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 乔安南

臻善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顾眉景前世今生两辈子都没怎么喝过酒,哪怕是在年前的订婚宴上,也只是以茶代酒敬了诸位长辈而已。

    她的人际圈小,又因为身边朋友基本都不是太闹腾的,便也没有出去胡吃海喝的机会,私生活干净的不行,因而,仔细说起来,这还是顾眉景第一次喝白酒。

    她不知道自己的酒量,只是顾自觉得,被星光月辉草调理过的身体,在抗酒精这方面,也因为有些功效吧?却不想,三小杯白酒进肚,半个小时后后劲儿上来了,她觉得整个身子都火烧火燎的。

    却也知道自己这时候情况不对,便安安分分的坐在萧权身边,一句话也不说了,偏却眉眼清亮,面上带笑,让周围几个女生看了,都忍不住笑叹:没想到这还是个有本事的。

    有本事的顾眉景在被萧权牵着手坐上车后,整个人就有些疯了,先是环着萧权的脖子嘻嘻笑,随即也摸着他的脸,语声妩媚多情的说,“你长的真好看啊。”

    萧权凤眸含笑看着她醉酒的模样,等着她下边反应,顾眉景接下来的动作还真没让他失望,直接就解他衬衣扣子了,一边数着他胸口的八块腹肌,还摸啊摸的数着数,“五、六、七、八。”数完了就又傻兮兮的开口,“人鱼线呢,人鱼线呢……”伸手去解萧权的皮带,手往他腰下钻。

    萧权满身火,若不是地点不对,真想当即把人就地正法,紧绷着身体将车子开得飞快,凭着强悍的车技,倒是很快到了顾家。

    才将人抱进房间,两人的衣裳也都落地了。醉酒的顾眉景似乎更加热情,不管是妩媚勾魂的娇喘吟哦,亦或是热情的回应与配合,简直让萧权欲罢不能,将人抱着抵在墙上很要了两次,还不解渴,又压倒榻榻米上一番。

    看着身.下女孩儿满面晕红,额角布汗,媚眼如丝的勾魂模样,萧权手上的力道更大了。

    顾眉景平时在这方面也很配合他,只是作为女孩儿,多少有些矜持,每次开头总有些放不开,好在两人的身体配合度高,他又颇有手段,慢慢也就放的开了,也会很热情,只是,像是这么主动的时候,倒是少见,以后可以考虑时不时喝些酒。

    萧权心中的念想顾眉景自然不知道,她一觉睡到夜里十点半才醒来,是被饿醒的,睁开迷蒙的双眼时,就见房间内有一闪一闪的光,以及很轻微的说话声,却是萧权开着很小声的音频在看新闻。

    察觉到身边的动静,侧首过来看她,正见着她迷蒙娇憨的模样,不由好笑的垂首下来吻了她的唇,一边嗓音喑哑磁沉的问,“饿不饿?”

    顾眉景点头,“我怎么睡着了?”

    “不记得了?”萧权挑眉,“没那么大酒量还逞强,以后自己在外边不许喝酒了。喝多了犯傻,闹笑话。”又笑着问她,“头疼不疼?”

    顾眉景任他将自己的身子抱起来,就将脑袋在他颈窝处蹭了蹭,“不头疼,神清气爽的,你不说我都不记得我喝醉了。我醉酒后闹笑话了?是不是让你丢脸了?”

    蹭了蹭脑袋,“我就记得跟你一起往酒店外边走,之后就不记得了,我不会边走边睡的吧?”要是这样闹笑话,还是可以忍受的。

    “不是。”萧权笑着拉着她的手,往他下腹的人鱼线摸去,“你一直要摸我的人鱼线……”

    顾眉景呆怔片刻,随即就一下埋首在他胸膛中,锤了他一下,“我才不会,你尽胡说。”

    两人说了会儿话,顾眉景起来去卫生间冲了澡,随即要去厨房做吃的,拉开门时还小声问萧权,“你饿不饿,我多做些好不好?”

