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攻心计

天下无猫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马车之前被夏箫打发回去了,傍晚才会来接他们,夏箫只得背著林灵回。他们两人此时正在皇後面太经山下的围猎场里,在无车无马地上又有厚厚积雪的情况下,这围猎场委实不算小。

    夏箫想快点走回去给林灵治伤,可又怕在雪地里走的太快颠簸到她。走著走著夏箫突然感觉到有热热的体流到自己脸颊上,说是眼泪好像又多了点粘稠度嗯,应该是口水。

    林灵眼看自己的口水蹭过夏箫的脸颊然後落到雪地上,想死的心都有了。她本来是两手都扶在夏箫肩膀上,这时忙撤回一只手接在嘴巴下面。这样走了没几步,夏箫的身体不小心晃了下,林灵的手就正正撞到了下巴上,疼的她眼泪劈里啪啦直往下掉。

    夏箫停住脚步,语气不善的说,你扶好我行不行停顿了一下又说,很快就回了,你再忍忍。

    走了一个多时辰,两人才回到里。按里的规矩,但凡有人受伤,必然又是询问又是严查的大张旗鼓一番,夏箫心想这事不好说出口,索直接把林灵带回自己寝殿,把外的何医师召进来给林灵诊治。

    白眉毛白胡子的胖老头何医师笑眯眯的说,没事,小姑娘放轻松啊,不疼,不疼。

    哢嚓一声,林灵的下巴终於归位了。

    何医师手法利落的用小块薄木板和绷带把林灵的下巴固定好,他笑呵呵的说,小姑娘,老夫看你眼熟得很啊。可不是眼熟,上次林灵被夏箫刺了一剑也是何医师给她包的伤口,只是那次林灵是男装打扮。

    林灵被这一下分筋错骨手掰的满头冷汗,只能从鼻子里微弱的哼哼两声,哪里答得出什麽话。

    夏箫在一旁看的有些心疼,埋怨道,老何,你就不能轻些

    何医师连连点头道,是,是,我轻一些。小姑娘,别紧张,马上绑好了。

    包扎完毕後何医师向夏箫汇报道,七皇子,这小姑娘是被人硬生生的卸了下颚,好狠毒的手法啊下颚比其他关节脱臼更加疼痛,而且还七八天不能好好吃饭,当真是用心险恶。可是她嘴唇上怎麽还有小伤口

    夏箫脸上有点挂不住,抢断道,这个不需在意,你回府去吧。

    何医师从前在太医院看诊多年,医术是一流的,可一把年纪为人却颇有些幼稚,所以始终品级不高,夏箫从小就由他看诊,在外建府後干脆就把他带到七皇子府里任职了。

    何医师走後,夏箫用一顶软轿把林灵送回了祈福大殿,又交代女如何伺候她吃药、进食云云。林灵自是看都不看他一眼,夏箫也不和她多说什麽,把话交代完就抬腿走了。

    第二天,夏箫没来。

    林灵的下巴已经不疼了,只是木木的好像是别人的下巴。她靠在床边看著屋沿上的冰挂滴滴答答的往下淌水,想想昨天的事,迷茫又恼怒。夏箫是不是喜欢她啊可有这麽喜欢人的吗昨天他多凶啊,像要把她吃了一样不想了,呸呸。

    第三天,夏箫也没来。

    第四天晚上,林灵正支著脑袋在桌边看书,抬眼就见夏箫优哉游哉的从院子里漫步进来。

    夏箫进到屋里拉开一张椅子坐下,然後给自己倒了杯茶。

    林灵低头继续看书,直到她感觉自己的头顶快被夏箫灼灼的目光盯出个洞来才忍无可忍的抬起头,带著正义而责难的目光看向夏箫。

    夏箫慢条斯理的喝了口茶,总是晚上看书,小心看坏眼睛。

    林灵心道,你小心喝茶喝掉下巴。

    夏箫饮尽杯中茶水,用指腹轻轻转著空茶杯,又道,林灵,你是真傻还是装傻

    林灵心道,你才傻呢

    夏箫接著说,其实如果我对你没兴趣,你耍再多心机也没用。他一边说一边伸手了林灵脸上的纱布,你说你是不是玩过分了还疼不疼嗯

    林灵一把挥开夏箫的手。看你七皇子长得人模人样,原来脑袋不清楚,这就开始胡言乱语了。

    夏箫见林灵三分之一的脸上都包著纱布,剩下三分之二的脸庞瞪得就只剩下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了。他笑著收回手,身体靠在椅背上,林灵,别跟我玩心眼,要什麽就说出来,能给的我会给你。

