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小小少年

天下无猫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画面一转,又是五年。

    三十余名十多岁的小少年正在天盛武馆宽敞的练武大厅里扎马步,一个中年男子踱在其中监督指点。这名男子相貌英武坚毅,正是天盛武馆的当家江杰。

    这些少年年纪虽不大练武却都很认真,不过好好的一幅少年才俊学武图偏是其中有一个身影毛毛虫似的动来动去再扎不稳马步,混在其中大煞风景。这个男孩看上去也就**岁年纪,一身白底蓝边武服,用蓝色丝带在头顶扎了一个小小的髻,略圆的小脸上一双神采奕奕的美目格外灵动。他似乎也努力想把马步扎稳,但腿却一直微微的发颤,上半身更似风中落叶般抖的凄凉。终於,他的小身子晃了几晃,再坚持不住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听见声音少年们都扭头来看,原本一丝不苟的队伍起了轻微的骚乱。而站在小少年正前方的那个腰背挺直、马步扎的相当漂亮的少年却并没有回头,只是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头。少年大概十三四岁年纪,脸庞容长白皙,五官斯文俊秀,一身淡淡的书卷气又杂著些不动声色的骄傲,正是前面提过的李家公子李逸扬。明明是所有人都穿著的白底蓝边武服,穿在他身上就分外有一种利落挺拔的印象,端得是个美少年。

    但是若论好看,他又不及站在他右手边的少年。这个少年听见身後的响声也没回头,只是从他薄而色浅的优美唇形中冷冷淡淡的吐出两个字,麻烦男子生得如此漂亮简直是造物主开的一个玩笑。这少年肤质胜雪,剑眉如墨,鼻梁挺拔优美,一双细长的眼睛好似蒙著层淡淡的水雾,只引得人往深处看去。这样的一张脸,既缺乏男子的阳刚气也没有女子的娇媚,端的是一种风流自成体统,他就是仁安医馆的公子程浩然,现如今才不过十二三岁年纪,将来更不知要如何颠倒众生呢。

    队列领头的少年回过头看见坐在地上揉腿的小少年,他马步也不扎了,双手腰大笑道:哈哈哈,我说你不行。非要来才半个时辰,就坐地上了。他且不管自己发育期的公鸭嗓子多难听,笑得那叫一个中气十足。这男孩身量结识,在一群少年里个头偏高,他相貌算不得十分英俊,却也浓眉大眼仪表堂堂,很有点小男子汉的味道。

    江杰脸一沈,喝道:江磊,蹲好你的马步

    领头的少年正是江家公子江磊,被他爹骂了一句,只得转过身去继续摆好架势。

    少年们一看如此也都忙把头扭回去扎好马步,只有站在小少年前面的两个男孩自始自终都没回过头。

    小少年想站起来,一时却觉得小腿发麻,站到一半又哎呦一声蹲了下去。

    江杰走到小少年身边,口气倒还温和,去旁边休息一下,要不要扶著你

    小少年脸色微红摇了摇头,他一手扶著小腿,蹭到一边座椅上休息去了。这个小少年正是林灵,她见她的扬哥哥来武馆学武就吵闹著也要来,林老爷林夫人无奈,只得和江杰打了声招呼,把她扮成个小男孩送了过来。

    小曲告一段落,少年们继续扎马步。此时已快到晌午,练武大厅里鸦雀无声,只听得院里蝉鸣阵阵。

    一个绛红色的小身影悄悄溜进了练武大厅。这是个小姑娘,大概十岁的年纪,梳著两个圆圆的发髻,一张小脸长得娇俏可人。她掂著一块抹布东抹抹西擦擦,但注意力明显不在擦的东西上面。她从窗台一直擦到小少年坐的长登上,眼睛却始终望向那群练武的少年。不用说,她肯定是在看长得最漂亮的那个程浩然。

