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原来还是不一样

天下无猫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到了三月底天气就渐渐热了起来,在天盛武馆习完日课後李逸扬、江磊几人都出了一身的汗,他们来到武馆院子里的大榕树下歇息,就见顾小米端著一盘刚从井水里浸出来的青翠欲滴的葡萄笑盈盈的走了过来。

    李逸扬道,小米是越大越可心了。

    江磊说,你不用领她的情,我们不过是沾浩然的光而已。

    顾小米瞪了他一眼,那你不要吃

    江磊张大嘴巴抛进一颗葡萄,我家的葡萄,我为什麽不能吃。

    李逸扬见他们又要吵起来,连忙打断道,小米,我有事求你帮忙。

    顾小米奇道,真稀罕,李哥你有什麽事要我帮忙

    李逸扬说,一点小事而已,难不倒你的。清明那天我们在柳荫坪碰见的那位姑娘是崔尚书的女儿崔语欢,我想约她见面。小米,你轻功最好,我想烦请你进趟崔府帮我传个话。

    李逸扬说完话气氛就变得有些尴尬。顾小米慢慢的剥著葡萄不答言,程浩然低头不知在想些什麽,只有林灵表情正常的继续吃葡萄。

    顾小米想了一会儿才开口道,你自己轻功也很好啊,干吗让我去

    李逸扬说,你是女孩子,她突然见了你也不至太过慌张。我一个大男人偷偷跑进崔府,万一叫人看见了,不成体统。

    顾小米道,你见她干什麽,你喜欢她吗

    李逸扬笑了笑,小米,你多事。

    顾小米道,你托我办事,难道连话都不跟我说清楚吗

    李逸扬只得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对崔小姐确实是一见倾心。

    江磊装不住深沈了,笑著在李逸扬口捶了一拳,你这小子

    李逸扬心里也有些不好意思,只不好表露出来,还是笑看著顾小米,怎麽样,小米,你可答应

    顾小米说,那也只看我高不高兴跑这一趟了。让我想想,回头告诉你吧。

    几人吃完葡萄,时间已经快到中午了。顾小米说,今天中午我做饭给你们吃,都别走了。灵儿你来帮我。

    林灵是个标准的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小姐,她不太明白顾小米怎麽会叫她帮忙。她蹲在井边把黄瓜一洗干净,顾小米却什麽也不做的只是看著她。

    林灵说,你看我作什麽

    顾小米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你看,我说不一样吧。

    原来清明那天过後,顾小米就偷偷对林灵说,李哥不会是喜欢那个女孩子吧你看他那麽殷勤。

    林灵却不当回事,扬哥哥对女孩子总是彬彬有礼的,他对所有姑娘都是这样。

    顾小米摇头道,我觉得不一样。灵儿,你都不担心吗

    林灵奇怪的看了她一眼,我担心什麽

    顾小米当时没再说什麽,今天却又把旧事重提道,我说李哥对那个崔语欢不一样,你只不信。

    林灵道,好吧,你火眼金睛,你看的准。

    顾小米瞅著林灵,你都不介意吗

    林灵说,我为什麽要介意我介意什麽

    顾小米道,咱们这麽久的朋友,你在我面前就不要装了。如果你不喜欢,我不帮李哥传信就是了。你放心,我是站在你这边的不就是崔尚书的女儿吗,有什麽了不起。

    林灵还是没有反应,小米,你想太多了。

    顾小米说,你真的不喜欢李逸扬我不信。

    林灵叹了口气,那小米你告诉我,到底什麽叫喜欢

    顾小米双手交握前,小脸幸福的四十五度上仰,就像我喜欢然哥哥那样。

    林灵问道,那你究竟又喜欢程浩然什麽

    这话倒把顾小米问住了,想了半天她才说,喜欢一个人是没有理由的。

    林灵说,什麽没有理由,你就是喜欢程浩然的美色。

    顾小米笑道,然哥哥长得特别像小时候我娘送给我的一个布娃娃。我娘长什麽样我已经不记得了,爷爷带我走的时候那个布娃娃也被弄丢了。我第一眼见到然哥哥就觉得好亲切,我特别想抱抱他亲亲他,可惜他总是冷著脸不乐意。

