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玉

天下无猫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今天是林灵十岁生日,林夫人特地制备了一桌菜肴,请来了李逸扬、程浩然几个小夥伴为她庆生。瓜果梨桃各色茶饮都摆在了後院的凉亭,他们几人吃罢晚饭然就来到後院乘凉说笑。

    顾小米一边嗑著瓜子一边对林灵说,今天我要是不来,还不知道你也是女孩子呢。

    林灵抿著嘴笑道,你要保密。

    顾小米很豪爽的应道,放心,我顾小米很讲信用的今天是你的生辰,我祝你早日成为武林高手说完很有气派的把杯中的米酒一饮而尽。

    林灵见状也拿起杯子一口喝掉,喝到嘴里才想起自家酿的酸梅汁酸味甚重,忙又放下杯子,可已然酸的眼泪都快冒出来了。

    李逸扬忙把手中的红茶递了过去。林灵一口喝完,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顾小米在一边嗤嗤笑著,我刚才尝了一口你家的酸梅汁,味道太重,我还以为你不怕呢。

    林灵又喝了几口水才回答道,这就是你不懂了。我家酸梅汁熬得火候最好,喝到嘴里是酸,咽下去却慢慢有股清甜溢上来,喝了心底透凉,爽快得很。你小口喝著尝尝看。

    顾小米闻言也倒了一杯酸梅汁,眯著眼品了一口,啧啧点头道,还真是你说的那样。林灵,你家真好,我很喜欢。

    江磊哼了一声,你倒是喜欢。没人叫你来,死皮赖脸的偷偷跟来。

    被说成死皮赖脸的顾小米完全不介意,江公子,我是你的贴身婢女,不死皮赖脸的跟著你,那我要死皮赖脸的跟著谁

    江磊一听这话心中更是恼火,这小丫头觊觎程浩然的美色也就罢了,竟然还敢拉著他当垫背。当初他爹看顾小米的爷爷年纪一把年纪还带著个小孤女十分可怜,正巧家里缺个打扫院子的仆人,就让他们进了江家。她爷爷倒是少言寡语忠厚老实,却养了这麽个牙尖嘴利的孙女。顾小米还跑到他爹娘面前信誓旦旦的说什麽既然身为江家一份子就不能吃白食,自己至少可以当个贴身婢女侍候少爷茶水饮食,最主要的是可以天天跟在顽劣不堪的少爷身旁,老爷夫人也可放心些。她一个十岁的小鬼竟然说他顽劣不堪只要他出门她就跟在後面,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走。江磊成天笑话李逸扬有条小尾巴,这下可好,五十步笑百步,他也有了条尾巴。再说顾小米哪有林灵可爱,成天吱哇乱叫的吵个不停,烦也烦死了。想到这里,江磊忍不住又狠狠瞪了顾小米一眼。

    可惜这厢本没注意到他厌恶的眼神,兀自笑著倒了一杯米酒递到程浩然面前,然哥哥,林灵家的米酒也很好喝。

    程浩然听到然哥哥这个称呼就觉得寒毛直竖。

    江磊一拍桌子,顾小米你不是给我端茶递水的贴身婢女吗你的茶递到哪儿去了

    顾小米也一拍桌子,江公子你昨天把张家的小少爷打得鼻青脸肿,还威胁人家说敢告状就一天打他一次,我要告诉老爷去

    江磊咬牙切齿道,女子小人

    顾小米直接忽视他的存在,笑靥如花的继续看著程浩然说,然哥哥,你不喜欢喝米酒啊。那你喜欢喝什麽

    江磊没好声气的说,顾小米,你是花痴吗

    顾小米朝他翻了翻眼睛,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什麽花痴然哥哥比花还漂亮

    比花还漂亮程浩然的脸色臭了起来。

    看著江磊和顾小米你来我往的唇枪舌战,林灵早笑倒在李逸扬怀里,她捂著嘴说,你们俩个啊,可真是对活宝。

    不要把我和她相提并论江磊不屑。

    我是活宝,他是没礼貌的家夥顾小米更不屑。

    江磊的眼里开始冒火。

    .

