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我肯定见过你

天下无猫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林灵忍不住好奇,眼珠滴溜溜的四处乱转,李逸扬的表情却有些疑虑。

    两人坐了一会儿,李逸扬站起来说,灵儿,我们还是回家吧。

    林灵问,为什麽这不是磊哥定的酒席吗我们现在走,人家也不会给我们退钱。

    李逸扬说,听话,我们回家。

    暖香阁的酒席不是很贵吗你确定我们不吃就走

    李逸扬正要答话门就被人从外面打开了,几个扎著双髻的小丫鬟鱼贯而入。她们将托盘中的各色菜肴摆到桌上,又为二人倒了两杯酒,才依次退出。

    林灵喝了一口丫鬟倒的酒,赞道,怪不得说暖香阁好,这里果然很好。味道如此绵长清淡的梅花酒一般酒楼我从没喝过。她说著拿起筷子朝满满一桌的致菜肴杀去。

    李逸扬说,灵儿,我们去外面吃晚饭。

    林灵嚼了满口的糖醋里脊,含糊著说,干什麽慌著走,来都来了。扬哥哥,你也尝一尝,味道不错。

    门上传来几下敲门声。李逸扬皱眉,林灵大声道,请进

    这次进门的四名女子与先前端菜的丫鬟不同。打扮的花红柳绿,相貌也都娇娆妩媚。

    林灵不好意思的擦了擦油光闪亮的嘴巴。

    四女一齐福身道,两位公子好。

    李逸扬神情戒备,仿佛来的不是美女而是四个拿著大刀的强盗。他正色道,你们出去吧,这里不需要人招呼。

    为首的女子有些诧异的扫了他们一眼,柔声说,两位小爷可是嫌我们不好

    李逸扬说,不是。我们只想静静喝酒,银两不是已经付过了。不用招呼我们,我们自己就好。

    女子会意,笑道,这位公子怕是误会了。梅雅厅是风雅之地,叫我们姐妹进来的客官一向是和我们清谈赏乐、赋诗作画,与那等俗玩乐的地方怎麽一样。我虽不才,我这三位妹妹却都是诗词歌赋无一不。公子不若鉴赏一番,真不喜欢,我们自然不多打扰。其实青楼妓院再风雅又能干净到哪去,此女这麽说不过是以为李逸扬年纪轻脸皮薄想要装装样子而已,其实给钱就是大爷,爱什麽调调就来什麽调调,有色心早晚露出来,若真没兴致也就算了。

    言毕,为首女子坐下抚琴,余下三名女子舞了一曲采荷,却也不俗。

    李逸扬毕竟年轻,不好意思当面给女子难堪。四女就坐了下来,在两人身边侍候酒菜。李逸扬和林灵没见过这等阵势,初时都有些局促,却架不住欢场女子有眼色会说话,後来又玩起了连诗的行酒令。李逸扬本就文采甚高善於此道,大家赋诗作词喝了几轮酒,气氛才渐渐好了起来。

    玩行酒令李逸扬自然是赢的,四女经常玩这些也是不输,输得最多的就是林灵,少不得罚酒。那梅花酒虽是极淡,喝多了却也占肚子,喝了快两壶梅花酒以後,林灵起身道,人有三急,你们先玩著,我马上就回来。

    李逸扬笑道,不中用,谁叫每次轮到你反应都那麽慢。

    另一名女子也娇笑道,小爷快去快回,奴家等著你的佳句呢。

    头一次被人称为小爷的林灵感觉有点飘飘然,她嘻嘻笑著晃出了梅雅厅,叫住一个迎面走过的丫鬟问路。暖香阁的丫鬟待客都极为有礼,直接就把林灵领到了地方。

    林灵走出茅厕,发现此处比酒楼正厅那边清静许多,只能远远听见一些笑闹之声。她将头探出漆木栏杆打了个哈欠,吹著夜风看著天边弯弯的新月,把在屋子里闷得有些发红的脸蛋吹得凉了些,这才收回倚出围栏外的半边身子,准备回去。

    暖香阁里庭阁楼梯繁多,楼梯有上有下又不是全部连通的,林灵刚才去个茅厕也是七拐八拐走了好久,往回走的时候她很快就迷了路,走到哪里都好像似曾相识。林灵刚才还觉得这边安安静静的别有一番风味,现在却忍不住抱怨怎麽走了半天也碰不见一个人。

    找了大半个时辰,林灵终於再次见到了熟悉的雕花拱门和淡紫色的梅印窗纱。她高兴的一把推开门说,可叫我找回来了

    这是什麽状况

    屋子中间的乌木圆桌没了,乌木圆桌旁的人自然也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挂著纱帘铺著锦缎的大床。不过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床上的人。