    林灵说,我对扬哥哥的感觉可完全不是那样。从记事起我就认识他,我想将来不管怎样我们都是一样的,就算他有了喜欢的人我们也不会变,我和他简直就像亲人一样,小米,要是我突然成了扬哥哥的意中人,难道你不会觉得奇怪吗

    顾小米想了想李逸扬和林灵浓情蜜意在一起的模样,忍不住笑道,还真是很奇怪。原来是我想多了,这样也好,我去做饭喽,我都饿了。

    林灵低下头继续洗黄瓜。她对顾小米说的这样头头是道,其实也是在说服自己。她从没想过她和李逸扬的关系应该是怎样的,两人自然而然的一直在一起。今天李逸扬说他对崔小姐一见倾心的时候,林灵清清楚楚的感觉到她的心好像被针扎了一下。可她怎麽能表现出来,那样真是既尴尬又莫名其妙。林灵不知道什麽算爱情,可想到她的扬哥哥从今以後心里可能就只有那个崔语欢了,她还是觉得难过。林灵劝慰自己说她只是从小到大都习惯了李逸扬的陪伴,人总是要长大,长大了就会改变,她应该学著接受。

    这边李逸扬和他的两个兄弟也正在聊天。

    江磊道,崔尚书的女儿果然是又漂亮又高贵,不过逸扬你真的想要追求她吗

    李逸扬道,崔语欢是个秀外慧中的女子,当真叫人难忘。

    江磊笑道,你只见她一面,怎麽就知道她秀外慧中了

    李逸扬也笑著说,我自然是知道。

    江磊停了一下又说,我还以为你喜欢的是灵儿。

    李逸扬说,灵儿她不过是个小女孩,你想什麽呢。

    江磊说,也是,那个小丫头确实不能和崔小姐比。不过你们俩个那麽好,我一直以为你会和灵儿在一起。

    李逸扬想了想说,我自然喜欢灵儿,不过不是你说的那种喜欢。她啊,就像只长不大的小猫,可爱是可爱,但总不是那个感觉。

    江磊说,你就把林灵当猫啊。

    李逸扬笑而不答,林灵当然不是猫,她是他从小照顾到大的女孩,如果他有亲妹妹,感情也不过这样吧。

    一直没说话的程浩然这时开了口,你总把她当小孩子,她不过小你三岁而已。

    李逸扬来到城隍庙面人张的铺子前,指了指其中一个捏的惟妙惟肖的小花猫说,我要这个。

    面人张把小花猫递给李逸扬,公子买给妹妹的

    李逸扬点头答应,把小花猫递给林灵。每次来城隍庙,李逸扬都会在面人张那里为林灵挑一个捏的最漂亮的面人,从小到大都成了惯例,林灵总舍不得吃,拿在手里放到面人都变干了。李逸扬取笑道,要不下次我给你买两个,你吃一个看一个。林灵说,就算买两个,它们都那麽可爱,我还是舍不得吃。

    这天程浩然带著林灵在城隍庙中随意吃了顿午饭,两人就进了家首饰店面。这是家看起来很高档的首饰铺,小二殷勤周到,布局疏朗开阔。小二跟在李逸扬身後问道,公子可是给心上人买饰品的

    李逸扬点头。

    林灵在首饰铺里随意走动观看,她年纪尚轻出门又是男装打扮居多,这些女孩子的巧饰物她见得并不多,因此见了柜台里的东西都十分喜欢。她看了一圈最後选了件挂在腰间的琉璃腰牌,此件腰牌小巧轻薄雕著蝴蝶纹饰,难得的是纹