    萧权点点头,“可以。”

    顾眉景就笑着开门出去了,约十多分钟后也端了托盘过来,她煮了简单的牛肉面,卤子都是之前做好冰冻在冰箱里的,吃着方面,又加了青菜、笋干、火腿片在里边,闻着喷香。

    本是想再炒个菜的,可天太晚了,且伯父伯母已经歇下了,顾眉景不愿将长辈吵醒,才作罢。

    两人吃过饭,萧权下楼将碗筷洗了,回来时,顾眉景正拿着他上网,见他坐在她身边了,也不由笑着问,“才吃完东西,等一会儿再睡,要不然对胃不好。”

    萧权点点头,随即干脆抱了她到阳台处的榻榻米上坐着说闲话,顺便占便宜。萧权说起她睡着时外婆打了电话过来,问及她什么时候去海市,顾眉景就道:“你和我一起去么?”

    “这几天没事儿,陪你去。”

    “好。那咱们后天去外婆家,在外婆家呆几天,然后我再跟你回京都。等你去美国时我再跟你一块过去,给你送行。”

    “嗯?不是要看顾良辰?”

    “嘻嘻。你最要紧么,我主要是去送你的好不好?次要的才是看哥哥,顺便看看倾倾……”

    又啰里啰嗦的说了好些有的没的,直到感觉腹中的东西消化的差不多了,才和萧权去休息。

    本以为这就安安生生睡觉了没想到又被这人摁着来了一次,顾眉景苦笑不得,“你非得这么拼么?”

    萧权轻笑着咬她耳朵,“这是我的福利。”又恶狠狠说了一句,“我还嫌少的,……这里不方便,回京再收拾你。”

    如此两人就在顾家又呆了两天,随即就和裴音和顾振山告别,去了海市。

    裴音自然舍不得两人离开,只是,也知道萧权就这半月假期,总不能都耗在他们这里,去看看外婆是很正当的事儿,稍后他也要回去京都陪陪那边的家里人,毕竟是亲孙子亲儿子,这么长时间不见面,总归都想得慌。

    顾眉景和萧权一起来到海市,下了飞机时,就见竟是表姐乔安雅来接的机,顾眉景挺惊奇的,一惊表姐竟然也回国了,二来,王天益竟然舍得放人,简直太稀奇。

    回程途中,就听乔安雅说,“本来安南也要来接你的,偏他期末考试考砸了,我妈这段时间给他找了个补习老师,天天补课。那小可怜可怜的哦,这会儿还在做作业,本来还想找你当借口出来溜一圈,被我妈毫不留情镇压了。”

    “补课?”顾眉景讶异,“安南那一科学的不好?他暑假结束后该大二了吧,到时候文理分科,他准备学文还是学理?”

    “这个那小子没说。不过,不管学文学理,考60都没啥前程。啧,60分啊,他怎么考出来的,快把我笑死了。”

    顾眉景也挺想笑的,这辈子一直当学霸,她都快忘了考试不及格是什么感觉了,倒是上辈子对此深有体会,那时太自卑,又因为亲人相继家破人亡,更没了学习的心思,若不是高考最后关头努力了一把,考了个二本,后来大学时也发狠了劲儿学英语,想来之后想找个好工作都难。

    不过,安南是典型的富二代,家里生意之后也有乔安雅撑着,他不成器也没什么。话又说回来,安南也不是不成器,只是对于数学,脑子里实在没那根线,他数学总不好,偏在文科方面简直如有神助,各种典故信手拈来,又画的一手好国画。早先还听外婆说,安南想要学艺术,自后考美术学院,然后出国进修,梦想是当画家,不知这事儿是真是假。

    “回去了我也没事儿,我抽空给安南补习吧。再不行让萧权来,他在这方面是权威,早先我学数学吃力,都是他给我补的。”

    对着萧权一笑,“你么把高中知识忘完吧?”

    萧权没想到还有这差事,倒也一笑,“可以。”

    这边两人又眉眼含笑的靠一块了,可把乔安雅看得牙疼。她和王天益也腻歪,不过,也不像是这两人啊,恨不能长一块了,忒伤眼。

    到了乔家时,车子才刚停下,就见乔安南一溜烟从屋里蹿出来,一把拉住顾眉景的手就说,“姐,表姐你救救我,我妈要打断我的腿啊。不就在书上画了两小人么,你说她至于么,从楼上追到楼下还不解气,这是后妈吧?其实我是从垃圾桶里捡来的吧?”