    床上有两个人,一个男人一个女人。

    男人赤著上身,两臂撑在女人身侧,他一条腿踩在地上,另一条腿的膝盖却半跪在床上,正抵在女人的双腿之间。女人湖绿色的纱裙全卷在腿处,两腿之间是一片幽暗诱人的影。

    突然的声响让**的两人一齐转过了头。

    男人生得很好看,英挺的眉,薄薄的唇,刀削般的脸型,黑玉一样的双眸因为**闪著灼灼的光。

    林灵大吃一惊,同手同脚的往後退去,没退两步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男人冷哼一声,高大的身形不紧不慢的从床上站起来朝林灵走去。

    林灵害怕的用两条胳膊慢慢向後蹭,都没想到应该站起来用脚走。

    男子蹲下身,两指捏起林灵的下巴,林灵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看著他。

    男人冷冷开口道,你好大的胆子他的声音低沈悦耳,几乎是擦著林灵的鼻子说出来的。林灵眨了眨眼睛这才回过神来,说话而已用得著靠这麽近吗.她一把挥开男人握住她下巴的手指。

    林灵偷偷瞄了一眼床上的女人,女人很美,像朵娇豔盛开的玫瑰。她懒洋洋的半躺在床上,扯过薄纱意思意思的掩了掩圆润丰满的酥,光滑的小腿磨蹭了两下。发现林灵在看她,她向林灵挑挑眉毛,露出一抹有些嘲弄意味的笑容。

    林灵收回视线,转而看著面前这位被自己坏了好事的帅哥,她咽了口吐沫,尴尬的笑道,呵呵,这位兄台,不好意思。

    男子又挑高她的下巴,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林灵闻言也仔细打量了男子一番。这个男人长的很好看,虽然还没有程浩然那麽妖孽,但俊朗帅气的程度却与李逸扬不相上下。不过若论气度他却与李逸扬的温文尔雅大相径庭,敛去刚才的怒气,倒有几分不正经的神气。男人举手投足间有份浑然天成的张扬自信,与那股痞气同时相存竟也不惹人讨厌。林灵瞄了一眼男子**的上身,他古铜色的上身隐约可见肌结实的线条。林灵的脸有些发红,虽然游泳的时候也不是没见过李逸扬他们赤著上身的模样,但此时不同彼时啊。

    林灵再次把男子捏著她下巴的手打掉。

    男子笑起来很好看,他说,你脸红什麽

    林灵郁闷的说,你不知道非礼勿视吗。

    男子盯著她红彤彤的可爱的小脸,再次捏起她的下巴说,小子,你有多大十三岁十四岁这地方也是你来的

    林灵的小宇宙爆发了,一次两次三次捏她下巴,她的下巴都快被他捏掉了。她不客气的打掉男子的手,拍拍屁股站起来说,我满十五岁了

    男子也跟著她站了起来。

    林灵把下巴抬得高高的和男子对视,意思是说你再敢捏我的下巴试试

    男子有些好笑的看著一脸不满的林灵,回头道,思思,这位满了十五岁的小兄弟想是来暖香阁开荤的。应该还是童子身,你收不收

    名为思思的美女唾了他一口。摇摇的从床上坐起来,慢条斯理的整好衣服。这个男人哪有这麽好相与,不生气还有说有笑的,看来这小子倒是对了他胃口。想到这里思思又盯了林灵几眼。

    林灵年纪小,看不出男子不过拿她逗乐,还以为他当真;又见思思姑娘盯著自己,生怕她真来收自己的童子身,也不想想暖香阁里的名妓哪里看得上她。林灵一边後退一边著急的辩白道,不要我不要我是来和我扬哥哥吃饭的,我不是来那个什麽的,我只是走错房间了,你们继续,继续。说完就撒腿跑了。

    男子在後面叫她,别走啊,我又不是坏人。

    林灵听了他的话跑的更快了。

    小子,你叫什麽名字

    林灵随口答道,英雄莫问出处说完了她自己都觉得害臊,自己是哪门子英雄,跑这麽快,狗熊还差不多。想到这里,林灵加快了两腿捣腾的频率,想赶快离开这个让她尴尬的地方。

    男子含著戏谑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过来,英雄,你认路吗

    已经跑到转角处的林灵停下了脚步。对哦,她不认路。唉,暖香阁不是名满皇城宾客如云吗这个鬼地方怎麽连个端茶递水的丫鬟都看不见,生意也太差了其实此刻她早已走出了暖香阁酒楼的范围,而是闯到了贵宾区,这里当然不比酒楼那边吵吵闹闹。

