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甜蜜蜜(H)

天下无猫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林灵和夏箫一回去就有下人把粽子备了上来。林灵打开笼屉看见里面整整齐齐的码了二十多个粽子,说道,这麽多,都什麽馅的

    夏箫说,我也不知道,你打开看看。

    林灵用两指头小心的夹起一个热气腾腾的粽子,用另外一手剥开粽子上缠的红线。

    夏箫问她,怎麽这麽剥粽子

    很烫啊。

    我来。

    不要,自己剥出来吃的才香。

    林灵好容易剥开一个,用筷子戳了戳里面的馅,哎蜜枣的,我不喜欢,给你吃。说著把它丢到夏箫碗里,又找另一个下手。花生豆馅的,嗯,我还是不喜欢,也给你吃。说完又扔到夏箫碗里。夏箫只由著她胡闹,拿起筷子夹了一口碗里的粽子,味道还行,你尝尝

    我不要,我要先吃个的。

    怎麽不早说你喜欢吃粽,我叫他们专门准备些。

    不用,我就不信这些粽子全拆了都没一个的,包粽子的人也太没品位了。哈排骨的,我还没吃过排骨粽子呢。林灵也不拿筷子,用手指捏著粽子就往嘴里送,吐出一小块骨头後赞叹道,很不错,蒸的烂烂的,连骨头都酥了,味道全进到糯米里了,不错不错。

    夏箫用手指挑起林灵嘴角的一粒糯米放到自己嘴里,我怎麽没尝出排骨味。

    单吃一粒米当然吃不出。你别著急,等我再剥到一个排骨的就给你吃。

    猫咪闻到食物的味道也喵喵的叫著走进来。林灵把夏箫碗里的蜜枣粽子捡给它吃,咪咪闻了闻味道,不感兴趣的走开了。

    林灵说,咪咪,原来你和我一样喜欢吃粽子哦。

    夏箫道,猫怎麽可能喜欢吃糯米,你这丫头有时候说话都不过脑子。

    林灵不以为然地说,我是不过脑子,哪像你们这些皇家子弟一个比一个心思诡异,我这样的笨人真是招架不住。

    夏箫以为林灵是指今天晚宴上颂琪为难她的事,也就不再往下说,他哪里会想到还有夏越这一出戏。

    两人吃完粽子,林灵抻了个懒腰,已经亥时了吧吃这麽饱不好马上睡觉的。

    夏箫正低头洗手,听言笑道,那就做点什麽再睡可好

    做什麽

    夏箫还是看著她笑。

    林灵脸上一红,天晚了,你回去吧。

    没良心的丫头,病的时候我天天照顾你,现在好了就撵我走。夏箫擦干手过来一把抱起林灵往床上去,低头咬了咬她的小嘴,又撅嘴

    林灵把脸埋在夏箫怀里甕声甕气的说,会疼啊~

    夏箫也是无奈,两人虽已做过几次,但每次进去林灵都说疼。夏箫只得劝慰道,乖,今天我轻一些,不会疼。

    林灵气呼呼的把头从夏箫怀里抬出来,你每次都这麽说

    夏箫把林灵放到床上,俯下身来吻她,林灵把手堵在夏箫凑过来的嘴上,夏箫,我不想。

    夏箫轻轻舔了舔林灵的手心,林灵脸皮厚不过他只好放下手来。

    为什麽不想

    林灵虽然不喜欢夏箫近身,但其实又不太敢真的惹到他,於是垂目道,因为你妹妹欺负我,所以我今天心情不好。

    夏箫的身子更低了些,她欺负你,我这做哥哥的正该赔不是。我保证今天一定把林小姐侍候的舒舒服服的,让林小姐消气。

    林灵还要说话,夏箫却已低头占住了她那张麻烦的小嘴,还把舌头伸到里面追逐她小巧的香舌。林灵只是躲,夏箫不耐烦起来,干脆张口狠狠把她拖到自己嘴里用力缠绵。他一手来到身下轻车熟路的解开林灵的腰带,大掌迫不及待的探到肚兜里,抓住一手软玉温香用力揉捏。

    林灵扭动著身体躲著夏箫冰凉的大手,夏箫捏住她一只尖,在两指间来回揉搓,软软腻腻的小红点很快就挺立了起来。

    夏箫微微起身,把林灵身上那件湖绿色的肚兜解下来,接著脱下纱裙和亵裤,很快林灵雪白的酮体就**的裹在那件绣工美的金丝绢衣里,更加衬得肌肤如雪、嫩滑可口。夏箫的眼神紧紧胶在林灵身上,一边伸手去解自己的衣服。

