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小木屋(下 H)

天下无猫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夏箫低低的笑,张嘴含住林灵大半个房,尖利的牙齿野兽一样啃著娇嫩的,把白腻的双弄得满是红痕。夏箫的大舌头来回拨弄著充血发红的小头,一只大掌攥住另一只椒,毫不怜惜的变著形状挤压,林灵又是痛又是舒服,指甲用力抓著夏箫肌虬结的肩膀,难耐的划出道道红痕。

    夏箫偏又在这个时候下身重重顶进去,林灵只觉身体像被利刃劈开一般,尖叫著抱紧夏箫的脑袋,小热情如火的吸允起来。

    夏箫挣开她的胳膊抬起头,两手撑在林灵脸侧,下身浅浅抽出再重重顶进。林灵随著他进出的动作一下下的急促喘息,她在泪眼朦胧中看著夏箫英俊深邃的脸庞只觉如天神般高贵到让人想要膜拜,忍不住颤抖著伸出手抚他的脸。

    夏箫吻她在他脸上索的手指,又低下头舔她脸上的泪痕,低喃著问,小丫头,又爱哭又爱夹人,这都是什麽坏毛病

    林灵搂著夏箫的脖子侧过脸在他的脸颊脖颈处没有章法的乱吻,呼吸急促的像小动物一般,凑在他耳畔喘息著说,好哥哥,深一点呀。

    夏箫持著身下利器一点点划开林灵的身体,推到最里面,硕大的头抵住林灵的花心紧贴著热热的摩擦。林灵的手指无意识的抠著夏箫肩膀上硬硬的肌,呜咽呻吟。

    夏箫在林灵的花心上轻轻的撞,甬道紧滑腻人,温度热的几乎要把他化掉,花心如婴儿吸般吸允著他的马眼。夏箫兽渐重,撞的越来越用力,那细嫩的小花蕊几乎把守不住娇弱的子。夏箫使著蛮力往里撞,头一下下的深陷到小花蕊中。

    林灵身体最深处又痛又麻,这才觉得不妥,颤抖著叫,夏箫,不要啊。

    夏箫恍若未闻,眼睛猩红,身下的力道一点不减。林灵只好两腿紧紧盘上夏箫劲瘦的腰,双手搭在他肩上,双手捧著夏箫的脸,可怜兮兮的说,好哥哥,我疼,会坏掉的呀。

    夏箫这才神志清明些,深吸了口气紧握著林灵的细腰从被他强力捅开的花蕊里退了出来。

    林灵瘫软在虎皮椅上,双手还是搂著夏箫的脖子,好哥哥,你刚才怎麽那麽凶。

    夏箫见林灵满头是汗,也不知是疼的还是吓的,心中懊悔太过莽撞,低头亲吻她的小脸,动作温柔的在她的甬道里小幅抽送起来。

    林灵光滑的小腿轻轻摩挲著夏箫的後背,水蒙蒙的大眼睛娇媚又清纯,含情默默的瞅著夏箫。夏箫被她看的情动,伸出两手指撬开她细细的牙齿伸进去和身下的一个频率抽,吸著气说,小妖你就恨不得把我的魂勾出来。真把我撩起来了,你又怕。你说你这丫头是不是太坏嗯

    林灵小脸绯红,小舌头鱼儿一般在他指间溜来溜去。夏箫只觉自己的战枪虽已施展了半天,反倒越来越壮,丝毫不见要泄气的意思,就只想满满的占著她、重重的著她,恨不得把她整个吞到肚子里才算痛快。

    刚才还想著要温柔些,这会儿动作又不自觉重了起来。林灵今天兴致也是好,又喝了些酒,虽然被瓶子弄得泄了一次身,到底也没舒服到,心里始终猫抓一样。她刚才还觉得害怕,这会儿却又抛在脑後,两腿热情的缠著夏箫的腰,小紧驰有度的咬著夏箫的**,热情的摆动著小屁股迎合夏箫的动作。