    林灵一张小脸靠在李逸扬的胳膊上蹭来蹭去咯咯的笑,李逸扬捏著她笑得红彤彤的小脸说,就知道傻笑,今天是你的生辰,可有什麽心愿

    林灵本来是半躺在李逸扬腿上,听到这话就仰起小脸看著他说,我有心愿,你能帮我实现吗

    李逸扬道,你这丫头除了吃和玩,还能有什麽心愿,你倒说来让我听听。

    林灵坐直身子,一本正经的说,我是有个很大的心愿说罢还清了清嗓子环顾四周,满意的看到大家都把注意力集中在她身上,这才一字一句的说道,我的心愿就是成立一个帮派,占山为王,行侠仗义

    冷场。

    江磊继续黑著脸,顾小米继续笑眯眯的看著程浩然,程浩然继续装酷。只有李逸扬一脸担忧的看著她,灵儿,你成天都想些什麽呢

    林灵见大家都这样,忍不住提高声调说,我是说真的这就是我的心愿

    程浩然悠然的品了一口茶,态度客观的判断道,你的愿望很难实现。

    林灵兴致勃勃的说,那也不是,我早有计划的,只要你们肯帮忙。

    顾小米感兴趣的凑过身子说,什麽计划

    我知道占山为王暂时还有点困难,我家的钱肯定不够,你们的父母也必然肯给你们钱。

    众人心道,就算父母肯给钱,我也是不肯拿来建山寨的。

    林灵继续说,我们主要是行侠仗义。作为习武之人,嗯,除了小米不会武功,那也是可以学的,所以这不是问题,就只差成立一个门派而已我仔细考虑过了,只要我们愿意,现在就可以成立一个门派。

    李逸扬挑眉,你的意思是你要作山大王,要我们都投入你门下作山贼

    林灵摇头道,不是,什麽山大王我们是一个门派,江湖中的那种门派,建在一座青翠巍峨的山林深处。我们可以云游天下,行侠仗义,累了就回门派休息。我们可以在山中给每个人建一座自己喜欢的房子,门前种满各种四季都会开放的鲜花,我还要养一只小猫。这样一辈子有多开心,自由自在的谁也管不到我们。就像诗里说的那样,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又是冷场。咳咳,实在不是人心冷漠,而是大家都不好意思泼她冷水,就连和林灵同岁的顾小米也不以为然的想她又不是没住过山林,哪有林灵说的那麽好。

    半天李逸扬才斟酌著说,这麽想也没什麽不好。

    江磊摇头笑道,不管怎麽说,我可不肯作你这小丫头的手下。

    顾小米难得和江磊意见一致,我也没兴趣当山贼。她想了想又说,但是如果然哥哥愿意的话,我就先考虑考虑。

    江磊哼了一声,考虑什麽你品行气质和山贼都很相合,在江家发挥不出你的才能,小姑你还是赶快找个山头去吧。

    顾小米不理他,问程浩然,然哥哥,你想当山贼吗

    程浩然冷静的说,不想。

    林灵急道,我都说了不是当山贼是成立一个门派,我也没说要你们当我的手

    倒贴ok?无弹窗

    下,我们可以通过比武选出本派掌门,我就是很向往那种逍遥快乐的日子。她看大家还是一付不在状况的表情,只得有些失望的说,你们都觉得我是异想天开,其实我是认真考虑过的。不过你们都不喜欢,那只能算了。

    李逸扬说,谁说不喜欢,我喜欢。灵儿的门派我当然要加入。

    江磊也说,那是,今天是灵妹妹生日,只要你喜欢,什麽事情不可以。我们就动手比试比试,谁赢了谁就当帮主。说到这里已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顾小米一脸兴奋的拍了个巴掌,好啊,我们来以武会友

    江磊不屑的瞥了她一眼,有你什麽事,瘦的像个小仔,还以武会友

    顾小米撇了撇嘴,你把张家的小公子

    江磊猛地站了起来,盯住顾小米冷冷的说,顾小米,你可想清楚,不要真的惹到我。

    顾小米愣住了,一双圆圆的眼睛眨了眨,眼里立刻浮上了一层水汽。

    江磊也是一愣,冷肃的气场完全不见了,只得把头扭到一边嘟嘟囔囔的说,小人女子

    程浩然难得开玩笑道,顾小米你放心,以武会友肯定少不了你,一对活宝缺了一个那怎麽成

    顾小米眼中的水雾瞬间蒸发,激动的要去抱程浩然。

    程浩然想躲,却没躲过。

    顾小米搂著他的脖子说,然哥哥,我就知道你好,平时你都只是假装不爱理我。

    程浩然很费了些力气才把顾小米从自己身上拽下来,他扭头看了一眼窝在李逸扬怀里一直笑的林灵,淡淡的说,天晚了,我要走了。

    林灵笑道,急什麽,还早著哪,然哥哥说完还眨了两下眼睛。

    几人又笑闹了一会,才起身告辞离去。

    李逸扬没和他们一起离开,林灵问道,扬哥哥,你还不回家吗

    李逸扬敲了她的脑袋一下,你倒忘了吗

    林灵骨碌碌的转了转眼睛,笑著说,嘿嘿,玩了一晚上可不就忘了。

    .