    夏箫这句话很有些诱惑的味道在里面,可林灵压没听出来,依然怒目而视。

    夏箫诱惑不成,只得正了脸色继续道,或者你这麽欲擒故纵,就是想把我迷得团团转。其实我一直在配合你,想看你到底演什麽戏。可是林灵,你不觉得你有点过了吗我七少也不是吃素的,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你.到底是想作王妃,还是另有所图

    林灵双手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气势汹汹的站了起来。可是,打又打不过,想痛斥他一顿生理条件又不允许,夏箫还吊儿郎当的坐在那儿笑的让人牙痒痒。林灵一无奈气势就没连贯下去,想了想扭身从书架上翻出张纸,很用力的写下出去两个大字,然後直直按到夏箫额上。

    夏箫把纸从脸上拿下来,看了一眼愤怒之情溢於言表的林灵,淡淡的说,你好歹也是个小家碧玉,字怎麽这麽难看

    林灵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坐回到自己位置上,然後用眼神下一千遍逐客令。

    夏箫摇摇头,你别瞪眼睛了行不行还有,你也别总在我面前装出一副单纯不懂事的样子,我哪有那麽好糊弄。当初我给你送雪露清莲的时候既然告诉了你我的身份,那就表示我对你有兴趣。结果,你跟我说你不知道我是谁。林灵你可笑不可笑,你从小在皇城长大,七皇子的名字你不知道我想你大概是早晓得我的身份然後故意跟我装傻,可你这一招也实在太烂了,让我又有点怀疑你是不是真傻。後来你又突然成了天女,林灵你说这世上有没有那麽多巧合我们在皇能遇上,妓院也能遇上。再说,你一个好好的女孩子怎麽会在暖香阁那种地方迷路你这样我想不信你是故意冲著我来的都难。这一个多月,你日日和我厮混在一处,皇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你既默认了,还时不时的勾引我,那天在围猎场我也不过是

    倒贴ok?吧

    顺水推舟。你撩拨起火了,又开始拿乔。小丫头,男人是可以随便撩拨的吗林灵,我不管你是存著什麽心思,还是谁派来的,乖乖跟著我,不会吃亏的。你总和我来这套,小心我真烦了。夏箫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林灵已然是一脸震惊痴呆状。夏箫接著说,这几天你好好想清楚,等能说话了自己来找我。说完掸掸袍子,起身走了。

    林灵看著夏箫的背影在院子里渐渐走远,心中无限波澜起伏。她想原来我是这麽个处心积虑、步步为营、欲擒故纵、心机深沈的女人,简直就是个不出世的英才吗这麽多聪明才智我怎麽就用在这麽个有被害妄想狂的七皇子身上呢简直浪费

    三月,下旬。

    夏箫摆弄著桌上的紫砂茶杯,心中默默叹气,这次算是栽了。要不去哄一哄可话说的这样满,怎麽再去找她东西还是让别人送去算了,省得她当面给我摔回来。

    原来林灵入住皇的第一晚,夏箫去祈福大殿看过她後就派人仔仔细细查了她的底细。查回来的结果是林灵背景单纯,和哪股势力都完全扯不上边。夏箫知道後放了一大半的心,可他从小在这集中著最多权利与谋的皇长大,怀疑几乎成了本能。这一个多月两人相处下来,夏箫也不由得暗自思付,这丫头单纯随,要说是装的,小小年纪太也会装。所以他对林灵始终是半信半疑,几次试探,林灵却总是一副我不知道你在干什麽的架势,夏箫终於有点沈不住气了。狩猎场的事让他尴尬又冒火,索就发作了出来。其实他那晚在林灵房里的一席话,说到底也还是试探,他想林灵若心里有鬼,这样一来十有**就乖乖听话了。至於现在的状况,夏箫苦笑,不是林灵太沈得住气,就是自己的猜测全是错的。上次他虽然刺了她一剑还强脱了她衣服,她好像倒也没十分恼火;这次事情虽然不大,但她这样的女孩子多半十分恼恨别人冤枉自己,这下恐怕是得罪大了。

