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 大悟

臻善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230

    一提起“前女友”这三个字,顾眉景脑中忽然灵光一闪。

    曾经看过的,众多八点档电视剧和言情小说中的某一片段,福至心灵一样飘到眼前。

    顾眉景突发奇想,难道倾倾和萧熠分手,是因为萧熠某个前女友在中间参合搞鬼?——给倾倾看了以前萧熠和他们的亲热照片,或是向倾倾示威,告诉倾倾,她们知道萧熠更多的爱好和习惯,倾倾不过是个麻雀,还想飞上枝头做凤凰?别做梦了?!!

    或是更过分一点,欺骗倾倾说,萧熠和她在一起,只是因为和几个好友打赌,看能不能在固定期限追上她?再或者,告诉倾倾,萧熠不过是和她玩玩罢了,过几个月就会分,而萧熠其实有个刻骨铭心的心上人,因为求而不得,她又和那个女人有某些相像,所以,退而求其次和她玩玩,她和过去的她们一样,全是萧熠聊以慰藉的替代品……

    各种狗血天雷从天而降,简直要把顾眉景劈傻了。偏偏脑洞越开越大,顾眉景也越来越觉得,好像这么想也挺靠谱的,而若是男猪脚换成萧熠,这些猜测简直不能更完美。

    顾眉景顾自沉浸在自己的瞎想中,忽而皱眉,忽而窃笑,傻兮兮的模样碍眼的不行,萧熠露出一个惨不忍睹的表情来,随即就恼了,直接将手中杂志丢过去,烦躁道:“你又想什么?不能好好说话是不是?”

    顾眉景回过神,咳了咳,正色道:“那个,六叔,我问你个事儿?”

    “说。”萧熠很大爷道。

    “你……和你那些分手的前女友,还有联系么?”

    萧熠表情诡异,随即也瞅她一眼,“大人的世界你不懂。”

    顾眉景点头,“大人的世界挺好懂,就是你的世界不大好懂。”见萧熠脸色又青了,也立马道:“我不是说分手之后不能做朋友,只是,那啥,要是你带着前女友去倾倾面前耀武扬威,倾倾心里可定不舒服啊。”

    萧熠又暴躁了,“老子追她时是单身,前女友都分了,分了你懂不懂?”

    “好吧。”顾眉景无奈道:“可我还是觉得,倾倾之所以和你分手,要不就是你的态度有问题,要不就是问题出在你前女友身上。嗯,这叫女人的直觉,我直觉一向挺准的。”

    萧熠嘴角微抽,不愿和这个犯蠢的侄媳妇继续争执这个无聊的问题。他之前还觉得,这姑娘和她的倾倾既然是闺蜜,脾气秉性多少应该很相似,可现在仔细接触一看,呵,真不知道萧权什么眼光。

    顾眉景之只看见萧熠一脸诡异的看着她,若是可以透视萧熠此刻的心理活动的话,相信绝对会将手中的杂志甩回去!!!

    为老不尊的萧六叔,还好意思管侄子的闲事儿,管得太宽了!!!

    病房中沉默片刻,萧熠忽然道:“我的态度肯定没问题。”

    “那就是你钱女友的问题……”顾眉景优哉游哉接一句,把萧熠又噎住了。

    这个话题显然交流不下去了,因为两人都不太合作,谈话无法进行下去,顾眉景心里窃喜,面上却无奈道:“明天再说吧,我先回家了,一会儿奶奶要担心了。”

    “不行,今天你给不出个说法来,就不能走。”

    顾眉景气笑了,她又不欠他,凭什么就要忍受他的无理取闹?不要以为气的他吐血,仗着她心里的愧疚,就可以肆无忌惮折腾她了,没门。

    顾眉景说走就走,这次片刻没停,拿着包就离开了。

    本以为这就解脱了,谁料,她这一走还真就把无路可走,把她当救命草的萧熠惹急了。

    像萧熠这种常年养尊处优的人,任平常看起来多么稳重自持,偶尔还要疯一把娱乐娱乐,或去沙漠飙车,或是在海中心冲浪,如今事涉他可能和他一起过后半辈子的女人,可不就更疯了。