    林灵被他看的不好意思,拽过一旁叠的整整齐齐的被子整个人钻进去,连头都不肯露出来。

    夏箫一笑,脱了衣服也掀开被子进去。

    躲什麽,傻丫头。

    啊,你轻点。

    哎咬我胆子不小啊。

    棉被里传出林灵咯咯的笑声,不要啦哈哈,夏箫,不要了,好痒~

    两人一阵折腾,被子也掉到了地上。夏箫骑在林灵身上,两只手在她腰间腋下不停地呵痒,臭丫头,还敢不敢咬我

    不敢了,夏箫,我不敢了。

    叫我什麽喊哥哥。

    林灵一边躲一边说,干吗总让我喊你哥哥,又不是没人喊你哥哥,还要我喊。莫不是你对你那颂琪妹妹有什麽特殊的想法

    夏箫听她说的不像话,他皱起好看的眉毛说,林灵,你长本事了,看我饶了你

    林灵被他呵的虾子一样弓著身子满床乱躲,几乎没掉到床下去,还是夏箫扶著她的腰把她拽了回来。

    林灵嗔道,就会欺负我

    夏箫握著林灵不盈一握的细腰,见她娇嗔可爱的模样不由心痒难耐,急急的将林灵双腿压到前,立马就要进去。

    林灵的小脸一下紧张了起来,不要啊,会疼。

    夏箫想了想取过床头一盒润滑药膏,抹在自己肿胀的龙上,林灵还是扭著身子躲,我不要啊,疼~

    夏箫不肯再由著她,用力按著林灵双腿,对准花心缓慢而坚定地了进去。夏箫一进去就感到里面的嫩又像以前每次一样将自己推挤的头皮发麻。他不是不想温柔些,只是这样的触感真的太容易激发男人的野了。

    虽然有润滑药膏的帮助,林灵还是紧的厉害。夏箫见她又红了眼圈,只好搂著她心肝宝贝的哄,我的灵儿怎麽是个胆小鬼,吃药怕苦,上床还哭鼻子,太不勇敢了

    林灵抽泣著在他口捶了一下,你说我不勇敢换成是你,又怎麽样

    什麽换成是我

    林灵继续抽著鼻子说,就是换成是你。

    夏箫恍然大悟,这丫头说的是如果他是女人还未必有她勇敢呢。夏箫哭笑不得,这丫头现在什麽都一知半解的,倒是什麽都敢说,他故意板著脸道,臭丫头,看你胆子大的,不让你哭著喊哥哥,小爷我就不姓夏了

    倒贴ok?最新章节

    。说著挺动腰力在林灵体内抽动起来。

    夏箫嘴上凶狠,抽的动作其实还是很克制,再加上药膏的润滑,林灵僵硬的身体渐渐软了下来。

    夏箫见如此就伸手将林灵两腿搭在自己肩上用力往下压,抽的动作也渐渐快了起来。他的小宝贝终於流水了,又紧又滑,舒服死了。

    林灵又喊道,疼啊~

    夏箫皱眉,还疼

    腿疼。林灵双腿被夏箫这样搭在肩上,夏箫一用力往下压林灵便觉得筋骨疼。

    夏箫无奈,真真的娇气,怕疼就环住我的腰。

    林灵委委屈屈的把腿缠在夏箫腰上。

    夏箫在林灵屁股上拍了一下,缠紧点。说著又开始动作起来,林灵被冲撞了几下,缠在夏箫腰上的腿就软软的滑了下来。

    夏箫抓住林灵双腿再次搭到自己肩膀上用力顶弄。

    林灵哼哼唧唧的说,这样腿疼。

    还抱怨,那你怎麽不缠紧点言罢狠狠撞了一下。

    林灵被撞得花心酥麻,啊~我没力气啊。

    夏箫不理她,还是狠狠压著她抽,你不是学过武吗,刚才不是还在台上舞剑吗,练武之人怎麽会腿筋都劈不开,这种程度就嫌疼,小时候练武是不是偷懒了

    我不喜欢练武吗,啊~你轻点呀。

    好啊,轻点。夏箫说著缓下节奏,在林灵体内不紧不慢的了几下。林灵急促的呼吸才稍微缓和了一下,夏箫又一个雷霆万钧之势撞了进来,林灵几乎被撞得魂飞魄散,尖叫著十个脚趾蜷缩在一起,下面的小受不了刺激,丝绒般收缩著裹住夏箫的硕大。夏箫又是舒服又是痛苦的哼了一声,又大力往下压了压林灵的双腿,忍耐著花的吸力慢慢抽出一截又缓缓推进去。这样玩了几下,然後又是一个重撞。林灵受不住的哭了起来,夏箫你欺负我,你欺负我。雪白的小脚还在夏箫脸上踹了一下。夏箫被她缩的受不了,抓过林灵乱动的小脚,照著她细嫩的脚背狠狠咬了一口,刚才险些没被这个小妖逼的出来。

    夏箫继续按著节奏缓缓抽然後再用力顶入。林灵的手指紧紧攥住身下的床褥,在心里默默数著,一下,两下,三下,四下,五下,六下,七下,八下,啊~~~~~~~~~~林灵气喘吁吁的说,夏箫,我受不了这个,我不要了。