    温然此时也拿了鸡毛掸子从屋里走过来,头发有些凌乱,面上都是红晕,不知是气的还是跑的累的,她见乔安南藏在小外甥女身后,气的不行,“乔乔你别管他。你不知道这臭小子刚才做什么。我让他好好补课,每天就三个小时他还给我捣乱,数学考60分,还不好好补,这是想当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是不是?我给请的那补课老师,人给他好好讲,他还不听,在数学课本上画了一本子的漫画,你说这不是皮痒了找抽是什么?”

    “乔乔你别揽着我,看我今天不把这臭小子的腿打断了。不是非让他学习不可,就是他这态度是在欠抽,不把他打服了,以后不定怎么疯呢。”

    说着话就拎着鸡毛掸子走过来,乔安南见表姐不给力,挡不住老妈的袭击,赶紧又跑萧权后边,“姐夫,姐夫你救救我啊,我妈真要是把我腿打断了,我怎么出去泡妞啊。”

    一家子人全都笑了,温然也是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此刻倒是不好再发火了,尤其是这侄女婿也来了,再怎么纠缠下去,倒是丢人了,至于教子的问题,哼,躲的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只要这小子还是她儿子,还住这别墅,她不愁教训他那一天。

    温然就赶紧让顾眉景和萧权进屋,一边还亲热的不得了的问萧权,“什么时候回来的?”“老太太念着你呢,早先听乔乔说,在贵州那边见过你一次,老太太就担心的不得了,怕你出任务受伤,为这每天守着看新闻,看见那出点事儿,就得给乔乔打个电话,确认你没去拿地方后,才放心。赶紧进来给老太太说说话,老太太看见你指定高兴。”

    顾眉景和乔安南走在后边,比顾眉景还高的帅小伙乔安南,就冲着表姐眨眨眼,搂着她肩膀说,“咱两都失宠了。”

    顾眉景举手捏了捏他脸颊,“你才失宠。”又没好气的训他,“这么个帅哥,竟然数学考不及格,你脑子怎么长的啊?以后出去别说是我弟弟,我嫌丢人。”

    乔安南翻了个白眼,“你以为我想啊?其实我数学真没这么差,真的,表姐你相信我。我给你说实话,关键是这次考试我一个兄弟出了点事儿,我跟他出去办事儿了,结果回来的时候就晚了。要不是我爸这名头好使,我又会说话,脸长的也好,不然那看门那大爷都不让我进去,后来进考场又费了一番功夫,等拿到考卷的时候,就剩四十分钟就结束考试了。你说,就这点时间,够干么啊?我能考六十,那都是小爷我的造化。”

    顾眉景简直不想听这小子咧咧了,就又没好气的说,“那你怎么不给舅妈说实话?你要说实话了,她还能这么折腾你?再说补课的事儿,这个可以有。你早先不还说数学跟不上么,如此这好老师都请来了,你还不好好学,难怪舅妈生气。”

    “还有,你平常不是挺会哄人么?怎么就不好好哄哄舅妈?你要是好好说话,舅妈还能拿着鸡毛掸子追你?还泡妞,连大学都没考上呢,就想泡妞,你怎么好意思?”

    乔安南挖挖耳朵,“表姐咱能别说了么?你怎么现在这么唠叨了啊,我姐夫是怎么受的了你的?”又摇头晃脑的说,“怎么就不能泡妞了?嘿,我听我姐透漏,早先你跟我姐夫不就是高中就看对眼了?我这也得赶紧着啊,咱乔家不还等着我开枝散叶呢。”

    顾眉景此刻无比却新,乔安南确实欠抽,怪不得乔安雅提起这小子就咬牙切齿的,这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谁受得了啊?乔家都是正经人,就这一个异类,是挺伤眼的。嗯,趁这几天萧权无事儿,干脆让萧权收拾收拾他算了,不然,真担心家里出个纨绔,那就不大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