    这人一疯,就又往自己胸口擂了一拳,又一口血喷出,如此,顾眉景才刚刚踏出医院大门,神清气爽的对着蓝天笑了笑,准备拿出手机给司机打个电话,问问走到哪里时,就又接到萧延的电话。

    萧延语气平静,只是似乎夹杂了几分无奈可笑,和顾眉景说,“乔乔,你先别走,过来看看你六叔,他又吐血了,有话跟你说。”

    顾眉景此刻也想吐血了,可也只能认命的压了压心口那口郁气,转身又按原路回到了萧熠的病房。

    等人都做干净了,顾眉景坐在凳子上,不等萧熠开口,便一连串的话说出来。

    “我还是不觉得问题出在倾倾身上,既然你也说问题不在你身上,那也就是说,问题肯定出在外力因素上。所以,我还是觉得,肯定是你的前女友、或者是某个爱慕你的女人,心存不忿,在中间掺和了。”

    又将自己从八点档电视剧和狗血言情小说中,得来的那些男女分手的狗血理由都说了说,最后又恭维萧熠说,“六叔你也知道你的情况,就你这么一个钻石王老五,要钱有钱,要权有权,就冲你这家世背景,谁不想坐上萧六太太的宝座啊?那些之前你甩了的女人,想来多半都是摄于不想得罪你、或还盼着以后重修旧好等原因,才和你分了的。只是,女人都有嫉妒心啊,若是她们求而不得,又看见你难得一见的对倾倾讨好,肯定心里不忿,在中间处点幺蛾子绝对是……”很可以理解么。

    顾眉景的话没说完,却见萧熠的脸色已经变了。其实,早在顾眉景将刚才那些八点档和言情小说中,男女主人公分手因误会分手等等案例讲出来时,萧熠的脸色已经有些不正常了。

    他先是心头一震,面上一惊,恍然想到了什么的样子,随即眸中变露出惶然之色,因为他已经想到了,沈倾和他分手的原因。

    萧熠仔细回想那次聚会上他都说了什么,可混沌的头脑似乎很不给力,他想来想去,总是记不清具体的话。

    只是,他心里却有种直觉,依照沈倾和他发来分手短信的时间来看,那绝对就是在聚会上的那次,他说的话被有心人记下来了。

    而那个有心人,不用多想,还真是个女人,一个大学好友的妹妹,比他小了八岁,早年她来京都玩,他们还曾见过,之后又因为她考上京都的大学,她兄长还拜托他多关照她。

    这几年来一直有接触,她也知道那姑娘对他有好感,只是,他之前都没遇见想共度一生的人,虽然身边女人不断,却都不是一个圈子里的。他不吃窝边草,又因为那姑娘是好友的妹妹,自然不愿意在上有什么关系。

    不过,那姑娘因为他,至今没谈恋爱倒是真的,这次去海外出差,也是那姑娘的家乡,她和他兄长一起设宴款待他,宴席过半,一道去卫生间时,好友还曾试探过他的心意,看是否真对他妹子无意,基于他妹妹多年的痴情不改,好友还试探的说了几句好话,可那时他心里有沈倾,自然言辞拒绝了。

    之后宴席上,那姑娘不知有意无意,说起听说他最近在追求一个姑娘,他是挺想认下这事儿的,毕竟沈倾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只是,看那姑娘眼圈都红了,好友又用拜托又纠结的眼神看他,既想让他直接承认了,好断了妹子的念想,又不想他承认,让妹妹当场难堪,他看得好笑,有点哭笑不得。

    不过,做戏么,多简单,随口一句话就能把这事儿抹平,又不至于让好友面上难看,他自然应了,就随口说了一句,“有是有,追着玩,这不日子太无聊,找点事儿做打发时间……”

    萧熠终于把这句话记起来了,此时真有种想那把枪把自己毙了的感觉。他妈的他都做了什么?!!!!

    感情他把人当小白花,其实那才是朵食人花啊!!什么好友妹妹,滚他娘的去吧。

    又想起多年的好友,萧熠脸色更扭曲了。若是能顺利把沈倾追回来,这事儿也也不往大了计较,若是真是……那这兄弟也不用做了!!!!