    阴城五主最新章节

    饰细腻,蝴蝶就似要展翅飞去一般,颜色更是活灵活现的鲜豔。

    林灵问价,小二说,十两银子。

    林灵道,怎麽这样贵一身好料子的衣裳也不过五六两银子。

    小二笑的一脸和气,这琉璃料子本不算值钱,可小姑娘你这看这雕工,你看这颜色,再没有第二件了,就贵在这难得上。

    李逸扬听言就说,小二,包起来吧。还有这簪子也要了,包的致些我要送人。小二忙哎了一声拿著东西包装去了。

    林灵说,一个腰牌十两银子,不值吧

    李逸扬道,有什麽值不值,你喜欢就得了。我今天本就打算买东西,身上带的银子多。

    出了首饰店後李逸扬对林灵说,我们也逛了这半天,灵儿你回去吧。

    林灵问,你要去哪

    李逸扬说,小丫头不要管那麽多。

    林灵说,我知道,你要和崔小姐见面。

    李逸扬挑眉一笑,你又知道了

    林灵道,重色轻友的老大,你去见你的崔语欢吧。说著拍拍李逸扬的肩膀,我家扬扬长大了,回头要带媳妇给我看喽。

    李逸扬哭笑不得的叮嘱道,你快些回家,别一个人到处乱逛,没玩够我下次再带你出来。

    林灵头也不回的摆摆手说,知道啦,知道啦。

    林灵不想回家,也不好拿著个面人到处走,只得把小花猫凶巴巴的一口口咬掉,有点泄愤的意思在里面。林灵不知道自己为什麽这麽小心眼,她告诉自己老大总是要有心上人的,又不能一辈子陪著她,她必须尽快摆正心态,不要无理取闹。

    看看天色还早,林灵想起前日听顾小米说桃花坞里的桃花这两日开得正好,不如去看看。

    桃花坞的桃树没什麽格局布置,只是一棵接一棵的仿佛无穷无尽,明明是很妩媚的花,因为这漫天漫地的粉红竟有了些磅礴的气势,每个初到这花海当中的人都会忍不住发出赞叹之声。

    桃花一年之中当属这几日开的最繁盛,因此林中游人众多。林灵被吵杂的厌烦,就径直往花林深处走去,走得远了,渐渐才不闻人声。花林如山似海,桃花气味清甜,闻得林灵几欲醉去。阵风吹过,竟似下了场桃花雨,林灵十分欢喜,闭上眼睛在花雨中轻轻转了个身,再睁开眼,却在一片桃红中隐隐看见一白一粉两个的身影。

    林灵好奇的朝那两抹身影走去,走近了才发现竟是穿著一袭白衣的李逸扬和身著粉色纱裙的崔语欢,这世界可真小。

    崔语欢面上含笑的低下头,李逸扬将一只古朴婉约的桃花簪戴到她墨黑如云的发髻上。

    崔语欢抬头道,扬哥哥,好看吗

    此时的崔语欢脸若桃花,杏眼含情,身上的香气淡雅宜人若有若无,李逸扬不觉心神荡漾,轻轻捧起她娇豔的脸庞,崔语欢的小脸瞬时变得比桃花还要豔上几许。

    一片花瓣静静从两人身边悄然滑落,场景唯美的像一幅画卷。

    林灵呆呆的望著相拥而立的两人。原来真的不一样,不管怎麽说服自己,不一样就是不一样。扬哥哥这个称呼她从小叫惯了的,现在才知道原来别的女孩子也可以这样叫他。他曾经在她生日的时候把玉佩系在她颈上,如今却那麽温柔的替别人戴桃花簪,温柔到自己都快不认识他了。林灵下意识的抚著脖子上的翠玉。书上说夫妻之间有画眉绾发之乐,是不是说的就是这样可是她......心里为什麽空空落落的如此难受。