    林灵一脸苦闷的回过头说,那你愿意带我找回去吗

    男子看著林灵可怜巴巴小狗般的神情,朗声笑道,愿意,怎麽不愿意。你从哪儿来的酒楼是吗,哪个房间

    林灵回神一想,坏了,那间房叫什

    倒贴ok?最新章节

    麽来著。她记得那个小牌子上正面刻著暖香阁三个字,翻过来背面写著一行小字完了,她想不起写的是什麽字了。

    林灵很不好意思的说,我忘了。

    男子无语。

    林灵解释道,也不是都忘了。那一间也是这样的圆拱门梅花窗帘,所以我才会走错。

    男子回头问道,思思,她说的是哪间房

    思思想了想说,这却多了,怕有二十来间都是这样的装饰,应该是上房。我喊个丫头慢慢带她去找就是了,你又何必麻烦。

    男子笑道,看我这小兄弟长得这样清纯,还傻呼呼的到处认门,再入了哪个好男风的眼里,我怎麽放心,自然要亲自送他。说著就朝林灵挑了挑眉毛。

    林灵无辜地睁著大眼睛看著他,她没听懂。

    男子站直了半靠在门框上的身子,冲思思露出个坏坏的笑容,准备好,等我回来。

    思思不说话,风情万种的瞄了他一眼。

    男子大步走到林灵身边,一把搂住她的肩膀,走吧,找不著家的小傻猫。

    男子比林灵高出好些,林灵被他像提小动物般半推半抱的拥著向前走去。

    林灵一路挣扎道,唉,唉,你这人怎麽这样我跟你又不熟放手啦,你弄得我一点都不舒服。

    男子停下脚步,低头笑著看她。他长得真是好看,笑的时候眼睛亮的像像天上的星星,林灵的脸不觉又红了起来。

    男子看著林灵酡红的小脸心情大好,继续用低沈感的嗓音调戏她,小猫,你怎麽又脸红了

    林灵有些窘迫的咬住嘴唇,不知说什麽好。这男人虽然长得帅,为人却很讨厌,真是个无良帅哥。

    男子看著林灵直摇头。这小子到底是不是男人啊脸红还咬嘴唇,自己十五岁的时候可是哼哼。他见林灵十分不愿,也就不再把她搂的死紧,不过一条胳膊还是始终搭在她肩膀上。

    林灵没见过这麽自来熟的人,唉,搭著就搭著吧,谁叫她有求於人呢。

    无良帅哥说,小子,我说真的,我肯定见过你你家是做什麽的

    林灵没回答,当然不能随便把家里的情况告诉外人。

    无良帅哥继续锲而不舍的问,那你叫什麽

    林灵觉得再不回答就有点不礼貌了,於是答道,我姓林。

    唔,小林子。

    林灵无语,什麽小林子,跟叫太监似的。

    我叫林灵,小林子难听死了。

    林灵这名字实在不像男人。

    嗯,年龄的龄。

    无良帅哥忍不住用质疑的眼光打量著她,小子,你现在是很可爱没错。但你总是个男人,还能永远这麽可爱下去吗长成这样还取个女里女气的名字,以後......

    你管我。喂,我说你把我带到哪儿去了

    小猫别急,这不就到了。无良帅哥推开面前一扇门,喧嚣声扑面而来,终於又回到了暖香阁的酒楼范围,看著来回走动的丫鬟林灵备感亲切。

    你原来在哪层楼吃饭

    不知道。

    哪层也不知道

    林灵抱怨道,我们被人从千金赌坊里上上下下好多层楼才带过来的,我怎麽知道是哪层。

    小小年纪还去赌场。

    我只是跟著扬哥哥随便去看看啦

    一路上只听你提什麽扬哥哥,他是谁

    林灵笑眯眯的看著他,这是秘密

    无良帅哥看著林灵笑成一弯新月的眼睛,忍不住想是个男孩子真可惜了。不过他倒没有怀疑过林灵的别,一来林灵长了张娃娃脸,说是个俊俏男生也未尝不可;二来她身量未足,并不惹人怀疑;三来,哪有女孩子又进赌场又逛青楼的。

