如死

    林灵看著夏箫,记忆猛然回到那晚夏越分开她双腿把鞭子狠狠抽下去的那一刻。她恐惧的摇著头,身体剧烈的挣扎起来。她这样突然的乱动,壶嘴里的开水不慎就晃进去一些。林灵啊的一声痛叫,夏箫连忙松手,水壶落在地上,夏箫闪身躲开热水,急忙问道,真烫到了

    林灵坐起身来,放声大哭,夏箫,我恨你你这样欺负我,你杀了我吧。

    夏箫分开林灵双腿,伸进一手了口处的花壁,虽然有些肿,但也不是因为烫的,又见林灵虽然一直哭但也没喊疼,想来应该是只洒进去一点水,没什麽大碍。

    夏箫这才放心,叹了口气,收回手指坐在椅子上,看著自己仍然高挺的龙,心想真不顺利又看著林灵抱著双腿坐在桌子上把脸埋在膝盖上哭的凄惨,身体白莹莹的像只小绵羊一般,瘦弱的肩膀哭的一抖一抖的。夏箫心里又爱又恨,小丫头,你就不能顺著我一些我都已经说了这是圣旨不可能更改,你还说死都不嫁给我,难道我不会生气吗

    门外突然传来嘈杂的人声和刀剑碰撞的声音。

    有人大声喊道,夏箫,你出来

    林灵猛地抬起头,是李逸扬来了

    夏箫见林灵又是一脸紧张的模样,冷笑道,来的还真快啊。

    林灵从方桌上跳下来,捡起地上的罗裙就要穿上。

    夏箫一把夺过林灵手里的罗裙,一撕两半扔在地上。

    林灵看著夏箫,眼中是掩饰不住的痛恨,夏箫,我真的特别恨你,你知道吗

    夏箫脸色冰冷,一把抓住林灵後颈把她按在桌子上,凶狠巨大的阳物又硬硬的从她身後捅了进去,林灵,你再说一句试试

    林灵不停的挣扎著,花比刚才还要干涩僵硬。林灵以为夏箫之前已经很不留情了,现在才知道原来他可以更不留情,那坚硬似铁的东西每进出一下都像要磨掉她一层皮似的凶狠。

    林灵咬著嘴唇不肯喊痛,外面刀剑声不断,李逸扬的声音里夹杂著焦躁与怒气,夏箫你给我滚出来,当什麽缩头乌啊

    林灵听李逸扬的声音似是受伤了,慌张的想要抬起头来,夏箫却硬是按住她的脖子不许她起来,自己俯下身来,凑在她耳边说,灵儿,觉不觉的这一幕很眼熟

    林灵哭著说,你别让他们打了,你让李逸扬走吧。外面显然是有很多人,那麽多人围攻李逸扬一个,他现在究竟怎麽样了

    夏箫继续说,你的心上人在外面和人动手,你却在屋里被我上,是不是很像暖香阁里的那一幕,嗯

    林灵还是哭,不说话。

    夏箫的声音温柔悦耳,说出来的话却像恶魔一般,你说我现在就让他进来,让他好好看看他想娶回家的宝贝灵儿到底是个什麽样的女人好不好

    林灵侧过头看他,夏箫的眼神坚忍狠绝,他说这话是当真的

    林灵颤抖著说,不要夏箫,我求你,不要你给我留些颜面吧。

    夏箫玄黑的瞳仁冷冷的盯著她,你求我你上次在暖香阁里就求我,结果怎麽样,我放过你,你还不是去他身边。

    林灵哭道,事到如今,我已经不能再和李逸扬在一起了。夏箫,你就放他走吧。

    夏箫哼了一声,你是没机会和他在一起了,只是外面那个小白脸总不死心,总以为你有多冰清玉洁,总以为你有多爱他,还是让他亲眼见见你这副模样,他才不做梦了

    夏箫身下又开始耸动起来,一下下的重重进林灵紧的让他有些发痛的甬道里,两手支在桌边抬起身来,大声向外面喊道,都给我停手

    外面很快静了下来。

    李逸扬的声音喘息著响起,夏箫,我告诉你,林灵是我的

    夏箫放声大笑,李公子,请进来说话。

    林灵从桌上探起身来,不要

    夏箫把她狠狠按回到桌面上。

    门砰的一声被李逸扬从外面踹开。

    林灵被夏箫按在正对著门口的方桌上,上身的衣服虽还整齐,後面的腰迹处却显露出一丝雪白的肌肤,夏箫抵在她身後,不紧不慢的抽著,每一下两个睾丸碰到林灵嫩滑的小屁股都会发出一声暧昧的碰撞声,夏箫脸上的笑容挑衅而邪恶,嘲弄的看著李逸扬。李逸扬看向林灵,只见她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泪水,目光颤抖游移,见自己看向她,她不肯对视的闭上眼睛,晶莹的泪珠顺著她光滑白嫩的脸庞滑下来,啪嗒一声落在他的心上,硬生生的烫出个大洞来。

    李逸扬只觉眼前发黑,一手用力抓著长剑支在地上,却还是支撑不住的半跪了下来,喉头腥甜的一口血喷到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