    李逸扬慢慢俯下脸,崔语欢身子微微颤了一下,屏住呼吸闭上眼睛。

    眼看著两人的脸庞越来越近......林灵猛地转身跑走了。满眼的桃花这会儿全都乱成一团,混在一起鲜亮的直晃人眼,林灵分不清东西南北的一通乱跑,她只想离他们远一些。

    林灵的丫鬟小雅铺了块手绢坐在林府後院的槐花树下发呆,别人都说贴身丫鬟比较享福,不用干什麽重活计,可她呢,天天替林灵担惊受怕,动不动还要像个间谍似的偷偷接应她家小姐,她容易吗

    静夜里突然听得後门有人清咳了一声,小雅连忙站了起来,可怎麽是个男人的声音只听得门外的男声道,小雅在吗我是李公子。

    小雅说,我在。

    李逸扬道,灵儿回家没有他送崔语欢回去以後本来打算直接回家,可走到了家门口也不知为什麽又拐到了林家的後院。

    小雅说,她没回来。李公子,我说你可多劝劝小姐吧,她是年纪越大鬼主意越多,我都头疼死了。她总还听你一些,你多说说她。

    李逸扬和小雅说了几句就到路口去等林灵回来。他在路口站了快两个时辰,林灵还是没回来,李逸扬有些著急,林灵很少这麽晚都不回来,莫不是碰上了什麽事

    李逸扬正打算叫江磊、程浩然他们一起去找林灵,就见一个小小的身影在清澈的月光下渐行渐近。林灵无打采的垂著头,头发有些乱蓬蓬的,拖著脚一步步的往前走。她低著脑袋经过李逸扬身边,居然没有看见他,停也不停的继续往前走去。

    李逸扬一把抓住林灵的胳膊,口气有点冲,你去哪了

    林灵吓了一跳,抬起头看著他说,扬哥哥,你在这干吗

    原来林灵在桃花坞里一顿乱跑跑丢了方向,她凭著记忆四处索,眼看著天也黑了风也凉了,美丽的桃花树也变得狰狞可怖了,扮过女鬼的林灵忍不住又累又怕,她有些想哭终究还是忍住了,好歹先走出去再说吧。林灵认准了一个方向一直往前走,走到她的脚疼到发麻才走出了桃花林。出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是从和入口完全相反方向的出口走出来的,随意挑了个方向竟是最远的,真够背的林灵把整个桃花坞走了个来回,再美的桃花也算看尽了,她以後都不想再来这里了。出了桃花坞时间已经很晚了,路边早已没有载人的马车等候,林灵说不得还要一步一步走回家,她有气无力的拖著脚往家走,一路上都沈溺在自己烦躁的情绪里不可自拔。

    李逸扬见她脸上有点尘土,一边伸手帮她抹去一边再次问道,你去哪了

    林灵侧头躲过李逸扬的手,你管我

    李逸扬火了,这都什麽时辰了搞得浑身脏兮兮的回来,不知道家人会担心吗玩起来就什麽都不顾,到底什麽时候才能懂事

    林灵别过头淡淡的说,你说完了没有说完了就让我走,我再不回去我家人就该更担心了。

    李逸扬深吸了一口气,你今天又闹什麽别扭

    林灵回头看著他,你烦不烦啊我什麽事都要和你说吗你是谁啊说完也不等李逸扬有什麽反应就大步向前走去。

    李逸扬抓住林灵的胳膊,这次抓的力道有点大,林灵低著头使劲扭著,另一只手用力去掰李逸扬的手指,她越掰李逸扬就抓得越紧。

    两人无声的僵持了一会,李逸扬就感觉一滴温热的水滴落在自己手上。他一怔,手就松开了。

    林灵拔出手扭头就走,李逸扬又去抓她肩膀。林灵挣扎不开,低头就朝李逸扬的手背咬去。

    李逸扬吃痛,连忙松开抓著她肩膀的手掌,脸色气得有些发白的说,你是不是吃错药了好好的发什麽脾气

    林灵哪里理他,转身就往林家大门的方向跑去。

    李逸扬真的生气了,不肯再去追她。他在路口又站了一会儿,低头看看手上的牙印,心里闷闷的发堵。这丫头,到底是在发什麽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