    两人从最高楼层开始找起。

    找了六七间都不是林灵之前出来的那个房间,还被人送了好几个白眼,无良帅哥开始抱怨道,你还真是笨,从哪里来的都不知道。跟我走算了,别找你那个什麽扬哥哥了

    林灵道,那怎麽行,我这麽半天都不回去他肯定著急了。

    无良帅哥不以为然,算了吧,我看你不过是个小跟班,没准他现在都不知道你走丢了呢。

    不可能。林灵认真的说,就算我是小跟班,他也只有我一个小跟班而已,怎麽会我丢了他都不知道。

    无良帅哥笑得乱没形象,我说小林子,你那个扬哥哥有多大该不是和你一样是个半大孩子吧你们两个莫非是偷了家里的钱来这儿玩的

    林灵不乐意了,我怎麽就是个半大孩子,我十五岁了。你又有多大少看不起人,我扬哥哥功夫好著呢提到李逸扬林灵从来都是一脸骄傲。

    是吗那如果他打不过我,你以後就跟著我吧

    哼,你这种酒色之徒怎麽可能打得过我扬哥哥

    你扬哥哥不是酒色之徒,他来这儿干吗

    我们不过是来看个新鲜。

    男人来这里自然都是尝新鲜的。

    两人正说著话,又找到一间符合林灵描述的房间。无良帅哥敲了两下门,里面没人响应,想是酒桌上太过吵闹,他就直接推开了房门。

    一个身穿红色薄纱的女人坐在桌子上,饭菜碗碟都被胡乱堆在一旁,女人的身子向後靠在一个红光满面身形肥硕的中年男人身上,男人的咸猪手正在她大半裸露在外的房上使劲揉捏,女人一条雪白**高高翘起,笑得花枝乱颤。一个身穿华服的男人正跪在地上从女人腿下撅著屁股钻过去。这男人看起来也一把年纪了,老胳膊老腿的还这麽能玩。坐在桌边的其余三四个男女皆是笑的东倒西歪的鼓掌拍手。男人钻到一半就回身抱住女人的腿,伸出舌头在她大腿上色情的**。

    林灵大叫一声,捂著眼睛就跑了。

    靡享乐的几人这才注意到门口的动静。

    跪在地上的男人怒气冲冲的站了起来,定睛一看,却又呆住了。到嘴边的王八羔子没骂出来,只是滑稽的大张著嘴,变了几次嘴型也不知道说什麽好,指住无良帅哥的手指也忘了收回来,在那里抖啊抖的好像癫痫发作。

    无良帅哥打量了一眼衣衫混乱、满脸红印的男人,满不在乎的笑了一下,说了声打扰转身走了。

    林灵霜打茄子般垂著脑袋站在不远处。

    无良帅哥走过来敲了敲她的头,跑什麽,真没出息

    林灵无比哀怨的看著他。

    无良帅哥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小子真有意思。

    林灵看无良帅哥笑她,有些抹不开面子,刚才又受到那般惊吓,她一时又急又恼就红了眼睛,撇撇嘴一脸要哭不哭的样子。

    无良帅哥忙说,别哭,别哭,还是不是男人啊你那个扬哥哥也是的,你才多大就把你往这里带。我说你也别找他了,快回家才是正经。他找不见你,自然也就走了,咱们这麽瞎找又要找到什麽时候。

    林灵摇头,不行,我得找到他。你回去吧,谢谢你陪了我这麽半天,我自己慢慢找吧。

    无良帅哥无奈的说,唉,我就当把好人,陪你继续找。不过咱俩可说好了,等会儿再进门不管看到什麽都不许跑,你一跑人家当咱们故意骚扰呢。

    林灵有些愤愤的说,这里不是好地方,来这儿的没一个好人。实践出真知,林灵此时已透过暖香阁花红柳绿的外表看透其腐朽浪荡的本质了。

    无良帅哥说,你别看我,我从来不那麽玩。

    林灵还是面带鄙色。

    无良帅哥叹气,小林子你不懂,男女之间总要有些情趣的。

    林灵道,是,我不懂,我也不想懂。这算哪门子情趣,低级趣味。

    无良帅哥看著林灵气愤不平的小脸说,小林子,我肯定见过你

    林灵说,都说了别叫我小林子,而且我也没见过你。这人怎麽老在这个话题上纠缠这不是磊哥提过的搭讪美女的多种方法之一吗。自己此时又不是女孩子,现在到底是什麽状况

    无良帅哥一把扳过林灵的肩膀,两手揪住她的脸蛋说,再让我好好看看。

    林灵被他拽的吱哇乱叫,没见过,我说没见过。你不要揪我的脸,疼死了看来无良帅哥本不是要跟她搭讪,他是跟她有仇吧

    别动,我记一向很好,让我仔细看看。清澈如水的眸子,秀气飞扬的眉毛,鼻子小巧挺直,菱形的嘴唇色泽粉嫩诱人,水嫩嫩的脸蛋捏起来手感很好。

    林灵的五官皱到了一起,这个坏蛋,她的脸被扯得痛死了正在林灵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候,突然有人抓住她的肩膀用力往後扯,林灵一个站不稳,向後跌去。

    淡淡的青草味道和熟悉到闭著眼睛就知道是他的温暖膛,林灵转身一把抱住李逸扬的脖子,半是撒娇半是委屈的的嚷道,扬哥哥你总算来了,可吓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