    七哥,你在啊一个十三四岁的锦衣少女突然从门口蹦了进来。少女虽则身量未足,却生的如花似玉,一双美目顾盼流转、熠熠生辉。

    夏箫笑道,颂琪,你来了。

    颂琪公主是皇家排行第十的么女,皇里出了名的刁蛮公主。

    颂琪笑嘻嘻的坐下,翻开桌上的糕饼盒子,看看都是些寻常点心,就撇撇嘴丢在一边,七哥,你现在怎麽总在里待著

    天天外面瞎逛也腻味不是。

    是啊,整天无聊死了。七哥,你看你都逛腻了,什麽时候也带我出去逛逛吧

    我哪敢带你出去,出了事谁担待。

    能出什麽事颂琪拧著秀气的眉毛说,你天天混在外面,你怎麽不出事

    夏箫知道皇里沈闷压抑,只得她的头好言安慰道,出去是不行的,你想要什麽七哥下次带给你。

    颂琪一把拍掉夏箫的手,我什麽都不要气呼呼的扭头看著窗外,却眼尖的看到有人影在院门口晃了一下,忙喊道,外面是谁鬼鬼祟祟的

    那人名为李顺,听见里面喊只得进来行了个礼,奴才见过十公主。奴才是来回七皇子话的,刚看见屋里有客,就没敢进来打扰。言毕躬身对夏箫说,主子,东西拿来了。

    夏箫点点头,知道了,你下去吧。

    颂琪道,什麽东西就你手里拿的那个盒子吗说著就走过去把李顺手里的盒子拿了过去。

    夏明帝共有十个子嗣,其中只得两个女儿。三公主早出嫁了,整个皇家就只这麽个备受宠爱的小姑娘。颂琪的母妃是女出身,一朝得宠就有些忘乎所以,对女儿更是疏於管教,把颂琪养成这麽个骄横刁蛮不知高低的个,其实是有些惹人厌的,夏箫对这个小妹妹却始终迁就的很。

    颂琪打开盒子,见里面是只才两三个月大的小猫,突然见了光,小猫用爪子捂住眼睛,细细的喵呜了几声。

    颂琪见这猫浑身雪白偏偏右眼上长了圈黑毛,就像被谁打了一拳似的,忙高兴的把它从盒子里抱出来。小猫只有成人两只手掌那麽大,躺在颂琪手上,眯著眼睛也在打量她。

    颂琪更是喜欢,七哥你哪里弄来的小东西真可爱,我要了。

    夏箫心想真是怕什麽来什麽,只得说道,颂琪,这只猫是我给别人找的。你要是喜欢,七哥明天给你拿只更漂亮的。

    颂琪摇头,我就喜欢这只,你给别人再找一只吧。

    不行,我答应了人家就是这只。

    颂琪乌溜溜的眼睛转了转,别人哪个别人

    外的朋友。

    外的朋友你干吗要把这只猫带到里来

    夏箫无语。

    颂琪稍显稚气的脸上扯出一个冷笑,你们说的话就没一句能信的。我知道你要送给谁,就是那个天女呗,我说的对不对

    夏箫继续无语。

    哼,天女算什麽七哥你觉得她重要还是我重要我不管,这只猫我要了

    夏箫有些不耐烦,我说了不行。

    两人一时僵持,颂琪沈下脸不肯说话。

    夏箫缓了缓语气道,颂琪你懂事些,别总无理取闹,你要真喜欢什麽

    颂琪把小猫重重放在桌上,头也不回的走了,你们就没一个人真心对我好

    夏箫只得再次把李顺叫进来说,你明天去找只漂亮点的小猫给十公主送去,最好还会作个揖、耍个杂耍什麽的。你明白

    李顺说,明白。停了一下又问,那十公主如果不要呢

    不要就扔了。夏箫心想,今天怎麽就这麽烦呢。这猫给林灵送去还不知她要不要,颂琪偏又跑来添乱。这一个来月他天天往里跑,就怕林灵想找他找不著。他每天甭管是干什麽,心里总像揣著件事似的不舒坦,这样失魂落魄,哪里是风流倜傥的七皇子该有的样子现在事情又搞到这样半吊子,到底要他怎样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