    静谧的月夜下,一身淡绿轻纱罩衣的林灵手握竹棍遥指天空,摆了个很漂亮的御剑势,可惜她只是个花架子,下盘本不稳。

    李逸扬则端坐在凉亭的石凳上,低头在宣纸上画著什麽。

    原来林灵一岁生辰时,李夫人准备了条长命锁作礼物带著李逸扬到林家坐了一回。两位夫人在一起家常客套,李逸扬就溜去看林灵。这次大人们再找过去的时候,只见林灵在床上睡得安安稳稳,李逸扬却一手抓著毛笔正卖力的在纸上挥舞,弄得一张小脸上满是墨渍。

    李夫人走过来拿过他的鬼画符,皱眉道,扬扬,你画的这是什麽

    四岁的李逸扬得意洋洋的解释说这是小妹妹的画像。

    为这事李逸扬又被大人们嘲笑了一顿。临走时林夫人把画像折好交给李逸扬,说等妹妹长大了扬扬可以亲手送给她,还笑著叮嘱他一定要收好,否则林灵以後就不知道自己一岁时的模样了。

    林夫人不过几句玩笑话,李逸扬却记在了心里。林灵两岁生日时,他自带笔纸又来了林家。林老爷问他这是做什麽,五岁的李逸扬回答得很清脆,给妹妹画像,不然妹妹怎麽记得自己两岁时长什麽样子。

    就这样一年年的倒成了习惯。林灵过三岁生日时,李逸扬为林灵画了一张她抱著大红苹果咯咯笑的画像,虽说还看不出画里的是林灵,但好歹已能辨出人形。

    林灵过四岁生日时很可怜的被李逸扬弄得哇哇大哭,原因是李逸扬说只画开心的人物太单调,也要画伤心的。

    林灵五岁生日时则被李逸扬鼓动著披上床单站在後院水池中作翩翩欲飞状,因为满脑子鬼主意的八岁小男孩想画仙鹤。

    林灵过六岁生日时,李逸扬偷偷从家里带来了他娘的胭脂水粉给林灵画了个色调鲜豔的大浓妆,林灵盛装打扮後郑重入画。

    林灵过七岁生日时,在生日宴中一边啃猪蹄一边傻笑的模样被李逸扬画了下来。林家夫妇早被李逸扬这样一年一年的刺激惯了,可见到这张画像时却还是吃了一惊,画中的小女孩啃著猪蹄的那股馋劲很得林灵的神韵,这可不能再说是小孩子的玩笑之作了。

    十岁的李逸扬一板一眼地说,林伯父林伯母,我己经跟管先生学了半年画,以後我给灵儿画的画像会越来越好的。

    .

    李逸扬满意的审视了一下面前的画像,放下毛笔道,好了

    林灵一把扔下竹棍蹦蹦跳跳的跑过来说,可累死我了。她凑到李逸扬身边看画,只见画中自己手里的竹棍已被一把清亮的长剑所取代,自己正衣裙飘飘姿态优美的剑指明月,画边还有一行清俊疏朗的题字一代侠女──林灵,她忍不住咯咯笑著喊了声,扬哥哥。

    李逸扬问道,喜欢吗

    林灵低头细细看画,真别说,我还挺有女侠风范的。扬哥哥,你把画给我吧,每次都说是给我画画,你每次都自己拿走。

    李逸扬拒绝,你丢三落四的,交给你就弄没了。等你长大了,我一起给你,现在先帮你收著。

    扬哥哥林灵撅起小嘴不依的撒娇。

    李逸扬捏捏她乎乎的小脸蛋,别急啊,我有礼物给你。说著从怀里掏出一个锦盒递到林灵眼前。

    林灵打开锦盒,就著月光看见一块淡青色的玉石卧在盒中。林灵把玉石拿在手里,但觉玉质温润莹泽,这块鹅卵石大小的玉石并未被雕刻成任何图样,只是磨成了椭圆的形状。玉石的青色极淡,就像太阳升起之前的天色,淡青中透著蒙蒙的光亮,特别耐看。玉石中心有一块翠绿色的斑点,颜色更是清透的沁人。

    林灵把玉拿在手里细细摩挲,她虽不会赏玉,却也知道这是块难得的好玉。

    李逸扬说,我爹爹三月份的时候从西北边陲运丝绸回来,路上碰到个外族人把这块玉卖给了他。我爹爹说这块玉料极好让我贴身带著,我见了也很喜欢,所以送给你做礼物。来,灵儿,我给你戴上。

    林灵依言转过身去,李逸扬把青绿色的线绳绕过林灵低垂的颈项系了个死结。

    林灵回头看著李逸扬,李逸扬望著她淡淡的笑。他的笑容总像阳光一般干净明亮,在月色下却带著不可思议的温柔。那样的温柔让林灵心中一暖,依恋之情丝丝缕缕的绵延开来。

    林灵拉住李逸扬的手很认真的说,扬哥哥,这块玉我会带一辈子的。

    李逸扬刮了刮她的小鼻子,宠溺而低沈的喊了声小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