    顾眉景坐在凳子上,饶有兴致的看着萧熠变脸。是真的变脸啊,脸上表情精彩的更调了五色盘一样,一会儿青,一会儿白,一会儿红,一会儿紫,挺有意思的。

    六叔这是想到了什么啊?

    顾眉景忍不住猜测,看此景,八成是猜到了倾倾和他分手的理由了吧。

    看来是真有人在中间捣乱啊,要不然,六叔的表情不会这么……恨的想杀人!!

    顾眉景起身,也没知会萧六叔,直接拿包走人了。

    她觉得,萧六叔从今以后应该不会再为难她了。天可怜见的,这难缠又没下限的六叔,她是一天都不想和他接触了。

    萧熠和沈倾之后的发展如何,顾眉景并没有询问,只是,却在她准备回z省前一天,接到闺蜜的电话,“你明天回去?”

    顾眉景点头,“是啊是啊,你的东西是不是都收拾好了?要和我一起回z省么?”

    沈倾点点头,后知后觉反应过来闺蜜看不见,才又“嗯”了一声,“你明天积点德班机,一起走。”

    顾眉景兴奋不已的将班机告知闺蜜,随后才问,“这次回去就不回来了吧?你什么时候去美国,我去送你。”

    “嗯。”沈倾又道:“过了八月就过去,先配我妈一段时间,再去报道。”说完这些,又说了一句“不用你送。”

    顾眉景知道,这是闺蜜怕自己折腾,只是,她这次还真想往美国去一趟,不一定去送倾倾,也可能是去萧权,顺便去美国看望因和导师做研究,无法回家的哥哥,总之了,去一趟也不多。

    顾眉景就把打算说了下,沈倾点点头,也道:“明天再说,先挂了。”

    “好。”

    顾眉景挂了闺蜜电话,又将给家里亲人带的礼物都放进行李箱,这才去洗漱。

    到了第二天,顾眉景在机场候机室等到了闺蜜,她笑的眉眼弯弯的起身和闺蜜打招呼,突然看见闺蜜右侧一个跟奴才一样卑躬屈膝的男人——萧六叔。

    怎么哪儿都有他啊?怎么又来纠缠闺蜜了?

    顾眉景撇撇嘴,瞬间有些泄气,和闺蜜打招呼都显得有气无力的,怏怏的叫了声“六叔”后,就拉着闺蜜坐下了。

    萧熠和沈倾说了一句“有点事儿,我先出去一趟,一会儿来找你。”

    沈倾没吭声,萧熠也不失望,更没变脸色,直接就揉了揉沈倾的头发,说了句,“我去去就来。”就离开了。

    萧六叔从头到尾脸上带笑,还是那种很讨好的笑,由他这种一身傲骨的天子骄子做出来,真挺……伤眼的,不过,看他在闺蜜面前吃瘪,顾眉景还是挺高兴的。

    “他怎么又来找你了?你们两和好了?”趁着萧熠不在的功夫,顾眉景连忙问闺蜜道。

    沈倾就语气平静的说,“没有。他的腿没长在我身上,管不住。”

    顾眉景“噗嗤”一笑,能把闺蜜惹得发了怨言,萧六叔这几天是做了多少让倾倾无语的事情啊。看这情况,六叔是开始发力了,而倾倾积极反抗之路走不通,开始消极对待了?

    顾眉景这次不准备再掺和闺蜜和六叔的事情了,因为她看出来了,六叔无往而不利的情史在倾倾这里走不通。

    都说爱情中的两个人,谁想动心谁就输了,顾眉景觉得,萧熠现在虽然还没有输的一败涂地,看情况也差不多多少了。

    而闺蜜本就占了上风,又因她这性子一向彪悍,想来若是不愿意搭理萧熠,萧熠只有败北一路可走,若是原谅了萧熠,萧熠以后也只能当牛做马,被倾倾压制的当妻奴了,这辈子是别想在倾倾跟前耍威风了。

    想想一向风流的萧六叔成了忠犬妻奴的远景,不得不说,顾眉景还挺期待的,想来那时候应该有好戏看。只是,也不能让倾倾很轻易就原谅萧熠就是了,六叔是欠虐的,就得让他吃足了苦头,以后才会长记性。

    这事儿不急,慢慢来,总归倾倾现在才二十一,才不急着结婚,有的是世界磨出个好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