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 计划各不同

臻善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晚上回到家里,顾眉景在做晚餐,顾良辰就在一边打下手,帮忙洗菜择菜,再不时递一下盘子碗儿。

    顾眉景忙的腾不开手,一边将草鱼切块,放料酒,放盐,将草鱼先腌制起来,准备做今天的晚饭红烧鱼,一边还坐锅、开火、放白糖、上糖色。

    厨房里传来刺刺啦啦的响声,顾眉景有条不紊的往被炒至枣红色的锅里放豆瓣酱,干辣椒,用小火干煸,再将被拍烂的姜蒜,切成段的葱白扔锅里,再放上花椒和香料,用大火闷烧。

    好不容易忙完这些,又去收拾豆腐,蘑菇,藕片,魔芋等物,顾眉景手里忙不停,想起白天课间同学们商量的国庆节去哪里游玩的话题,就忍不住抽空问顾良辰道:“哥哥,你国庆节有计划了么?”

    顾良辰带着金边眼镜,慢条斯理的将手中青菜洗干净放框里,这人明明一点不近视,偏一进厨房就要戴上眼镜装精英,也不知道什么怪癖。

    不过,哥哥虽然作了点,在顾眉景看来,这副精英形象也还是很俊美很好看的;平时哥哥在外都以温润贵公子形象示人,风度翩翩的让人忍不住心生爱慕,猛一戴上眼镜,倒是多了几分冷情味儿,看起来让人觉得格外有意思。

    顾眉景一边笑一边侧首过来看着哥哥的眼镜问话,顾良辰知道小丫头这是在拿自己当西洋镜赏看呢,倒也不以为意,只是顺着她的问话回她,“还没有,乔乔国庆节想做什么?要哥哥领你出去旅游么?”

    “不要了。”顾眉景停下手中动作,微蹙眉头对顾良辰道:“哥哥,我想国庆节去海市看外婆,外婆前几天还给我打电话了,我想她,还想舅舅和表姐表弟,想去海市看他们。”

    顾良辰手中动作一顿,也是想起了那位慈眉善目的老人家,不由伸出手揉揉面带悲伤的小妹妹的脸,说道:“也好。那哥哥陪你去吧,正好我国庆时也没计划,去海市一趟也不错。”

    “不用的哥哥,我自己去吧。”顾眉景微想一会儿就摇头拒绝,“你和卫宪他们不是每年国庆都要出去旅游吗?暑假里还说今年国庆要去西藏转一圈呢,你们就去吧。”

    蹙眉嫌弃道:“哥哥你别想带我去,听说西藏那边太阳可大了,好好一个白净姑娘在那转一圈,回来都跟非洲人一样。我最爱白了,不想跟你们去,你们这次别等我了,自己去玩儿吧。”

    小姑娘大手一挥,看起来霸气极了,偏偏小脸温柔恬静,眉目干净如画,做出这么爷们的动作来,倒是平添娇憨,逗得顾良辰忍不住当场笑出声,也不在勉强,细思一会儿也就应下来。

    却还是忍不住问她,“那是想让司机送你过去,还是自己坐飞机?”

    顾眉景当机立断就说,“坐飞机吧。飞机快,让司机送我过去太麻烦了,而且,国庆最爱堵车,把我堵在高速上可就惨了。”

    顾良辰笑道:“那好吧,等会儿吃晚饭哥哥去给你订机票。”

    顾眉景欣然同意,等厨房里的事情都忙得差不多了,草鱼也放在锅里炖了,就高兴的回房间拿了手机出来,给刚用过晚饭的外婆打电话,说了国庆要去看她的事儿。

    老人家高兴坏了,不停的“唉,唉”着,兴奋地说话一直带笑,到时惹得电话那头的舅舅舅母都忍不住笑出声。

    顾眉景和外婆聊了二十多分钟,就挂断了电话,这时候厨房里的麻辣鱼也炖的差不多了,房间内到处都是诱人的食物香味儿,那味道好似带了钩子,真真是让人闻见了就忍不住流口水。