    这叫九浅一深,难道灵儿不喜欢这个游戏说啊,喜不喜欢哥哥用力撞你嗯

    林灵嘤咛一声,我跟不上,啊~~

    夏箫哪肯放她,只一下一下的用力磨,双手在林灵羊脂白玉般的酮体上来回游移。见她小脸红的越发娇豔,整个人美的就像落入凡间的灵;而这个灵现在就臣服在他身下,正为他展现出无人可见的美豔与芬芳。夏箫心中澎湃激荡,抓紧林灵白嫩的脚腕用力撞了进去。

    一直闭著眼睛在心里数数的林灵啊的一声睁开眼睛,才七下才七下你怎麽就撞了呀

    夏箫见她如此娇憨更是喜欢,胡乱吻著她的眼睛鼻子,把林灵的双腿抓到他腰间,宝贝儿,缠紧些。

    林灵这次不敢不听,紧紧缠住夏箫瘦的腰线。

    夏箫大力抽起来,说,喜欢不喜欢哥哥弄你

    林灵被他撞得整个身体颠簸起伏,哪里还能答话。

    夏箫却不肯罢休,小妖,说,喜欢不喜欢

    林灵花心不断收缩,交合处一片泥泞,双腿用力缠在夏箫腰上,快到了,快到了啊.

    夏箫却突然停下动作,林灵如一个睡梦正酣却被吵醒的小孩一样困惑又气愤的睁开迷蒙的双眼,嘟起小嘴。

    夏箫轻声问道,宝贝,喜欢哥哥这麽对你吗

    林灵脸儿红红的点了点头。

    夏箫又问,从今以後都和我在一起,好不好

    林灵软软的答道,好。

    夏箫见不得她这样的乖巧,虽然明知这不过是她情迷意乱之时答应下来的话,本作不得准,但埋在她体内的硕大还是如受到长官鼓舞的士兵一样加倍卖力冲锋陷阵起来。

    双眼赤红的夏箫一边死命顶弄一边说,丫头,喊哥哥。

    林灵抱著夏箫的脖子,颤抖著贴在夏箫耳边说,哥哥,好哥哥,我要到了啊,啊~

    林灵此刻娇娇媚媚的样子印在了夏箫玄黑的瞳孔里也印在了他心里,夏箫把林灵紧紧抱在怀中,紧的恨不得把她溶到自己的骨血里去。最後的**,夏箫体验到了几乎窒息的快感。

    夏箫完以後,林灵的手还是有气无力的搂在夏箫脖子上,在**的余韵嫋嫋中动也不想动。

    夏箫也不想动,可两人此时都是粘腻腻的一身汗,於是他稍微休息了一会儿就把林灵抱起来离开床铺。

    夏箫的龙一抽离林灵的小,里面的就一点点顺著花流了出来。两人每次做完,夏箫都这样抱著林灵在屋里走一会儿,有时还把手指伸到小里去搅弄。林灵总觉得这样特别害羞,这次忙说道,我不想这样啦。

    夏箫笑道,傻丫头,这样走一走,哥哥留在你身体里的东西就都出来了,你才不会怀孕。

    不是都有吃丸药吗

    我这还不是宝贝你,终究想再稳妥些。

    林灵想一想似乎也有道理,可夏箫的手指又伸了进去,这是在清理吗那样的抠弄怎麽都觉得很色情,前面又有东西硬硬的抵住了林灵哭丧著脸说,你别弄了啊,我自己弄不行吗

    宝贝你要怎麽自己弄嗯你要把你的手指头伸进去吗灵儿,你里面又湿又软,哥哥带你进去感觉一下好不好。夏箫说著就去抓林灵的手指。

    林灵甩脏东西一般甩开夏箫的手,羞红了脸埋到夏箫颈上。

    夏箫低低的笑道,宝贝儿别怕,今天晚上不碰你了。哥哥说话算话,只给你清理干净。我心疼我家宝贝的小都肿了,下面的二哥哥咱们今天就不理他了。好妹妹,你跟二哥哥解释一下,就说二哥哥,我改天再好好补偿你,今晚就让我先歇歇吧。

    林灵恨恨的在夏箫肩膀上咬了一口,讨厌闭嘴

    夏箫不再逗她,把她放回床上,用毛巾沾了温水给她细细擦拭,突然又想起什麽似的说道,灵儿,你看你身子这麽弱,都是练武太过懈怠的缘故。从明天开始,你每天练练劈叉压腿才好

    话没说完,林灵一脚踹在夏箫肚子上,把夏箫踹的身子一歪。

    林灵咬牙切齿的说,你这坏蛋,你怎麽不去死劈叉压腿欺负我还嫌我被你欺负的不够舒服是不是简直岂有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