    林灵虽然每每在床上被夏箫弄的难以自持,却鲜少如此配合。夏箫把沾满林灵口中津的两指从她小嘴里拿出来,丫头,今天是怎麽了

    林灵只嗯嗯啊啊的喊好哥哥。

    夏箫身下动作不停,脑袋里却转了一圈,开口问道,小妖,你是想著一年之期快到了,以後哥哥的没得给你吃了,你舍不得

    林灵两手捂住夏箫的嘴,你再胡说我不理你了。

    夏箫张嘴咬她白嫩的手指,她也不怕,还学著夏箫的样子把手指伸到他嘴里抽送。

    夏箫实在是喜欢,把林灵抱坐起来,两腿架在自己肩膀上,脸对著脸的弄她。

    林灵搂著夏箫的脖子,小脸贴上去听他脖颈上的脉动声,身下充实的发胀。这个男人,完全主宰了她的一切感官。

    夏箫狠狠的顶她,在她耳边咬牙切齿的说,小丫头,这时候乖的什麽样子,下了床就说要走、

    倒贴ok?全文阅读

    要离开,说不喜欢我。狠心的丫头,有时候真想把你弄坏了算了,看你还能去哪儿去说著又重重顶了一下花心。

    林灵不知是痛苦还是愉悦的呻吟了一声,不甚清醒的看著夏箫,凑过娇豔的红唇讨好的吻他的嘴。

    夏箫却扶著她的肩膀把她推开,身下一下重似一下的用力摩擦到两人都疼痛的地步。

    林灵只依仗著夏箫两手抓住她肩膀才没有瘫倒,小脑袋软软的歪到一边,一头青丝披的两人身上都是。身下被摩擦的好痛,可也好舒服夏箫的速度又快了,林灵只觉下体已然烧了起来,不由得眼睛发热,一滴眼泪啪的一声落在夏箫结实的胳膊上,身下又是大股的花蜜喷出,**来得快意无比,她狠狠缠住夏箫的龙,舒服的几欲死去。

    夏箫下死力的狠命弄,臭丫头,终於爽到了还要离开我说,你离不离开身下重重的一撞,头再次进花心里。

    林灵泪如雨下,抽噎著说,我不离开,不离开

    夏箫身下一停,双手在林灵肩头捏出深深地红印,林灵,你再说一次

    林灵抬起头,泪眼迷蒙的看著夏箫,我说不离开,永远都不离开你。

    夏箫神色吓人的一字一句的说,林灵,是你说不离开我的。如果你还是要离开,我会杀了你说著一口咬住林灵肩头,身下重重耸动起来。

    夏箫这一口咬的有些狠,林灵像被野兽咬住颈项的小动物一般哀鸣著扬起头,可是,又有哪只小动物会像她这样享受死亡的快感

    事毕。林灵侧躺在床上,夏箫用胳膊支著脑袋靠在她身後,大掌轻抚她肩上深到渗血的牙印。

    林灵肩头一颤。

    夏箫连忙把手拿下来,搂住她的腰,手指在她圆润的肚脐上温柔的画著圆圈,宝贝儿,咬疼你了

    看著林灵白玉无瑕的肩膀上有个牙印夏箫还真有些心疼,可他私心里又一直想在林灵身上留个印记。究竟明天回去是上药还是不上药真是纠结。

    林灵皱眉,你怎麽跟野兽似的。

    夏箫哈哈大笑,那你不也是个小野兽,看把我後背挠的,肯定全是红道。

    我挠你你就这麽重的咬我我要睡觉了,你别动我。林灵拍开夏箫在她肚脐上画圈的手指,愤愤的闭上眼睛。林灵此刻的心情糟糕而沮丧,她居然会答应夏箫不离开,而且在那一刻,她是真的不想离开。事情变成这样,她不只是愧对李逸扬,也愧对她自己。

    夏箫笑著转向林灵娇俏可爱的部继续揉捏,宝贝儿,别生气,下次我给你咬,好不好我知道你不喜欢里,知道你想家,再有十几天你就能回去了。你想和你的朋友在一起,我就经常出陪你。你愿意的话就去七皇子府住,不愿意的话就住在自己家里。想我了就来找我,或者我去找你也行,好不好

    林灵一把拽开夏箫在她口揉捏的大掌,冷冷说道,出以後,我自然是回我家,到时候你我再不相干林灵说完这话,立刻感到身後升起了一股冰冷的寒意。她咬了咬嘴唇,一动不动。

    夏箫一把拽起林灵,脸若寒冰,林灵,刚才你答应过我什麽

    林灵梗著脖子,我忘了。

    夏箫怒极反笑,你忘了你忘了林灵,你算是个什麽东西口口声声说爱著李逸扬,看看你在床上发浪发贱的样子,真该让你的扬哥哥好好见识一下被爽了就像条小母狗一样撅著屁股什麽都肯干,下了床就装的三贞九烈。贱女人我见得多了,你这个贱法倒是独一份。成天说什麽爱不爱的,你爱李逸扬怎麽可能在床上被我玩的要死要活,真是恶心你这种女人当婊子男人都会嫌弃,我夏箫对你再没兴趣了

    林灵早被夏箫骂红了眼眶,这会儿只呆愣愣的看他,什麽话也说不出来。

    夏箫拿了衣服下床,怒气冲冲的一边往门口走一边穿衣服,然後重重踹开门,扬长而去。

    凛冽的寒风猛地灌进刚才还一室春情的小木屋,林灵瑟缩的抱住自己的身体,只觉遍体冰冷心寒彻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