    兄妹两人炖了一条两斤重的草鱼,又配了无数干货和青菜,顾眉景吃了六分饱就不再吃了,只专心给哥哥夹菜,顾良辰看着瘦削,到底个子较高,今年已经足有一米七八,且如今又正是长身体的年纪,吃的是真的多,最后竟将锅里的鱼肉、干货扫荡一空,可见胃口之好。

    用完饭,兄妹两都不愿意动弹,顾眉景是懒的,顾良辰纯粹是撑的,最后,顾眉景要去洗碗,还是被顾良辰拦住了,大爷他亲自收拾了碗筷去冲洗,不愿意只当个被妹妹伺候的大爷,顾眉景笑的眸子弯弯的拿了抹布和垃圾篓,去收拾餐桌,而后切了一盘饭后水果,兄妹两人简单吃了几块儿,看了天气预报,就回房间各自忙各自的去了。

    晚上九点,顾眉景做完作业,洗漱完毕,照旧从厨房端了两杯加了料的牛奶,一杯送去顾良辰房间给哥哥加餐,一杯自己喝。

    顾良辰真不是个纨绔子弟,别看潇洒的晚自习也不上,天天一下课就回家钻房间开电脑,可他也是真的忙,要挣钱养妹妹。

    这不,说是这几天又在网游里挣了两百多万,正跟施行舟,姜恒等人商量怎么投资呢。

    顾眉景进去时,便听见哥哥说着企划的事儿,顾眉景不懂这些,也不掺忙,在哥哥摘下耳机后,才连声嘱咐他将牛奶喝了,早些睡觉,别熬夜之类的话,而后回去自己房间睡觉。

    明天哥哥要摸底考,要接连考两天,她明天要早些起,给哥哥做好吃的。

    这厢顾眉景回了房间,喝了那杯加料的牛奶就甜甜睡着了,顾良辰也端起杯子喝了牛奶,带上耳机后,不听对面卫宪几人羡慕嫉妒恨的,“为什么老子就没个妹妹每天给老子端牛奶?”“辰子咱是好哥们,你让兄弟去陪你睡几晚吧,小爷倒贴你钱都乐意,我就是想让乔乔妹妹也心疼心疼我……”

    顾良辰听着那厢越来越不对味儿的话,忍不住爆粗口,送了施行舟和卫宪一个“滚”字,倒是让那两个一不小心摸到老虎屁股的立马安静了。

    一会儿又听见顾良辰这边啪啪敲键盘的声音,卫宪这个不怕死的又贱贱的开口,“辰子你做什么呢?咱不是正商量投资呢么?你又忙啥呢?”

    顾良辰不愿搭理这个二货,在又被姜恒问了一遍后,才不紧不慢的说道:“给乔乔定机票。”

    “机票,乔妹妹这是要离家出走咩?”

    “你个二货,不说话没人把你当死人。乔妹妹真要离家出走,你觉得辰子还有心情给定机票?”施行舟鄙视卫宪的智商,话落音不忘自己猜测,“怕不是乔妹妹要去旅游?哎呀呀,这可好了,让乔乔跟咱们一起出去玩儿。”

    “去不了,乔乔要去海市看外婆,这次不跟咱们一起出去玩儿。”顾良辰不紧不慢道。

    他说话云淡风轻,那厢几人一听却不由沉声了,不知该说什么好;这若是放在乔爸乔妈还在时,他们都是带着乔乔出去旅游的,现在可好了,小姑娘要代替爸妈去给外婆尽孝了。

    几人都不出声了,好一会儿,施行舟才又转移话题似地贱贱的开口,问萧权,“萧权你今天下午不是也定了机票,你要去哪儿,不跟咱们一起活动了?”

    电脑前的萧权随手关了显示着z省通往海市各趟航班的网页,漫不经心开口回道:“嗯,回京都。”