    坐在长凳上的林灵一边揉著小腿一边眼看著小姑娘的抹布一点点向她抹了过来,最後在那块抹布抹到她脸上之前,她重重的咳了一声,这才惊回了小姑娘的注意力。

    小姑娘丝毫不觉自己的行为有何不妥,见林灵注意到她索也不装模作样的擦东西了。她放下抹布一屁

    倒贴ok?最新章节

    股坐在林灵旁边,对不起啊,我没看见你。长得最帅的那个男孩叫什麽名字

    林灵撇撇嘴,很帅吗不是帅,是漂亮。漂亮的像个女孩子

    林灵的最後一句话故意提高了音量,程浩然的脊背僵硬了起来,显见是听到了。他回过头,俊脸上一片风雨欲来之势。林灵见他瞪著自己,不以为然的做了个鬼脸,比著口型小声说,有本事你过来啊。

    小姑娘激动的两手交握前,他在看我们他在看我们

    林灵轻笑一声,向女孩问道,你叫什麽名字

    程浩然愤愤的扭回头继续扎马步,小姑娘却还是眼都不眨一下的盯著他的背影,听见林灵问她才回答道:我叫顾小米。

    林灵一脸好笑的神情。小米,我还大米呢。

    江杰看看外面的太阳已到正午,走到众少年前面说,今天就到这里,後天上午准时来练功。

    少年们立正站好恭恭敬敬的向江杰鞠了个躬,坐在长凳上的林灵也忙起身跟著鞠躬。江杰点头回礼,转身进了後堂。

    见师傅走了,少年们才松了劲,捶腿扭腰的活动开来,毕竟一个时辰的马步不是好蹲的。

    一道身影一下窜到正与红衣女孩闲聊的林灵面前。林灵反应也快,一看程浩然来势不善,一把将红衣女孩推过去,撒腿就往外跑去。

    程浩然接下小姑娘,立刻转手把她往身後来人那里一送,快步追了出去。

    江磊刚刚走过来一个绛红色的小身影就被推到了他怀里,他低头一看,只见小姑娘双手交握前,一双大眼睛睁得好像两颗桃心,明显还没从和偶像亲密接触的震惊中恢复过来,口里喃喃的说,他的皮肤好细哦。

    江磊松开手不满的说,你是哪里蹦出来的

    小姑娘却本没看见他这个人,继续眼冒桃心。

    林灵跑到院子里,手刚到天盛武馆朱漆金钉的大门,後心的衣服就叫人一把揪住了。她只得回过头干笑两声,开个玩笑而已,呵呵,不要这麽小气吗。

    程浩然一脸寒霜,紧紧扭住林灵的肩膀。

    林灵些微吃痛,脸上也露出不悦的神色,我摔在地上别人笑我也就罢了,连你也说我麻烦。你笑我可以,我说你就不可以

    程浩然咬牙切齿的说,可以,你想说什麽都可以不过你既敢说就别怕我收拾你

    林灵斜睨他一眼,你要怎样,你打我啊一边说一边扬起小脸,作势要让他打。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互不示弱的对峙了几秒锺,程浩然一把揪起林灵的後衣领,拖拖拽拽的把她拎出了天盛武馆。

    一路顽强反抗的林灵直到被拖到不远处的北安河灵剑桥上,才弄明白程浩然的意图,这个家夥居然想把自己丢到河里去

    林灵脸色发白的说,不行不行,我不会游泳。

    程浩然把脸凑近了一字一句的说道,没关系,等你喝够了水,我就把你捞上来。

    林灵使劲挣扎道,不带这麽玩的,我怕

    知道怕也晚了

    眼看著程浩然捉小一样把林灵提了起来,林灵拼命抓住桥栏上的石狮子顽强抵抗。一个用力过猛,本来就年头久远面目模糊的狮子头愣是被掰下了半只耳朵。林灵听见啪的一声响,心里一慌以为自己就要掉下去了,吓得闭紧双眼大声喊叫道,扬哥哥救我,扬哥哥救我

    李逸扬清亮温和的嗓音在两人背後响了起来,浩然,你还真要把她扔下去他含著淡淡笑意的站在两人身後,中午的太阳燥热狠毒,李逸扬一袭白衫的站在强烈的阳光下却干净清爽的仿佛沾惹不上半点尘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